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言蒙赶到医院的时候, 言戈和蒙怡已经到了, 两人大概已经跟医生了解过情况, 脸上看起来很沉重, 陈芳容坐在床边照看着言建,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转头看是言蒙来了, 那一瞬间, 她苍老的眸子里迸发出希望的光芒, 赶忙站起来, 迎上前拉着言蒙的手, 声音中带着哽咽:“蒙蒙, 你是学医的, 快来看看你爷爷能不能治好哇?”

  说着, 就把言蒙往言建病床前拉, 言蒙安抚地拍拍陈芳容,又看向一旁坐着的杜辰衡和萧依,两人坐在那里, 脸上没什么表情, 不伤心、不难过、不焦急, 言蒙把注意力放回床上的言建身上, 她看了看言建的情况,又跟陈芳容询问了言建中风当时的症状, 再找医生了解了检查结果, 言建全身瘫痪, 失语,意识清楚。

  言建是昨天发病的,送到医院已经做了相关检查,正在输液治疗,言蒙就大学是学医的,她的看法和医生一样,对于言建这种情况,只能慢慢治疗。

  至于能不能治愈,几率有,不大,而且时间需要很久,陈芳容得知这个结果,眸子暗了暗,依然回到言建病床边守着,不离一步。

  大家一起在医院守了言建一个星期,言建病情趋于稳定,但全身瘫痪,不能说话,言建这个状态,西泽集团就堆积了一堆事务缺他处理。

  萧依每天都带着杜辰衡来守着言建,杜辰衡进门喊言建一声爸,然后就坐在一旁玩手机,守完一天,回去休息,第二天继续来守着,屎尿擦洗、清洁等工作,全部都是陈芳容亲力亲为。

  言蒙和言戈以及陈芳容等,都不理她,但她每天都带着儿子来守着,大家都知道她的目的,但医院这个地方,她带着儿子要来守着言建,陈芳容想赶她走,她依然厚脸皮地继续待着,大家只能当她和杜辰衡不存在。

  一星期过去,言建的病情差不多稳定下来,没有生命危险,暂时也没有别的治愈方法,言戈和蒙怡只能先回家,他们有很多事需要忙,又有言意这么小,需要照顾,就留了言蒙先在医院和陈芳容一起照看着。

  最初几天,和言家相熟的人家都来医院探望了言建一遍,其中也包括西泽集团的很多董事和一些管理人员,而最近,公司的一些管理人员又开始来医院探口风。

  西泽集团一直缺董事长,那肯定不行,但由谁来继任新的董事长,言建又不能说话,表达不出该由谁来管理。

  陈芳容恼怒地跟来探口风的王总经理说:“当然是由我孙女来当了!不然还能有谁?”

  萧依在一边语气悠然地插话:“有啊!辰衡是言董事长的儿子,他同样拥有这个权利。”

  王总经理看向萧依和杜辰衡,又转回来看着陈芳容,脸上挤出个无奈的笑容,问陈芳容:“董事长夫人,您看?”

  陈芳容气笑:“我看?”“你既然喊我董事长夫人,”陈芳容指着萧依,又说:“她是哪里跳出来的小丑?她说她儿子有权利就有权利?她儿子可是姓杜,跟我们言家有什么关系?!”

  王总经理赔笑:“可是,杜夫人儿子的确是董事长的儿子,法律上的确拥有这个权利。”他话音一转,“这个,还是由董事长来决定比较好。”

  王总经理走到言建床头边,弯腰认真问:“董事长,您看,由哪位来暂时代替您的位置比较好?”

  言蒙打量这个王总经理,估计已经被萧依收买了,不然不会执着地为杜辰衡争取这个机会。

  王总经理又说:“董事长,如果您赞成言小姐,您眼珠子就看向左边,如果您赞成杜公子,就看向右边。”

  陈芳容看王总经理貌似公平,却明显偏帮杜辰衡的样子,她把言蒙拉到床边一起站着,跟床上的言建理直气壮地说:“老头子,蒙蒙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也一直很宠她,她有多出色,你也知道,集团的管理权你不给她给谁?再说了,我跟了你大半辈子,你生病我是不是什么都亲力亲为?”她声音语气一变,带着些哽咽:“我这么服侍你,不是为了让你给什么管理权啊,我知道我一个糟糠老婆子了,但人呐,总是有感情的,我跟了你大半辈子,不管哪些网上说的什么爱情亲情的,我看你躺在床上这么受苦,就是心里不好受啊,我知道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但当个人,”她捂着胸口的位置,“你说是不是该有点感情?”

  陈芳容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仿佛多日委屈的情绪在这一刻全然爆发,她情绪汹涌地指着萧依,质问躺在床上的言建:“这个女人,凭什么跟我争?就因为她漂亮吗?你穷的时候,是我跟着你吃糠咽菜,陪你住地下室,陪你打拼!你生意困难的时候,是我不要脸皮地去帮你说和!你生病的时候,是我给你擦屎擦尿,整晚不睡照看你!”她指着萧依说:“她做了什么?”“每天带着儿子来你眼前玩手机显示自己存在?!”

  萧依被指着说,脸上也毫无赧色,她淡定地说:“但是孙女总是要嫁出去的,嫁出去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财产也是别人家的了,言董事长,辰衡是你的儿子,他也很聪明,他是东大的学生,他是你的儿子,户口也可以改回言家跟着你姓言,我今天在这里,不是为了你的财产,我只想为辰衡争取到他自己的权利而已,我是杜氏地产的董事长夫人,我根本不觊觎西泽集团的任何东西,辰衡他喊你一声“爸爸”,你要对得起他。”

  陈芳容讥笑地讽刺萧依:“狐狸精你说什么敞亮话?你天天来这里守着,不是为了我们家的财产说出去谁信?”

  萧依不理陈芳容这话,只看向床上的言建,说:“言董事长,你表态吧,看向左边还是右边?”

  病房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病床上的言建,他到底会把管理权给谁?

  言建看向右边的杜辰衡,萧依等人立马脸上露出微笑,言建虽然不能说话,全身瘫痪,但他意识清晰,他看着杜辰衡完全一副年轻人不定性的模样,这个儿子是他突然得知他有这么个儿子的,说心里没感觉,那是假的,他这一生,之前就言戈一个儿子,还不听话,也不在跟前,现在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儿子,他是很想好好教导他,享受天伦之乐的,传统思想的孙女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这个思想,他也有,但,言蒙是那么出色啊...出色到他忽视这个思想!

  他又把眼光看向左边的言蒙,再也坚定不移,口里发出“啊啊”的声音,来表达自己的意愿。

  陈芳容立刻转哀为喜,而萧依几个刚刚翘起的嘴角立马落了下去,垮着脸,很不高兴。

  言蒙则没什么感觉,她早料到会如此。

  虽然王总经理问的是谁暂时来替代言建的位置,但明眼人都知道,言建这个中风,只怕是很难好了,暂时也估计就是直接指定继承人了。

  言建明确指定了言蒙当继承人,没多久,萧依就带着杜辰衡离开,言蒙也要去接手集团的事务,也跟着离开。

  一前一后离开,言蒙却在医院门口遇到在这里似乎在等着她的萧依,萧依跟在言蒙旁边,同她一起往停车场去。

  言蒙看她左右,杜辰衡已经不在了,估计萧依想单独跟她说什么话,然而,她没兴趣听她讲。

  萧依却仍紧跟言蒙,在她旁边说:“言小姐,你以为言建把管理权给你,你就这么容易能坐上那个位置?别忘了,公司的股份不是你爷爷一个人的,还有很多董事以及管理人员,你一个整天待实验室的小姑娘,面对这些久经商场的老手,有那么容易拿到管理权?”

  言蒙没说话,继续往她车子那边走去。

  萧依看她不理人,她继续说:“后天的董事会上......”她轻笑了一下,没把这句话说完。

  言蒙终于停步,看向她,问:“说完了?”

  萧依点头。

  “说完了,你就回去看看你家杜董事长是不是还安好?”

  “杜氏地产负债一千一百亿,资金跟不上投入了,马上要破产。”言蒙嘴角带笑地说:“我建议你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或者微博,看看头条,杜氏地产非常显眼。”

  她总结:“你和杜氏地产计划搞西泽集团之前,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嘛,谁允许你们打主意打到我身上来的?我现在脾气没以前好,一般敌人没动手之前,我就先把敌人搞死了。”

  言蒙说完,就不再理萧依,自己开车走了,只剩风中凌乱的萧依再也没有以前的悠然淡定,她摸出手机在疯狂地滑动手机屏幕看头条。

  杜氏地产负债一千一百亿,投资失败,即将破产的新闻满天飞,随之而来的是杜氏地产的股价一降再降,市值直接蒸发一百个亿。

  杜氏地产董事长出来辟谣,但网上随即给出一份详细清单列举杜氏地产的负债名单,以及目前投资失败的项目损失多少亿,这让杜氏地产百口莫辩。

  杜氏地产即将破产的消息一被广为人知,更使萧依和杜董事长要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让杜辰衡成为西泽集团的继承人,他们挟天子以令诸侯。

  言蒙第二天到西泽集团的总部熟悉了一下情况,她明显感受到公司很多高层管理不欢迎她,对于她的询问都说些客套话,并不用心告知。

  按说,她之前是西泽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整个集团都是她家的,虽然也有一些董事控股一部分,但言家的股份占了大部分,这些人在公司干活,不存在不欢迎她的情况,但她现在明显感到这些人不欢迎她,不欢迎她,那么就是比较欢迎杜辰衡了?但杜辰衡一个学生,跟她一样,也从没来公司做过事,不存在有谁的好感度更高,那就是萧依暗中把这些人收买了?

  这一天,言蒙住在公司没走,她花了一整天,连晚上都没睡觉地查看公司的各项资料,了解了公司这些高层管理的业绩和一些其他情况。

  第三天的董事会照常召开,会启,言蒙先介绍了一下自己,表明自己就是西泽集团下一任的董事长。

  才说完,底下就议论纷纷,下面很多人,都是言蒙不认识的,昨天在公司也没见过,这些人包括她昨天在公司见过的一些高层管理,都交头私语,面露不赞成。

  私语完,就有一个人出头,站起来说:“虽然言建董事长指定你为董事长,但他也得为公司的未来着想啊!也得为我们这些持有股份的董事着想啊!”他明言:“让一个女人来当董事长,这也太玩笑了!”他朝其他人笑问:“你们说是不是?”

  他下结论:“反正我不赞成你继任董事长,你要是当董事长,我就辞职!继任董事长必须是男的!”

  说完他就一屁股坐下了,靠在椅背上,等着看言蒙的好戏。

  萧依许诺了他,要是杜辰衡当继任董事长,就转给他2%的股份,而且,女人当这么大一个集团的董事长,让他在她手底下干事,他打死不干!

  第一个人带头说完,立马第二个又站了起来:“我同样不赞成,和吕董事的理由一样,继任董事长必须是男的,否则我就辞职!”

  第二个坐下,第三个也站起来,“恕我直言,言小姐,你还是回去实验室做研究吧,集团管理不适合你,你要为西泽集团的未来着想啊,也体谅一下我们,西泽集团发展成现在这么大,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心血白废,被你拿着来玩!”

  第三个坐下,第四个站起来,“我同样,不换人我就辞职!”

  第五个,“言建董事长明明还有一个儿子,为什么不让他来管理集团?”

  第六个:“我同样,不换人就辞职!”他还详加说明威胁:“我是所有公司里面集团营业额占比最高的西泽日化的总负责人!”

  第七个:“......”

  ......

  言蒙朝下面一眼看去,萧依收买的人还挺多,只怕是空口套白狼,许诺了什么东西给他们,公司股份?

  她看向刚刚那个用职位威胁她的,她问:“你是西泽日化的总负责人?”

  戴着金丝框眼镜的四十多岁的男人一挺胸膛,抬下巴回她:“是!”

  言蒙嗤笑,朝他说:“不,你错了,总负责人不是你,所有的总负责人,现在是我!”

  金丝框眼镜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一刻,这年轻姑娘的气场好强,逼得他都往后怂了一下。

  他有些势弱地没反驳她。

  言蒙又看向第一个带头反驳她的,她问:“吕昌洋董事?”

  半秃头的老头把头偏向另一边,理也不理言蒙,言蒙也不介意,她以很平淡的语气说:“吕昌洋,西泽集团董事,兼职集团宣传部部长,任职期间,业绩平平,曾经虚报宣传费用,贪污集团公款,我爷爷没跟你追究?”

  半秃头的老头脸色顿时一红一白的。

  言蒙又问另一个刚刚站起来反驳她的,“范董事?”

  言蒙一连打击两个反驳她的,第三个就不如之前嚣张了,他微微点点头,就听言蒙说:“范正黎,兼职集团旗下西泽百乐食品公司的公司总经理,最近三年,百乐食品公司的业绩较之以前,每年不断下滑,今年第一个季度,比之去年,更是下滑了12.5个百分点,据说曾经,还食品亚硝酸钠超标,导致公司回收市场上所有相关食品,造成巨大亏损?”

  范董事一听,这女孩子才来怎么就对公司的事情这么清楚,他呐呐的,不敢回嘴。

  言蒙又把炮口对准第四个人:“这位是财务部部长?”

  财务部部长看前三个人被炮轰,他连点头的幅度都难以肉眼见到。

  言蒙继续说:“我昨晚看了看公司今年所有的财务报表,我发现一个事情。”

  言蒙食指在安静的会议室里有规律地敲击桌面,敲得财务部部长直心虚。

  她接着说:“你做了假账,虚报的37万8429元去哪里了?”

  财务部部长冷汗直冒,这可是犯法的事情!他辩驳:“你胡说八道!你一晚上能看完今年所有的财务报表还知道我做假账?”他嘴角扯出个僵硬的笑容,拉拢其他人:“你们说,她是不是在搞笑?故意陷害我们?”

  其他人心虚地附和财富部部长,附和完又小心翼翼地看向言蒙,怕这小姑娘揭他们短,或者发现他们什么事情。

  言蒙笑了,她对财务部部长说:“实际上,比一晚上要多一点,我昨天下午也看了一些。”

  财务部部长无语,下午看一些能看多少,你在开玩笑?这有什么区别?

  言蒙继续说:“在我看来,今年的财务报表还好,一晚上够看了。”她微微摇头地不赞成:“你可能不知道,我看东西很快。”她问:“你有没有听说过,我记性有点好?而且锻炼了这么多年,我看东西的速度也挺快。”

  记性有点好?外头不是听说你过目不忘?什么叫有点好?

  在做开会的各人没有哪个没听说过言蒙过目不忘的,全都暗暗吐槽。

  言蒙说:“所以,我看完了,也算完了,我心算一般,但是很多数字我都是直接记以前遇到相同的数字计算的答案的。”

  财务部部长脸色很不好看,虽然这只是言蒙口头说的,没直接给证据,但是她说的假账数据,完全对得上,他甚至自己都不清楚,37万8千后的零头是多少,居然给她清楚地报出来了。

  其他人听言蒙这么说,也有点相信了,全部都暗暗打量财务部部长,同时也是张董事。

  就在所有人都怕她再点名的时候,她却说:“好了,其他都不说了。”她问:“你们现在还辞职吗?”

  一群大老爷们儿不能几句话就怂了,一个个梗着脖子说:“辞!你当董事长,我就辞职!”

  言蒙摊手:“行!”

  她看向一侧的张荟,说:“张秘书,你去打印在场所有人的辞职合同,速度快点,打好了拿进来让他们签。”

  她又加了句:“是主动辞职,公司不承担经济补偿金。”

  在场所有人:“......”

  占有股份是占有股份,不承担职位,那就单纯分红,她还怕他们不成!

  张荟一出去,立即一个人站起来威胁言蒙大吼:“我就说,你一个女人干不了大事!你有本事把我们全辞了,我看你西泽集团明天就垮台!”

  言蒙微笑,淡定地看着他们,没说话。

  第二个人也大声指责言蒙,干嚎道:“言建董事长啊,天要亡西泽集团啊!你病得太不是时候了啊!我们辛苦发展的集团要被这个女娃娃害惨啊!”

  第三个人也愤怒指责言蒙,他们这么多年为西泽集团立下汗马功劳,说辞掉就辞掉,不顾一点旧情,“你伯伯我当年为西泽集团打拼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小女娃子说辞掉我们这些功臣就辞掉,我要去找言建董事长讨说法!”

  ......

  言蒙掏掏耳朵,这些人终于指责她完了,她无聊地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认为没有你们,西泽集团就会垮掉?”

  有个人躺靠在椅背上,一副我是你大爷的样子,嘲笑言蒙:“你看后面几天没有我们会不会垮掉?”

  言蒙一拍桌子,发出一声重响,她亮声回:“好!那有本事你们就痛快签了辞职合同,我看后面几天西泽集团会不会垮掉?”

  被她这么一回,那人立即哽住。

  张荟很快拿了打好的辞职合同进来,言蒙让张荟发给在座每一个人。

  但每一个人都不想动笔。

  这下换了言蒙嘲笑他们:“刚刚谁说的,后面几天没你们,西泽集团就会垮掉?那有本事签啊~”

  所有人:“......”

  言蒙又接着嘲笑:“签啊?不敢?不敢你们之前跟我威胁那么多不是笑话?”

  终于有人受不住讥笑,第一个签了。

  第一个签了,就有第二个跟着签。

  第三个直接就是看好戏也跟着签。

  后面的也想看言蒙的好戏,全部都签了。

  全部签完,言蒙让张荟收起来,她全部再签公司这边的一次,然后合同一式两份,分发给他们一人一份。

  全部炒完鱿鱼,言蒙对所有人说:“将你们职位的所有公司东西都交接清楚,找不到人交接的,来找我交接,要是什么东西少了,丢了?或者落到外面以及对手公司手里,我们法庭见!”

  所有人听她这么说,全部愤愤然地离开会议室,他们还不信,没他们,西泽集团绝对乱成一团!没几天,她就会低声下气地来请他们回去!

  张荟站在言蒙旁边,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她问言蒙:“老板,现在怎么办?”

  言蒙瞟她一眼,回问:“怎么办?打电话啊!”

  她加重语气地说:“我投资了那么多人才,还没位置给他们帮我做事呢!这回刚好!去打电话,哪个部门需要什么人才,看看他们专业,挨个给我叫来!两天之内报道!”

  她自从得到西泽集团5%股份的第一年分红后,就有钱了很多,她本来就喜欢投资人才,有钱了,就投资的人才更多了,有些受她投资的人推荐来的,有些是听说一些消息,自荐上门的,有些是她看上的,京大那些年,再加出国留学好些年,她遇到的顶尖人才很多。

  集团大换血,肯定会混乱一段时间,换人就难免有阵痛,但是西泽集团想要发展更大,就需要踢掉一些老毒瘤,剔肉肯定会痛,但阵痛之后,就是新生。

  辞职那些董事们,个个都在家翘首以盼言蒙上门求他们回去,但一连等了一个星期,都没等来言蒙的身影,一打听,西泽集团来了一大批人取代他们位置,全是名牌大学博士毕业,上位很快就打理好了他们的职务。

  似乎......公司好像不需要他们了啊?

  而且也没发现西泽集团乱套运行不了?

  这一发现,他们全部都去医院找言建哭诉,但言建一不能说,二不能动,医生还嫌这些人打扰病人休息,建议陈芳容让他们少来,陈芳容借着医生的建议,把他们全部都赶了出去。

  于是这些人又去找萧依,骂她,当初都是因为她的蛊惑,董事会上才会这么说,但萧依现在也焦头烂额,杜氏地产濒临破产,杜董事长回家天天骂她,甚至还动手,她现在人老珠黄,想找下一任,也没年轻的时候容易了。

  这些人看找萧依也没有办法,只能鼓动以前的手下辞职来给西泽集团制造混乱,但手下也要吃饭,人生父母养的,都有私心,你们这些都被辞掉回不来了,他们又不傻?才不会辞职呢!

  这批人只好又舔着脸回去跟言蒙哭诉套交情,但言蒙见都没见他们。

  言蒙天天待在西泽集团,了解集团的运作模式以及详细情况,偶尔去医院看看言建,完全没有空闲,等到一个月后,西泽集团在换了一批人后,终于步上正轨。

  言蒙终于有闲暇时间,研究黑色石头了。

  但萧依带着杜辰衡又找上门,往日的优雅淡定不再,她哭哭啼啼地跟言蒙讲情分,杜辰衡好歹是她叔叔,做人不能这么狠,也好为她还小的弟弟积福。

  言蒙反问她:“你当初想谋夺西泽集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杜辰衡积福?”

  她又看向杜辰衡讽刺:“是个男人,就光明正大凭自己的本事奋斗!天天跟着你妈妈,当个妈宝男。”她“啧啧”两声,“真是让人瞧不起!”

  她又加了一句,“是男人,就光明正大做自己的事业,言家是和你有血缘关系,但除此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们没得罪过你,你妈妈干过什么,你自己清楚,以后,我不妨碍你,你也别心思诡异暗地里谋害言家,你敢光明正大么?”

  杜辰衡这个人不好处理,对他不好,但好歹是她爷爷的儿子,对他不好的话,在她爷爷那儿说不过去,对他好的话,她和陈芳容都会觉得不舒服,就只能这么讽刺他,让他自己走远点,大家不相干。

  杜辰衡这个人她看出来了,是个为人没什么主意的妈宝男,不讽刺他一下,他自立不起来。

  杜辰衡被言蒙讽刺一激,顿时脸皮胀红,他梗着脖子说:“我怎么不敢!你看着!”

  说完也不理萧依了,自己冲出了言家的大门,他本来就要脸,受不了这么弯腰下气地求人,对方还是他侄女。

  萧依了解她儿子的个性,也没理冲出去的杜辰衡,她看向言蒙继续想说些什么。

  但言蒙开口:“我爷爷中风的时间这么巧合,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要不要我查完找到证据跟你算一算?”

  “还有,少惹我,我脾气没我爷爷好,我动不动就是让人丢饭碗,或者身败名裂以及进监狱的。不会学他一样给你偷什么祖传镯子!”

  萧依:“......”

  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然后跟言蒙说了声“再见”,就出门去了。

  自此以后,言蒙没再见过她。

  这个女人是个很懂利弊的女人,你软弱可欺,她就把你欺得骨头都不剩,你要是全身都是尖刺,她就会绕着你走,惹都不敢惹。

  言建怎么会中风?她也不太清楚其中,但时机这么巧合,就在她帮了冯道勤上位以后,一个大概是言建老了,中风几率增加,二大概就是萧依用往事刺激言建了吧?也只有言建情绪激动,才会中风了。

  这种事情,她找到证据,也没办法把萧依怎么样。不如把她赶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她爷爷和萧依的过往,她没办法评说,但后果,也该他自己承担。

  冯道勤却好奇打电话过来问:“杜氏地产突然负债一千一百亿,和你有关么?”

  言蒙推脱:“怎么会和我有关?我这么好的人,从不干坏事!”

  冯道勤:“......说人话。”

  言蒙:“真的和我没关系。”

  冯道勤看言蒙不说,只能不问了,这明显和言蒙有关系啊,怎么可能突然就负债一千一百亿!

  站在言蒙身后待命的张荟听到言蒙的忽悠,会心一笑,她还记得言蒙当初的话:“没有漏洞就制造漏洞,那个杜董事长听说很贪财,那就引诱他犯错。”

  言蒙处理完这些事,终于有精力来研究黑色石头了。

  这块石头,肯定不是她的陪葬品,她相信这块石头是时空重叠的产物,但她试了各种方式,都没找出这块石头的秘密,她又联系留学期间认识的一些朋友,找人一起研究,尤其是物理方面的。

  但不管各种尝试,都没有用。

  言蒙回到国内,对于这块石头一筹莫展,这时候,她又想到,要不然尝试一下传统方法,那就是仙侠修仙小说必备的滴血认主!

  不过怕她自己的血滴到石头上突然产生什么作用,她就用做实验的兔血先滴到石头上,红色的血液滴到黑色的石头上,血液顺着石头滑落到桌子上,毫无反应!兔子也好好地蹲在笼子里,没什么异样。

  动物的血不行,难道要用人的?

  张荟看她整天搞这块石头,就主动让她试试她的,但张荟的血滴上去,也没什么用。

  言蒙黯然神伤了几天,难道这块石头就真是块普通的石头,她父母放在她棺材里玩的?

  言蒙豁出去,又试了试自己的血。

  反正张荟试了都没用,她自己的血,算是她最后的倔强,要是都还没用,那就算了,不研究这块石头了。

  言蒙坐在自己房子的沙发上,用针尖戳破手指,滴了一滴血上去。

  没什么反应,但过了十多秒,突然言蒙感觉身体里面好像有什么要挣脱出去,房子里各种摆设家具瓶瓶罐罐也开始震动起来,发出“轰轰轰”的声音,随即好像屋里有狂风似的,各种家具摆设全部击飞到地上,但言蒙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她的脑袋很痛,仿佛什么要从身体里面跑出去,头痛!头真的很痛!

  她想大叫出声,但咬牙忍住了,怕被人听出她这里的异动。

  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栗,身体里面什么被拉扯,好像要被拉出去,在这种撕裂痛中,言蒙艰难地思考,难道是灵魂要从身体里面出去?

  又联想到她之前的猜想,这块石头如果真是时空重叠的产物,那么她的灵魂被拉扯出去之后,是时空穿越?

  不,不行!她没做好准备!她也不知道是穿回她原来的世界,还是别的世界,不管是原来的世界,还是别的世界,她这个世界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完,如果不是原来的世界,而是别的世界,万一是古代的封建社会什么的,她还得多做很多准备才行!

  但灵魂的拉扯痛,让她几乎思考困难,她抓着头皮,疼痛得快要昏厥过去,或者就这么灵魂要穿越时空而去,言蒙仿佛看到了一个五彩的通道要把她吸进去,言蒙咬牙坚持住这股拉扯,要把要被拉扯出去的东西往回拉回来。

  她瞥见黑色石头上她的血液慢慢渗进石头里,还有一部分在外面,她忍住疼痛,用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将水杯里的水倒在石头上,石头上还没被渗进去的血液,被水流冲刷到桌子上。

  那股身体里的拉扯痛突然就消失了,不过头还隐隐作痛。

  她躺在沙发上歇息了一会儿,等到稍微喘过来,她爬起来看向周围,屋子里一片凌乱,证明刚刚不是梦,而桌子上黑色石头周围的水迹还没干。

  她没用这块石头真正穿越,但她毫不怀疑,刚刚如果让血液全部渗进去,她应该能通过灵魂再次时空穿越。

  言蒙捂着头狠狠地按了几下头皮,头还是痛。

  她把桌子上的黑色石头拿起来仔细瞧了瞧,沉思了一会儿,这块石头真的能够帮她时空穿越,张荟的血对这石头没反应,而她的有反应,难道这块石头只有她能用?出现在她的棺材里,她来这个世界,也是因为时空重叠的结果,或者说她是时空重叠穿越的灵魂,所以她才能让这块石头有反应?

  得出这个结论,言蒙开始计划自己什么时候再次使用这块石头来重新穿越了,就跟她初来这个世界时一样,计划着自己的人生。

  她现在有研究所、制药厂、西泽集团要管理,还有她的老师闫承植过那么一段时间就要监督她好好做研究,她想,如果是穿越现代社会还好,但要是穿越到古代封建社会,或者世界战乱时期,又或者穿成外国人,更甚至未来世界,或者世界末日,那么她需要详细学习的东西就多了,政治、历史、各种物品的制造,比如玻璃、肥皂、钢铁的冶炼、刺绣、炸药,等等等,各种语言、礼仪、兵法,什么都需要学习。

  言蒙花了三天,制作了一份详细列表,但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光是西泽集团、研究所、制药厂的事,都让她很忙碌,还有她妈蒙怡老让她回去教导言意,让他从小开始学习,能跟她一样聪明,言蒙的计划里,是有培养言意来接她的班的意思,她走后,就只剩言意来负责这一切了,不过言意才几个月大,现在也教导不了,哪能跟她当初是重生的一样那么懂事聪明啊。

  好在言意一岁大的时候,言蒙发现,他还真的学东西快,是挺聪明的,言蒙观察了一段时间,有她丰富的假装小孩子经验,她发现,言意不是穿越的,是真的挺聪明,言蒙得意地想,也许是她住过的子宫,所以后面住的孩子,都沾了点聪明气息。

  两年后,闫承植逝世,他走的时候,言蒙在他病床边,他没有给言蒙留下什么嘱托让她一定要继续做研究,只叮嘱她多关注国外的各种基因新发现,偶尔有灵感了,多在实验室研究研究。

  同年,商絮也逝世,言蒙参加完葬礼,回到西泽集团,就把管理的权力交给了回国锻炼了两年的元芝,她退到幕后,做个安心老板,让元芝给她管理公司,同时也负责制药厂和研究所的事,所有投资的人才里,她最信任元芝,也是她从小培养的人才。

  元芝经过在国外的打磨,又回国锻炼了两年,她的能力很不错,忠诚度也很高,她能放心使用。

  她卸了责任,言意也三岁了,小家伙的确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尤其爱黏着她,跟她学知识,她之前在公司做事的时候,陈芳容就抱着言意跟着她在公司,坐在她旁边看着,言意把她的习惯学得很像,就连气势都差不多,走出去大家都说他这么小个人儿,老有气势了。

  言建依然瘫痪在家修养,言戈和蒙怡很忙,又要跟陈芳容抢言意的抚养时间,有时候争得面红耳赤的,于是大家决定,言蒙在哪里,言意就跟着在哪里,因为言蒙自己说了要教导言意成她的接班人。

  但言蒙把公司的管理权给元芝后,她决定再进大学学习,有时候有些东西,还是大学里面有人教导学得透彻一点,还有些实验需要做,和当初在东大蹭课不同,她又考了一回高考来考上承大,依然是上江省的高考状元,全国都轰动了!

  因为全在吐槽言蒙又来抢高考状元。

  不过是玩笑话居多。

  言蒙这次考的是化学专业。

  她三年修完学分提前毕业,又想继续考下一个专业,学校得知了她这个意思,怕她又去高考又考个高考状元,浪费她自己时间又占用其他学生的录取名额,于是就让她在学习继续修下一个专业学位。

  就这样,言蒙到五十六岁使用黑色石头穿越为止,除了医学学士,她又修了总共十个学位,各个方面的专业都有。

  她上大学的时候,把言意也带在身边跟着去上课,言意三岁就很听话,上课也不吵闹,不管听不听得懂,都认真看向讲台上,仔细认真地听,听不懂就课后问言蒙。

  直到言意十八岁,他跟着言蒙上了5个大学专业。他一生没读过小学、初中、高中,但言蒙让他十八岁去公司实习管理的时候,已经是什么知识都懂什么都会的英俊青年了。

  每年言蒙都被催婚,但她一句“我凭实力单的身,为什么要脱?”把蒙怡和陈芳容气得够呛,直至陈芳容去世,她都没成功劝说言蒙结婚。

  因为言蒙忙着为下一个世界学习各种知识,哪有空谈恋爱结婚生孩子?

  言蒙五十六岁,卒于自己家中,面容平静安详,未有疾病,家里凌乱不堪,死因成谜。

  她这一生很带有传奇色彩,多次打破吉尼斯纪录,过目不忘,6岁成高考状元,11岁成为哈佛大学研究生,17岁博士毕业,拥有财富无数,研发出治愈白血病的药物,在基因上的成就也很多,更是后来专注学业,总共修了11个学士学位,1个硕士学位,1个博士学位,终生未婚,再加死因成谜,有些人认为她是穿越来的,死了之后,又穿越走了,所以才无病而死,身体上也没有致命伤。

  那她再一个穿越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没有人知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