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换作一个心性差点的人,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或许会陷入绝望,一蹶不振。

  但是林重没有。

  因为林重的心性,早已在无数次生死搏杀中,锻造得坚若钢铁。

  “咕嘟!”

  林重将一口涌上喉头的逆血吞进肚子,压下体内翻腾的气血,抬眼直视陈寒洲:“还剩最后一招。”

  他声音沙哑,显得中气不足,但那股斩钉截铁的味道,却丝毫未曾改变过。

  陈寒洲飘然落地,立于林重数丈之外。

  “第一招,我用了三成力量,第二招,则用了五成。”

  陈寒洲并未马上动手,反而从容不迫地继续言道:“林小友,若你愿意就此认输,并自废武功,我可以饶你一命,毕竟你年纪轻轻,就拥有此等实力,肯定经历了诸多磨难,我亦不想背负扼杀天才的骂名。”

  听到陈寒洲这么说,周围顿时如同炸了锅一样,嗡嗡嗡地议论起来。

  明眼人皆能看出,陈寒洲其实早已胜券在握,化劲武者再强,又怎么可能是丹劲大宗师的对手?

  林重能在陈寒洲手下坚持两招,已经算得上惊世骇俗了,换作其他化劲武者,恐怕连一招都接不住。

  “好胸襟!好气度!”

  “陈门主不愧是武术界的泰山北斗,人品没得说!”

  “是啊,或许也只有这等胸襟气度,才能成为丹劲大宗师吧。”

  “如果那位林小宗师继续顽抗,未免太不识相了……”

  众多武者交头接耳,你一言我一句,对陈寒洲的行为赞不绝口。

  “师兄到底在做什么?”

  宫元龙沉不住气了,眉头紧紧皱成一个川字:“事已至此,放过那个小混蛋,不是纵虎归山吗?”

  “稍安勿躁。”

  彭祥云眯起眼睛,抬起一只手,抚摸着颔下花白的胡须:“师兄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我们看着便是。”

  “师兄有一个毛病,就是容易心慈手软。”

  宫元龙瞥了彭祥云一眼:“你难道还没发现,在之前的交手中,师兄其实故意放水,倘若他认真对待,早就一巴掌把那个小混蛋拍死了,哪有这么多事!”

  “有没有放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假如师兄按照你说的那样全力出手,无极门的颜面将荡然无存。”

  彭祥云眼帘低垂,注视着庭院中间林重的身影:“比起逞一时之快,无极门的名声和传承更加重要,师兄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听闻此言,宫元龙怒气稍敛,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两人交谈之时,都刻意压低了声音,只有彼此才能听见,因此坐在旁边的许威扬、王穆、宁诤等人一无所知。

  一片嘈杂当中,林重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淡淡的嘲讽:“我认输之后,是不是还要自废武功?”

  “你不想自废武功也可以,但总要给无极门一个交代。”

  陈寒洲的长眉微不可察地皱了下,旋即舒展开来:“这样,老夫也不为己甚,你就自断一手一脚吧。”

  站在陈寒洲的立场,这种处理方式确实称得上仁慈,毕竟林重相当于用一手一脚,换了凌飞羽和童开山的命。

  而且以林重的身体素质,即使断了一手一脚,也不影响行动,至多实力大损而已,仍然比普通人强得多。

  但站在林重的立场上来看,陈寒洲的条件可谓荒谬无理,毫无考虑的余地。

  因为这一切,都是无极门先挑起来的。

  若他没有展现出过人的实力,若死的人是他,无极门肯定又是另一副嘴脸。

  是他要杀夏云锋的吗?

  是他要求跟凌飞羽决斗的吗?

  是他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说要把他打死的吗?

  不,都不是。

  是夏云锋要杀他,是凌飞羽要跟他决斗,是童开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说要把他打死。

  他从头到尾,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自保。

  而现在,无极门却把一切都归罪于他,仿佛放他一马是天大的恩赐,他需要为此痛哭涕零,感恩戴德。

  可笑至极!

  无数念头自林重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擦掉嘴角血迹,面无表情道:“陈门主,你的提议恕我无法接受。”

  “为什么?”陈寒洲眉毛一扬,淡淡问道。

  “你我立场不同,因此看待事情的角度也截然相反。”

  林重语气平静,一边说话,一边活动着双手十指,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滴下,落在地面恍如一朵朵红色小花:“我不认为自己该为此事承担责任,夏云锋、凌飞羽和童开山的死纯属咎由自取,况且我自己的命运,只会掌握在自己手中,不需要依赖他人的怜悯。”

  林重此言一出,周围的无极门弟子再也忍耐不住,纷纷破口大骂。

  “胡说八道!”

  “放你娘的臭狗屁!”

  “明明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连门主三招都接不住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嚣张!”

  “门主,赶紧把这王八蛋干掉,替大师兄他们报仇!”

  听着乱七八糟的叫喊声,陈寒洲面沉如水,心头暗怒。

  让他生气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林重的不识趣,二是弟子们的不争气。

  往日还不觉得,但现在和林重一比,那些只会叫嚣放狠话的弟子,简直一无是处,蠢得像猪猡。

  林重有一句话说对了,立场不同,则思维方式迥异。

  陈寒洲能跻身丹劲,登临武道之巅,心性之强自不必说,些许门人弟子的死亡,根本不会撼动他的心神。

  他所在意的只有三件事:寿命、罡劲、传承,重要程度由高到低排列。

  别看陈寒洲思维清晰,动作敏捷,实际上已经有接近八十岁了,虽然丹劲武者炼气化神,寿命大增,但仍然无法超脱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要想延长寿命,必须进入罡劲。

  比如真武门祖师吕纯阳,以及无极门祖师张三丰,皆驻世数百载,游戏人间,逍遥自在,被誉为陆地神仙。

  对陈寒洲这一层次的强者而言,世间除生死,再无大事。

  所以,当那些弟子为夏云锋、凌飞羽等人的死痛心疾首时,陈寒洲心如止水,甚至觉得有些厌烦。

  但作为无极门的门主,他必须站出来安定人心,正因如此,才与林重定下三招之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