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康长公主因为顾明卿,也关注起这次春闱的考试。得知顾明卿的丈夫唐瑾睿考了第三,不禁点点头,“是个有本事,有出息的。只要殿试发挥的不差,想来以后的前程也是可期的。”

  正说话间,下人来报孙少爷来给宁康长公主请安。

  宁康长公主和郭老将军唯一的嫡孙郭志毅。

  听到孙子来了,宁康长公主的脸上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

  很快,一披着墨色大氅的男子进来。

  屋里点着火盆,温度挺高,郭志毅一进来,就由丫鬟服侍着,将身上的大氅脱下,露出里面穿着的天蓝色直缀,腰间还配着一枚羊脂白玉的玉佩。

  郭志毅年纪虽轻,面色有些白皙,但是长得极为精致,脸上的笑容纯净得犹如山间的清泉。

  对这个嫡长孙,宁康长公主是很喜欢的,但是有时候想到这孙子的性子。宁康长公主就有些头痛,太单纯了。

  当长辈的都喜欢孩子以后能够无忧无虑,纯净自然地活着。但是处在这身份,怎么可能一辈子无忧无虑,纯净自然?有时候宁康长公主想教郭志毅一些谋算心机,但是在看到郭志毅那纯净的双眼后,顿时就把心头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郭志毅不知道宁康长公主的想法,来到宁康长公主身边,下人立即搬了绣墩给他,然后郭志毅坐下,靠在宁康长公主的腿上。

  宁康长公主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郭志毅的头发,笑着问,“是从哪儿过来的?”

  “刚才跟海扬吃酒。”

  宁康长公主嗅了嗅鼻子,嗔道,“难怪你身上一股子的酒味,没喝多吧。”孙儿也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纪,宁康长公主也不会拦着,一滴酒也不给他沾。

  郭志毅闻言,忙起身,把胳膊抬到鼻子下拼命嗅着,“没闻到什么酒味啊。我就没喝多。而且来看祖母前,我是换过衣裳才过来的。就是担心熏到祖母。”

  宁康长公主伸手一捏郭志毅的鼻子,“祖母逗你的。”

  郭志毅缩在宁康长公主的怀里,吸了吸鼻子,很不高兴道,“祖母你坏,故意骗孙儿。”

  “哈哈——你怎么不说你笨,那么容易就被祖母给骗到了?”

  郭志毅抱着宁康长公主的腰。不依道,“我是祖母和祖父的孙儿,祖母和祖父都那么聪明,我当然也是最聪明的。”

  宁康长公主摇摇头,还是太年轻了。

  郭志毅依偎在宁康长公主的怀里,声音有些闷闷,但是能听出他话里的高兴,“祖母,海扬这次会试得了第四呢!”

  宁康长公主并不意外,这次她关注的也就只有唐瑾睿齐海洋两个人的成绩。

  齐海扬是梅山书院的院长的亲孙儿,郭志毅曾经在梅山书院读书,所以跟齐海扬的交情不错。

  梅山书院不在京城,如今来了京城,宁康长公主早就把孙儿送到国子监读书。不过这次齐海扬来京城参加会试,所以人目前就在京城。

  对齐海扬,宁康长公主不是很喜欢。要说相貌才华,齐海扬的确都是一等一的,年纪不过二十,就能有这般才华,说实话真的是很不错了。

  可是宁康长公主不喜欢齐海扬的傲气。齐海扬虽然一直把他的傲气藏得好好的,但是宁康长公主的眼睛多尖,她早就看出齐海扬眼底深处,几乎遮不住的傲气。

  骄兵必败!

  这是宁康长公主对齐海扬的评价。

  可是偏生的郭志毅跟齐海扬的关系好,宁康长公主也不想拘束了郭志毅,好在他们在一起也就是谈论学问,做做诗词歌赋,其他也没什么。

  “嗯,齐海扬这次得了第四,想必他十分高兴吧。”

  郭志毅抬起头,然后摇头,“不,海扬一点也不高兴。”

  宁康长公主皱眉,“不高兴?为什么不高兴?是觉得自己的成绩不好?也是,他向来是个骄傲的,是不是觉自己没能考中第一,所以心里不舒服了。”

  郭志毅还是摇头。

  宁康长公主的眉头皱得愈发厉害,“少卖关子了。说说齐海扬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他不满意什么?”

  “祖母,海扬不高兴的是,在他前面一名的人。会试考中第三的那人叫唐瑾睿吧。听说是个农家子。海扬知道他被唐瑾睿压在头上,心里很是不舒服。”

  宁康长公主脸上的笑意收了收,不过郭志毅正说得激动,所以一时间没发现。

  郭志毅还在那里继续道,“祖母,之前唐瑾睿曾经参加过一个交流会。虽说海扬和我都没参加,但是他作的诗词倒是传了一些出来。我和海扬也都看过,平平无奇,匠气十足,毫无灵气。

  祖母,我也觉得奇怪,诗词写得这般不出色的人,是如何能中会试第三的成绩?海扬多好啊,他写得诗词灵气十足,文采飞扬。我觉得海洋的文才肯定是稳稳压过唐瑾睿的。为何唐瑾睿的名次比海扬高呢?海扬屈居他之下,这可真是委屈了。”

  “你觉得齐海扬委屈了?”宁康长公主的声音已经沉了下来,甚至面上也能瞧出丝丝不悦。

  不过这一切郭志毅都没有发现,他还在那里点头,“嗯。祖母,我觉得海扬真是太委屈了。海扬可是书香门第出生,自身才华横溢,文采飞扬,怎么就被一个农家子给压在头上?而且那农家子的才华,我瞧着也不怎么样呢。要我说,这次会试的考官都是怎么批改试卷的,居然让海扬屈居于唐瑾睿之下,我觉得太委屈海扬了。祖母——”

  “闭嘴!”

  越说越起劲的郭志毅被宁康长公主打断了话。

  郭志毅傻愣地看向宁康长公主。

  郭志毅从小到大,宁康长公主几乎都没有给过他什么脸色看,更别提呵斥了。

  所以乍然被呵斥的郭志毅,还真是有些被吓到。

  宁康长公主看着郭志毅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心下微软,但是想到郭志毅说的那些混账糊涂话,她刚刚软下的心瞬间又变得坚硬无比。

  郭志毅一直都被宁康长公主宠着,乍然被骂,他心里不服气,“祖母,我又没有说错。海扬的才学的确都在那唐瑾睿之上。海扬写的诗词也不知道比唐瑾睿强多少。凭什么唐瑾睿是第三,而海扬只能屈居第四。孙儿就是不服气。”

  眼看着郭志毅还是不知道错在哪里,宁康长公主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冷声道,“你不服气?你是谁啊?你是主考官?你是批阅试卷的考官?你不服气?你凭什么不服气啊?”

  郭志毅一噎,动了动嘴巴,似乎是想反驳宁康长公主的话,但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齐海扬可真是自视甚高啊!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才华横溢,文采飞扬,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文曲星啊?哈——真是可笑,他要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文曲星,怎么就没考中个第一?

  也是,这次会试第一,第二的人,都是齐海扬惹不起的。会试第一的人都已经四十多了,是江南有名的大儒之子,来参加这次科举就是试试水,历练一番。

  考第二的也是有名的才子,但是因为父母先后去世,一直守孝,耽误到了三十才参加科举。齐海扬怎么不跟考第一和第二的人?非要跟考了第三的唐瑾睿比?

  真当本公主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成?柿子都挑软的捏。考第一和第二的人,齐海扬捏不起,所以就只捏唐瑾睿一个农家子了是吧。”

  郭志毅动了动嘴巴,想为齐海扬说话,他想说齐海扬从未这么想过,但是在看到宁康长公主那阴沉的脸色,还有浑身散发的气势,郭志毅不敢了。

  宁康长公主这里却是越说越气,伸手一点郭志毅的额头,“以前只当你是单纯,可没想到你是愚蠢!被齐海扬几句话鼓动的,就敢来我面前说这些不着调的东西。你的胆子可真不是一点的大。”

  郭志毅咬着嘴唇,不甘道,“祖母,您是对海扬的偏见太深了,其实海扬——”

  “你给我闭嘴?我对齐海扬的偏见深?那在你心里,我是不是个不辨是非的老糊涂?还有在你心里,齐海扬远远比我这个当祖母的要来的重?”

  郭志毅哪里敢接这话,“祖母,您是我祖母,您在我心里的地位肯定是比海扬高啊!祖母,您这话也太伤孙儿的心了。孙儿——”

  看郭志毅一副想要急忙解释的模样,宁康长公主抬手打断他的话,“你给我听好了。你在这里为齐海扬打抱不平,在祖母看来,这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郭志毅的嘴巴是闭上了,但是心里还是很不服气。

  “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还在那里愤愤不平,这种人的心月匈你以为有多宽广?小肚鸡肠,可惜身为男儿,不如去当个女儿家!”

  这话也太刻薄了!

  郭志毅再次在心里吐槽。

  “我不曾看过齐海扬和唐瑾睿两人写的诗词,这两人到底谁写得更好,我不知道。不过你是我孙儿,我信你说的,齐海扬的诗词写得的确比唐瑾睿好。”

  郭志毅眼底一喜。

  可是宁康长公主下面的话瞬间让他的心凉了,“诗词写得好又如何?考科举,难道是看你写的诗词如何?谁的诗词写得好,谁就能当第一?笑话!科举里面的确是有写诗词,但是就那么一题,占得比例也不大。

  考科举,看得更多的还是你的文章写得怎么样。说是看文章,但不仅仅看得是你的文笔才华,还有你的见解心胸。这点,连我一个妇道人家都知道,你怎么就不知道!”

  郭志毅的嘴巴像是被人堵住了,讷讷发不出声。

  宁康长公主发泄了一通,心里也舒服了一点,看郭志毅的脸上终于有些懊恼悔过,心里的气又出了一点。

  “凡是读书人,心里都存着点傲气。哪个不是想着自己天下第一,才华无人能比。就是那些落榜之人,心里指不定也是那么想的!他们落榜了,心里还存着,是那些考官有眼无珠,或者是他们时运不济,而非他们的才华不济!这样的人,一味地只知道从别人身上找借口理由,却不看看自己的真实水平,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们以后会有出息吗?”

  郭志毅知道宁康长公主说的是那些落榜之人,可实际上说的却是齐海扬。

  经过宁康长公主一说,郭志毅的心里也觉得有些怪怪的,有些看不上齐海扬的做法。

  不过郭志毅和齐海扬的关系实在是好,他们毕竟当了多年的同窗,所以郭志毅还是为齐海扬说了一句,“祖母,海扬其实就是一时不忿,跟我私下里念叨了那么几句,他的人品没有那么坏的。”

  “哼——”

  宁康长公主对郭志毅的话不置可否,齐海扬的人品如何,她心里有数的很。

  “以后少跟齐海扬来往,最好就干脆别来往了!”这般心术不正之人,宁康长公主真担心她的孙儿被人给教坏了!

  郭志毅急了,“祖母,海扬真的是一时间有口无心,找我抱怨了几句。其实这也没什么。我跟海扬好好说说,我相信海扬一定能听进去的。祖母,我跟海扬多年同窗,志趣相投,关系甚好,我真的不想——”

  宁康长公主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宁康长公主不再多说什么,挥挥手,让郭志毅离开。

  郭志毅还不想走,屁股就是不离开椅子,“祖母——”

  “出去。”

  郭志毅听出宁康长公主动了怒,无可奈何地离开了,走到门口,还回头看了眼宁康长公主,见她的面色还是沉沉的。

  郭志毅不禁懊恼万分,他怎么就多嘴跟祖母说这件事呢!要是不说,肯定就没那么多事了。

  郭志毅离开后,宁康长公主问了下人,郭老将军在哪儿。在知道郭老将军在暖阁,她当即起身去了暖阁找他。

  郭老将军见宁康长公主面上含煞,显然她的心情很是糟糕,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不成?”

  宁康长公主做到郭老将军的身边,将方才的事情都说了。

  郭老将军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

  “那齐海扬可见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没有那唐瑾睿的名次好,就没有!非要扯什么人家的诗词写的不如他,这个排名不公。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说批阅试卷的考官眼瞎,还是说他时运不济,所以才会被唐瑾睿压在头上?还只是不忿唐瑾睿是个农家子,不甘心被个农家子压在头上?”

  宁康长公主沉声道,“两样都有。我方才就跟志毅那孩子说,让他以后少跟齐海扬来往,最好就不来往。”

  郭老将军很赞成宁康长公主的话,“正该这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再跟齐海扬那样心术不正的人待在一块儿,志毅那孩子也要被染黑了!我以前也只当齐海扬傲气一点,心想着孩子年轻,又有才华,傲气一点也不算什么事。现在我才知道,那何止是傲气了,已经是心术不正了!看不得身份不如他的人压过他。”

  “可是志毅那孩子好像很不甘愿。”

  郭老将军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声音响如雷,不悦道,“什么?那孩子居然还有脸不甘愿?真是不知好歹!把人叫来,我把他屁股打个几瓣子,保证他听话了!”

  正生气的宁康长公主,在听到郭老将军的话后,不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心里的憋闷也散去不少。

  “你当志毅是你手下的兵呢?打打就听话了?更别提志毅那孩子身子也没多强壮,被你打了,怕是要出事。”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不管他了?”

  宁康长公主沉着脸,“管,当然要管!那可是咱们两个唯一的嫡孙!趁着这次,也好让他多长点心。那齐海扬能跟志毅抱怨这件事,你当他就不会跟别人抱怨?这次参加会试的,可有不少梅山书院的人。还有齐海扬如今就住在他姑姑家。

  那么多人,总会泄出风声的,到时候事情就闹大了。”

  郭老将军迟疑道,“事情不会影响到那唐瑾睿吧。要说他也是真无辜,压根儿就不认识齐海扬,结果倒是被扣了一盆子的屎,想想也是倒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