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空当中,如意金斗和三五斩邪剑的光焰不知不觉间平息了。金山老祖收了法术,一会儿瞧一眼张义初,一会儿看一眼摄山女,神色一时捉摸不定。

  摄山女脸色煞白,因为某种疼痛的缘故,身体不停颤抖,她的手臂上,一点殷红的鲜血往下流淌,能从脖颈上看到黑色的血管蜘蛛网似的蔓延,形容可怖。

  她却毫无察觉似的,声音沙哑地说道:“我可没答应龙虎山要做什么。”

  张义初听了摄山女的话,不禁摇了摇头:“何苦来哉?”

  咔嚓!

  天空中的黑色月轮突然一阵痛苦地颤抖,月轮边缘出现了细小的裂痕,然后这道裂痕迅速蔓延,终于伴随一声轰然巨响,整只黑色月轮从中间裂开!

  那股貌似要吞噬一切的力道荡然无存,崩坏的黑色月轮里,反倒吐出大片的灰烬和法器残渣,骸骨碎片,夹杂着零星火焰,如同一只绽放的黑色玫瑰。

  破碎的月轮灰烬四下飘飞,张义初面无表情,只是直勾勾盯着摄山女。

  咕咚~

  摄山女强自吞下大口的血,依旧不管不顾,抬手漫卷起山火杀向张义初。

  张义初五指张开,天空一赤一碧两道神光落在他的手里,化作两把镶嵌宝石的法剑,居然是还没出过鞘的。

  “着!“

  张义初怒吼一声,斩邪法剑赫然出鞘,只见一道比刚才要浓郁凌冽不知道多少倍的赤碧神光迎向山火,声势惊人。

  金山老祖唤出如意金斗,同青色山火一齐抵抗住三五斩邪宝剑,闪身过去一抓摄山女的手腕,抢声道:“既已脱困,缘何不走?”

  摄山女满嘴的腥味,她睨了金山一眼,震开他的腕子,也不作答,催动山火把张义初包裹在当中。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摄山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再无刚刚脱困时的盛世风采。

  张义初借赤碧神光护住身躯,正瞄准战机,突觉脑后一阵深沉的可怖感觉,急忙借符箓遁开,避过平实无华的虎头大枪。

  李阎双眼湛然,视野当中唯有黑白两色,他只有短暂滞空的能力,要借海水才能做到飞行,不像张金摄三人各自有御空飞行的本事,所以一击落空,李阎就从半空自由坠落。

  一道碧光突兀托住李阎,来人挽住李阎的胳膊,两人一齐落到地上。

  正是摄山女。

  李阎被摄山女冰块似的体表激了一下,才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摄山女眼神闪烁了一会儿才道:“我脱困时伤了根基,只怕要休养好一阵子。别信金山老祖,他和龙虎山私下有约定,他们是在骗你。”

  李阎点点头:“只要你不骗我,其他都不碍事。”

  摄山女下意识张了张嘴,但最终默然。

  两人没说几句,一道苍劲的声音便插了进来:“郎有情,妾有意。可惜今日,我这个恶人是非做不可了。”

  赤碧神光如瀑布般落下,张义初已然杀来!

  摄山女扬手放出青色烈焰,居然被赤碧神光轻易扯碎。

  张义初的声音自半空当中传来:“你强行破阵,法力道行如同被扎破的浮脬,早晚泄露得一干二净。如何抵挡我的法剑?”

  摄山女暗自咬了咬唇肉。眼见斩邪法剑威势无匹,李阎强撑一口气,唤出几十团“龙吐雾”,自半空托出斩邪剑的锋芒,才勉强支撑。

  张义初见状也不惊讶:“支祁连的天生神通?李镇抚还真是好手段。可惜道行还不到家。”

  支祁连的“龙吐雾”里挟裹万钧长江水气,可冲刷一切法宝灵性,可面对张义初的三五斩邪雌雄剑,依旧落于下风。

  没等李阎还口,那赤碧神光再次炸开,“龙吐雾”被炸得七零八落,气浪当中,几道符纸轻飘飘地杀来,落处正是摄山女。

  李阎来不及多想,急忙把摘下背后朱红剑匣,抬手去劈那符纸,不料符纸陡然一变,化成持法剑,怒目横眉的张义初模样,他抬手接住李阎劈来的剑匣,向后一扯,左手斩邪剑戳向李阎胸口,那神剑锋芒太盛,李阎不敢硬吃,只得舍了剑匣飞退。

  张义初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打开剑匣,不料里面空空如也!

  “天师是在找这个?”

  李阎手心摞着一打金红二色的旗牌,冷笑着冲张义初说道。

  这老头子的确厉害。

  李阎面上不显,心中却越发沉重。

  用天师道的划分方法,张义初的实力可匹敌两千五百年道行的外道妖魔,用阎浮行走的划分方式,就是八极巅峰,甚至可以说,在八级巅峰的行走当中,也挑不出几个比他更强的。

  加上龙虎山传承千年《太平洞极经》上的法术,以及阳平治都功印,三五斩邪雌雄剑两件至宝。以及龙虎山的窖藏,张义初表现出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

  李阎当机立断,尝试发动召令金牌,想带着丹娘直接结束这次事件。

  “因为携带不稳定的唯一性道具,无法发动召令金牌,请抛弃道具,即刻回归。”

  “因为携带不稳定的唯一性道具,无法发动召令金牌,请抛弃道具,即刻回归。”

  李阎听了,当即要把手里的旗牌扔出去,被一旁丹娘阻止。

  “不可以!”

  没等李阎开口询问,丹娘拉起李阎的肩膀,两人一齐化作一道青光向外逃窜!

  眺望许久的金山老祖叹息一声,他两只袖子一合,只见绵延近百里的云气统统汇聚过来,化成一片赤金色的铁幕,把天门峰四下包围的水泄不通,自然也拦住了摄山女的去路。

  摄山女的脸色越发冰冷,似乎能滴下水来,她周身澎湃的青色山火堪堪冲破金幕,可还没走出多远,天上碧色神光落下,挡在两人身前。

  李阎回头张望,金山老祖也慢吞吞地跟了过来。两人都是面无表情,只是直勾勾盯着自己。

  “……呵呵,我还是头一遭这么叫别人忽悠。”

  李阎笑了笑:“就是不知道我的心脏脾肺哪一个叫人这么惦记?要二位合起伙来算计。”

  金山老祖施施然道:“我与武曲所说句句属实。只是没有全本的《太平洞极经》,只凭残章,我可悟不透飞升奥秘,这才和张老儿合流。至于我答应武曲的事,我刚才不是和张老儿打过了么?我可半点没有留手。天妖也成功脱困,我哪里算计武曲您了?”

  “呵,那算我矫情了。”

  李阎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老祖和天师现在拦住我,是想要我手里的龙虎旗牌么?”

  张义初从头到尾一语不发,只是盯着丹娘,面沉如水,好半天才呼了一口气:“李镇抚,你有杨三井的传承,还有天生的神通。硬要冲突,我龙虎山也做不到全须全尾。但你想就此离开,恐怕没那么容易。”

  李阎听出其中味道,语气缓和下来,轻声细语道:“那天师大人的意思是?”

  “想走可以,摄山女手中,有我《太平洞极经》全卷,是我答应给她借读的,还有受封的平阳治都功宝印,她都要交出来。”

  丹娘立刻回答:“贵山重宝不敢贪持。印经都在天门峰奇石之上,我没有拿走。”

  “那好,其次,镇抚要归还龙虎旗牌,这本就是我龙虎山的重器,物归原主,不算过分吧。”

  丹娘抢先一步:“一百零七道也能给你,唯独有一道干系我家将军身家性命,万万不能交给龙虎山。”

  “我已经让步,你若是还不答应,便瞧瞧是鱼死,还是网破吧!”

  张义初的话放得很硬。

  两边气氛再次剑拔弩张起来,李阎这才开口:“我总要明白,天师大人费劲周折引我过来,所求者究竟为何吧?”

  “镇抚稍安勿躁,我自然会和盘托出。”

  张义初瞥了摄山女一眼,这才道:“你一路走来,的确帮了我天师道不少大忙,我不妨开门见山,镇抚手里十七道旗牌,有一道质地温润如血肉,你将之择出,那便是摄山女口中,与你性命交关的旗牌。”

  李阎依言照做,果真摸出一道手感与众不同的旗牌来。

  “这道又如何?”

  李阎举起它,突然眉头一皱,那旗牌蠕动起来,居然化作人脸五官,张嘴咬向自己的手指。

  只是咔嚓一声,那人脸咬不动李阎,血光四溢的旗牌就这么挂在李阎手上。

  张义初见状颔首:“看来李镇抚这一路上,杀生也不算少。”

  李阎低声询问:“这话怎么说?”

  金山老祖接过张义初的话:

  “太平洞玄经中载有明文,龙虎旗牌本是第一代张天师所设想的李代桃僵之法器,专猎下凡谪仙。其中有一百零七道网旗,一道饵旗,网旗能纠结周遭亡灵血气怨念,专供饵旗调遣,一旦血气浓郁,便可把中饵食者的魂魄拘在旗牌当中。”

  金山老祖说罢,又补充一句:“换作同你这般的天人,魂魄倒是无虞,但你代天巡狩的凭借,便要落到饵牌当中了。”

  他说的模糊,但李阎大致听懂了,张义初和金山老祖,要的是他姑获鸟和无支祁两道阎浮传承!

  李阎原本就纳闷,金山老祖念念不忘的霞举飞升,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要知道,外头可没有什么仙界华庭,只有一帮自称阎浮爬虫,心狠手黑的行走。若是只从一方果实,到另一方果实去,又似乎不值得费尽周折。

  “思凡……”

  李阎冷笑出声。

  只是张义初却摇了摇头:“这李代桃僵之术,那中饵者一要满手杀孽,引得怨气浮动,二要身处天门峰大阵才做得来。如今天门峰大阵被破,镇抚你心忍动念,杀孽怨气也尚且不足,算盘已经落空了。再强摘饵牌,也只能害你性命泄愤,可是成不了大业。”

  “当真么?”

  李阎不住冷笑。

  “只是有一样东西,要向李镇抚讨,只看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天师不妨直言。”

  张义初当即开口:“不要你两样传承,讨你的胎光魂,伏矢魄,不需多,三天足矣。”

  李阎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个果实中的土著比自己更了解阎浮,但这并妨碍他不屑地拒绝:“这与把性命交到你手里又什么区别?还不如鱼死网破来的痛快。”

  “老夫不屑诳人,损伤了你的魂魄,我拿龙虎山的镇山宝贝来赔,何况,你身边这位摄山女……”

  张义初一指丹娘:“她的根基是别人给的,如今她背弃承诺,根基被人家损毁大半,性命精气无时无刻不再泄露,恐有性命之虞,我龙虎山有为她修补根基的法门,其中利害,镇抚三思。”

  他话才说完,丹娘便直接摇头:“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我本不过千年山灵,也承受不了那些空中楼阁似的道行,回归本我也没什么。”

  李阎也帮腔道:“你既然知道传承,也应该知道阎浮之大,无所不有,不是独你有修补根基的法子。何况她都不在意这些许道行,我可不会因为这些缘故,把魂魄都出卖掉。”

  张义初摇头叹息:“以镇抚的心思,自然听得出摄山女是宽你心肠,她性命精气已漏,绝不是跌落原本的道行就能活得下来,二位就算再一唱一和,我也言尽于此,是战是和,你们自己商量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