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天使们, 全文订阅就几块钱, 请补齐V章订阅, 支持正版!  赵姮正欲点头,突然问:“几点了?”

  周扬看了看她的手机, 说:“七点四十。”

  赵姮眼皮重,她始终靠着墙,眼也一直阖着,仿佛一个响指,就要立刻入睡。听到时间,她说:“不回家。”

  女房东的派对不可能这么早结束, 她不想回去面对一群疯魔的人。

  “那就先下去。”周扬没再问她意见,他二话不说将她扶起, 拿上没喝完的二锅头,不容反抗的把她带出门。

  走到电梯口时, 赵姮推开他的手, 她扶着墙壁自己站稳。

  她头很晕,但走路没问题。脚腕又疼起来,她忍着没在意,这种轻微的疼痛反而能让她意识保持清醒。

  到了地下车库, 她想了想,还是打算将车留在这里, 她对周扬道:“帮我叫辆车。”

  “行了, 我送你吧。”周扬说。

  将人带到面包车边, 周扬打开车门, 眼睁睁看着她一脚踩空,他一把扶住她手臂,把她提上副驾座位。

  周扬坐上车,插入钥匙正准备发动,他忽然低骂了声,“靠……”

  侧头看边上,周扬叫她:“赵姮?”

  赵姮扶着额头,闭着眼回应:“嗯?”

  “你有没有代驾电话?”周扬差点忘记自己喝了酒,他从没叫过代驾,不知道怎么叫。

  赵姮点点头,从包里拿出手机,昏昏沉沉地翻找代驾号码,翻半天也没翻出。

  周扬说:“给我。”

  赵姮把手机给他。

  周扬一边翻一边问:“代驾叫什么?”

  赵姮低头回想,视线却被周扬的裤腿吸引。他深色的牛仔裤上东一块印子西一块印子,隐约能辨认出鞋印纹路。

  赵姮的记忆不太确定:“姓吴……可能姓蒋……”

  周扬一路翻下去,看到了“蒋东阳”的名字,周一那天才看到过,他现在还没忘。

  他朝赵姮看一眼,见她低着头,他继续往下翻。赵姮的通讯录人数好几百,大部分备注都是某某医院,某某医生,某某主任,周扬看得眼花。

  “我很久没叫过了。”赵姮半阖着眼说,“以前都是帮客户叫的,一次要一百多……现在不知道能不能打通。”

  周扬一顿,“一百多?”

  “嗯……”赵姮没什么精神,她想就这样睡过去。

  周扬默默地把手机放回她包里,替她系好安全带,他将车开了出去。

  开到小区门口,他又靠边停住,叹口气,重新拿出赵姮的手机,拨通代驾电话。

  快过年了,酒驾查得严,周扬不想碰这运气。

  姓吴的代驾到的很快,他第一次代驾这种后座全拆了的面包车,震惊之余仍谨记本职工作,将折叠电动车一收,他就上了车。

  开车前他问:“老板,去哪里?”

  周扬随意地坐在后车厢的一堆工具上,他拍了下赵姮的肩膀:“回家?”

  赵姮皱着眉,“随便开吧。”

  代驾闻到很浓的白酒味,猜她喝醉了,他又问了声:“老板,到底去哪啊?”

  周扬说:“你先往环西北路开吧。”

  “好嘞!”

  面包车不如轿车稳,坐在上面摇摇晃晃,赵姮愈发困倦。她的思绪胡乱游移,脑海中闪过许多场景和人,统统光怪陆离,面目可憎。

  她又想到刚才她发脾气胡乱踢人,中途似乎踢空了,此刻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后来那人把她双脚抱住,移动了一下位置,她才再次踢到对方。

  她的思绪在之后的几十秒内变得空白茫然。

  周扬在后面勉勉强强坐稳,他一手扶着副驾车椅,眼看快到环西北路,他对前面的人轻声道:“快到你家了。”

  等了会,没回应,倒是副驾开口:“小美女睡着了。”

  周扬探向前,轻拍赵姮肩膀,将她叫醒:“到你家了,你住几幢?”

  得不到回应,他又问:“你家有没有人?打电话叫人来接一下?”

  这回前面的人终于摇头,“没人。”顿了顿,“房东在开party。”

  周扬摸了下她的额头。

  病中还喝了大半瓶二锅头,她现在状态很差。周扬说:“那去我家?”

  前面的人没有回答。

  周扬放下手,又问一遍:“去我家?”

  前面的人依旧没答。

  周扬道:“去兴桥路新兰小区。”

  代驾回道:“好嘞!”

  没多久到了地方,代驾直接报价一百,周扬不确定有没有被宰。他把钱付了,打开副驾车门,代驾骑上折叠小电瓶跟他说再见,他随意地抬了下手。

  周扬扶着车门说:“到了。”

  椅子上的人面色微红,略重的呼吸带出浓浓酒气,嘴唇已经干裂,眼角还有水珠,不知是哭出来的,还是睡出来的。

  模样有些狼狈。

  周扬扶着门,探进车内,盯着她的脸,低低地说了句:“胆子真大……”

  赵姮睁开眼。

  周扬与她对视,赵姮不语也不动。

  过了几秒,周扬将她安全带解开,握住她手臂说:“下车吧。”

  赵姮这才下了车。

  她脚步不稳,眼中画面微微晃动,她这回主动扶住周扬手臂。周扬把她带进单元楼,手动打开楼道灯开关。

  楼梯窄,他不方便扶人,周扬把手松开。赵姮握着扶手拾级而上,每落下一步,脚腕处就传来一股疼,疼着疼着也就麻木了。

  走完一层,她问:“到几楼?”

  “二楼。”

  她强撑到二楼,又要往上走时,被人握住手臂。

  “到了。”周扬说。

  周扬打开门,直接将意识不清的人扶进自己卧室。中午起床时他没整理床铺,这会儿床单皱着,被子也成团状,摇摇欲坠的贴在床沿。

  周扬让她坐好,他抱着被子去阳台上抖了抖,回来后见她斜靠在床头,他说:“你先睡会儿。”

  “嗯。”赵姮把鞋脱了,自己盖好被子。

  周扬把手机充上电,回到客厅,拿上钥匙又一次出门。

  下楼梯时他一个没留神,踩空一脚,等走出楼道后被冷风一吹,酒劲才稍稍消散。

  小区附近就有一家药店,周扬买了一盒退烧药和一支温度计,想了想,又加一盒感冒药。

  大步回到家中,他打开卧室门,却见里面空无一人,床上的被子被掀在半边。

  周扬手搭着门把,静立不动。

  “你去哪了?”

  周扬回头。顿了两秒,他才走到沙发边,对靠在沙发上的人说:“去买了点退烧药。”

  “我想喝水……”赵姮是出来找水的,没找到。

  “我现在去烧,你去躺一会。”

  “嗯。”

  赵姮站起来没马上走,她要稳一稳才能看清路,走了几步,她准确地找到了之前呆的那间卧室。

  周扬去烧开水,水烧开后放到窗口晾凉。他走回卧室,见赵姮的外套扔在一边,她人则裹紧被子躺在床上。

  周扬走到床头,让她测量体温,测完果然发高烧。他把电热毯打开,出去将温水端进来,说:“先吃药。”

  赵姮从小大到只发过一次烧,往年最多得感冒。她没吃过退烧药,将药吃下,她又连喝一杯半温水,喝完再次躺下。

  周扬给她续上一杯水,杯子摆在床头,他去厨房煮泡面。

  他还没吃晚饭。酒喝得有些急,肚子倒不是太饿。他点燃一支烟,慢慢地等着锅中水烧开。

  煮完面条,他也不盛出。周扬直接从锅里捞,才捞两口,忽听到玻璃碎地声,他快步走到卧室,一眼就看见水杯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水也洒了一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