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阿好收回手, “你是不是饿了?” 想了想, 她去厨房拿了一个鸡蛋, 将鸡蛋打破放进一个小碟子里,她把那个小碟子推到了饭团的身前。

  饭团闻了一下, 立刻双眼发亮的舔了起来, 一边舔还一边晃着圆圆的小耳朵,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阿好觉得有趣, 趴在那里看着它吃。

  饭团只有巴掌大小, 那个鸡蛋足有它的一半大, 阿好以为它顶多吃一半就吃饱了,结果, 她眼睁睁的看着它如长鲸吸水一样将整个鸡蛋吃的干干净净,甚至连盘子都舔光了。

  此时, 它的小肚皮明显鼓起来一大块,看起来倒不像是一个饭团,像个大馅的白包子了。

  “这么贪吃!”阿好想伸手戳戳它的肚皮, 半路又止住了,她觉得它的肚子太鼓, 怕一下给它戳疼了, “下次不能再这么吃了。”她道。

  饭团似乎也有些撑,想爬动身体,一下滚在那里, 干脆的, 它也不起来了, 坐在那里摊着肚子舔爪子玩。

  它这样没事吧?阿好有些担心,想问问它的主人或者想把它送回去,可是外面天色已经黑了,院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就这么去找一个男人,似乎太不符合规矩了!

  抬头望窗外望了望,三郎的房间一片黑暗,里面的人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根本没醒……

  忽然又想到,那些药草不能整夜的敷在伤口上,最好在三个时辰也就是子时之前把它拿掉,不然毒气反袭,就不好了。

  这可怎么办?之前光顾着跟家人吃饭说话,她都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她要去把田成武或者周氏给叫起来吗?可是看他们房间的灯早就暗了,肯定已经睡下,她再去叫,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正焦虑着,阿好一眼看见饭团懒懒的样子,有了主意。

  她在屋里翻来翻去,又小心又谨慎,生怕吵醒了夏老夫人。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在柜子的一角找到一点快要干透的墨汁,一点草纸,跟一支秃头毛笔。

  用毛笔沾了墨汁,她给萧奕写了一个条子,就是告诉他如果他看见这个纸条,一定要在子时以前把敷在伤口上的草药揭掉,还有,最好明天再敷一次,最近不能吃羊肉、辣椒等等。

  一不小心她就写了半页纸,不敢再写,她把纸叠在一起,找了一块碎布,将它裹到饭团的脖子上,然后将饭团往外推,“快回去,你家主人还等着你呢!”

  饭团这消化功能可真的不错,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它的小肚子就扁了很多,不说小巧玲珑,起码奔跑什么的应该没问题了。

  饭团似乎明白了阿好的意思,蹭了一下她的手往外扭去。刚扭了两步,它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又跑了回来。用两只爪子抓住那个空鸡蛋壳,它拨弄两下,找到鸡蛋壳的缺口,一下将它顶在自己的头上,向外面跑去。

  今晚月亮很大,鸡蛋壳被照的光亮,饭团的速速很快,阿好几乎看不见它的动作,可是那明晃晃的鸡蛋壳却暴露了它,阿好看的想笑。

  她这是知道这是饭团在盯着鸡蛋壳跑,这要是不知道的,大半夜起来看到一个鸡蛋竟然成精了,还上蹿下跳的,还不吓死!

  萧奕可不是吓了一跳吗,他昏昏沉沉的似醒似不醒,忽然感觉到嘴上毛茸茸、冰冰凉的,他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黑夜中,一双鲜红的眼睛明亮异常,离他不足一寸,上面还有一个什么圆溜溜的东西!

  他惊的一把捏住饭团,那熟悉的叫声、手感,他恍然惊觉这是他的寻砂鼠,便赶紧把它放到一边。借着外面的月色,他也看清了它头上那个圆溜溜的东西,竟然是一个鸡蛋壳。

  “贪吃的东西!”萧奕怒道,这次要不是它贪吃,他去救它,怎么会被那毒蛇咬伤。忽然想起自己的伤,他朝腿上看去。已经被包扎过了,里面凉凉的满是草药味,腿也恢复了知觉,应该是没事了。

  再看看这陌生的房间跟床,他猜到他可能是被谁救了。

  幸好……不过他还是有些不高兴,瞪了一眼饭团,“下次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他怒其不争的道。

  饭团歪着脑袋看了看他,忽然它向前走了两步,将头上的鸡蛋壳放在他的面前,还指着它吱吱的叫着,似乎让他快点吃的意思。

  萧奕心头一热,“算你还有点良心。不过你拿一个空鸡蛋壳给我干嘛?里面的蛋呢……”

  饭团等了半天也不见萧奕吃,一着急,自己趴进鸡蛋壳里美滋滋的舔了起来,这鸡蛋壳里还有很多剩下的鸡蛋呢!

  萧奕既无语又无奈,不过他是不会跟它抢这鸡蛋壳的,一把将鸡蛋连同饭团捞到自己的肚子上,他想看看它的伤怎么样了。他可记得,当时它也受伤不轻呢。

  饭团扎在鸡蛋壳里不出来,萧奕却看见了它脖子上的碎布。解开碎布,他看到了里面有一张纸,上面似乎有字。

  赶紧起身,他摸索了一下,从身上找到了火折子,点燃了一边桌上的油灯。借着油灯的光,他朝纸上看去。

  字体很娟秀,这是一个女子写的,字如其人,他一向觉得如此。这写字的人似乎学字没多久,笔力还很嫩,结构也不算好看,可是胜在字体端端正正,一看就是用心写的,且不骄不躁。

  再看字的内容,全是叮嘱他该如何护理伤口的,事无巨细,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关切。关切?萧奕的心中流过一道暖流,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有人这么关心他了,甚至,他都怀疑自从父母死后,是否有人关心过他的生死,他的身体,他的喜怒。

  他们只关心他今天赚了多少钱,好像他只是一个赚钱的机器一样!

  这写字的人应该就是救了他的人,萧奕忽然站起来,他想见见这个女子……

  腿上有些疼,他一下子就停了下来,这女子用这种方式告诉他这些,应该是不方便见他吧!

  走到窗口,他往院子里打量着,只见其余的房间都黑漆漆的,唯有正房右边那个房间还亮着灯。那里的窗户已经关上,他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他可以看到一个纤细的剪影,她停在窗户前,似乎在等着什么。

  等自己?萧奕很快就否定了,这样一个知礼的姑娘,肯定不是在等自己过去。

  他忽然觉得有些烦躁,回头看见那张纸,他眼前一亮,拿过纸一看,下面还有半张空地,他伸手去拿身上的炭笔。

  只是手伸到一半,他看到下面那很醒目的“切记”两个字,又清醒了一些,她这样强调,应该是不想让他回信。也是,深夜见面惹人闲话,这传书也是不合时宜的。

  将纸放到一边,他心里有些发闷,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他要炸了!要是搁他的脾气,就该直接冲过去,管它什么闲话、礼仪,他想见她,就要见,谁都拦不住。

  可是他却不想,他怕给那女子带来困扰……

  狠狠的一锤床,他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犹豫过,哪里还是那个别人口中的黑面萧郎!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响动,原来是饭团舔光了蛋壳里的蛋液,正努力的把蛋壳往外推呢。吃饱了就要睡,它倒是好心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