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简浵的身世,慕媛一已经确定了,那么接下来,她要做的应该是给庄寂言打电话,询问一下他什么时候回a市。

  这种事情,慕媛一始终觉得,还是当面告诉他比较好。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庄寂言才接通。

  慕媛一盘腿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开口:“庄寂言,你什么时候回a市啊?”

  按理说,庄园的烧也该退了,没理由他们还在涪城呆着啊。

  “老婆,你是不是想我了?”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笑声。

  慕媛一蓦地脸红,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见男人接着道:“我们暂时可能回不去,爸妈喜欢涪城的景色,说是想去涪城周边的景点旅游,非得让我和阿园陪着。”

  “这样啊,那医院你请假了么?”

  “放心,请假了。你自己要乖乖的,好好照顾自己。”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听得慕媛一不禁扬起笑。

  她轻叹了口气,“那你们好好玩儿,等我这边的事情忙完了,就过去找你们。”

  听见她这么说,庄寂言迟疑了半晌才平静的应下。

  挂了电话以后,慕媛一收到了唐翘的微信消息,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一男一女两个背影,环境昏暗,看上去好像是在电影院里。

  随后唐翘发了语音过来:“媛一姐,大事不好了!”

  她的语气很激动,慕媛一仔细的看了看照片,总觉得照片里男人的背影很像庄寂言。

  她直接给唐翘打了电话。

  “你发的谁的照片?”

  电话那头的唐翘支支吾吾半晌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媛一姐,我以为你自己能认出来……哎哟,这种事情我告诉你不好,不告诉你也不好,好纠结啊!”

  唐翘的话让慕媛一心里一沉,她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算了算了,也许是我误会了。不过媛一姐,我现在和骁哥在涪城呢,那照片是在电影院拍的。你说巧不巧,庄医生居然和林慕坐我们前面的前面……”

  电话里唐翘的声音没断,可她接下来还说了些什么,慕媛一却已经没心思继续听下去了。

  她拧眉,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只觉心中发闷。

  庄寂言说,他要陪着阿园和言舒媛他们在涪城旅游一段时间,可转眼唐翘却给她打电话,说在电影院看见庄寂言和林慕。

  这事情,可真够滑稽的。

  有这张照片作为铁证,就算慕媛一想不承认,想为庄寂言开脱,也实在觉得很可笑。

  心里气急,她果断的挂了唐翘的电话,根本没有注意到电话那头唐翘还在嘟嘟囔囔的为庄寂言解释。

  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慕媛一翻到了庄寂言的号码,犹豫了很久,很想打过去问问他,到底在干什么。

  指尖才刚触到屏幕,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看见备注栏的名字,慕媛一愣了愣,而后皱着眉,接了电话:“凌医生……”

  “媛一啊,没打扰你休息吧?”

  电话是凌风华打来的,慕媛一以为,他是打来问孩子的情况的。

  谁知那人却接着开口:“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你先生的儿子,就是那个叫庄园的小孩儿,他挺幸运的。骨髓的提供者已经找到了,相信很快就能康复了。”

  “想当初青一那孩子,可没这么好运。寻找骨髓提供者许久,才终于找到一个完全契合的。”

  凌风华的话从手机里传来,慕媛一听着,起初是一头雾水,紧接着却是深深震惊:“凌医生,您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顿,似有些讶异:“难道这件事情你不知道吗?”

  “那个叫庄园的孩子,他白血病发,一直在我们医院里住着呢。这件事情,我还以为你老公告诉你了……怎么……”

  啪——

  手机从慕媛一的指尖滑落,一种难以言喻的难受从胸腔里迸发出来,让慕媛一艰难的站起身,几乎站不稳。

  庄园白血病发……一直住在医院里。

  这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庄寂言为什么不告诉她?

  为什么……呵,因为她不是庄园的亲生母亲吧。所以那男人是觉得,她无权知道是吗?

  银牙一咬,慕媛一弯腰,捡起了掉在地毯上的手机,迅速的翻找到了庄寂言的号码。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给他打了电话:“明天我就去涪城,庄寂言,我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慕媛一沉声接着道:“我告诉你,不管阿园是谁生的,我既然是他的后妈,那他所有的事情我都有权知道!白血病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告诉我,你还当我是他的后妈,当我是你的妻子吗?”

  “总之明天我就去涪城,就这样。”

  啪——挂了电话,慕媛一不断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她丝毫没有给庄寂言说话的机会,只是单方面的宣泄一番,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一些。

  她希望明天,那男人能给她一个完美的解释。

  ……

  涪城医院,庄园病房外的休息室里。

  一身黑色毛衣裙的林慕握着庄寂言的手机,看见上面的通话记录,半晌才滑动屏幕,将记录删除了。

  手机是庄寂言落在休息室的,他回酒店洗漱了。而林慕觉得,这兴许是天意。

  慕媛一不能来涪城,也不能再出现在庄园和庄寂言的面前。

  林慕心里最迫切的愿望就是,让她消失,也不知道父亲那边办得怎么样了。

  ……

  翌日,慕媛一醒来后,已经是下午了。

  她昨晚因为气恼,熬了一个通宵没睡着,一直在等着庄寂言的回电。可庄寂言愣是没有回电话,所以慕媛一担心自己的话说太重了,那男人生气了。

  洗漱完,她收拾好行李,打算去涪城住一段时间,好好陪着阿园。

  本想给庄寂言打个电话,可最终她还是放弃了。

  刚想把手机揣回兜里,就接到了简晋阳的电话。

  因为想到了简浵的事情,慕媛一的心抽了一下,半晌才接了电话:“喂……”

  “媛一,浵浵在你家吗?”

  浵浵?

  “没有啊,怎么了?”

  “可盼盼说昨天浵浵给她发短信,说是你接她下学,去你家陪你了。”

  “我昨天有事情,并没有去接她。”慕媛一慌了,她昨天去拿检查报告了,根本没有想过去接简浵,因为担心会让顾盼和简晋阳生疑。

  可眼下简晋阳却说简浵昨天自己发短信说,来她家了。

  但实际情况是,那丫头根本就没在她家。

  “你先别急,确定浵浵昨天没回家吗?”

  “没有,下学以后就没回来,傍晚的时候她手机发短信给盼盼说去那儿了。”

  这就奇怪了……简浵失踪了?

  “我先报警,浵浵要是去找你了,一定打电话通知我!”简晋阳的语气很着急。

  慕媛一知道,他这是担心简浵。

  原本她今天是打算去涪城的,可眼下简浵却不见了,那可是她的亲生女儿,不能不管。

  挂了电话,慕媛一便帮着找人。

  可一直到晚上,依然没有简浵的消息。

  很快,简晋阳来电说,在机场那边查到了简浵的出国记录,和一个叫林华的人一起出国的。

  紧接着,慕媛一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来电的是个男人,电话的内容很简短,要她马上去M国,否则这辈子将再也无法见到她的亲生女儿,简浵。

  情急之下,慕媛一给庄寂言打电话,可电话里却传来冰冷的机械回复音。

  庄寂言关机了,所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刹那的心死如灰,让慕媛一愣了好半晌。

  可只要她一想到简浵,就不能不强打精神,翻找手机通讯录,最终给郁伯年打了个电话。

  “小一,有事吗?”

  “郁伯年,你能陪我去一趟M国吗?”

  “好。”电话那头的男人,毫不犹豫,也没有提出任何的疑问,就这么答应了。

  慕媛一很感激,挂了电话又赶紧给M国的慕青一去了个电话。

  她已经有很久没有给慕青一打电话了,一直以来都是以邮件的方式联系着,这段时间听说慕青一在实习,很忙,所以慕媛一跟他的联系更少了。

  可这一次,无论如何,也需要慕青一帮忙。

  ……

  涪城人民医院,庄默良刚结束会议便赶到了医院。

  据言舒媛所说,庄寂言已经陪着林慕和庄园进了层流病房,估摸着这一呆将会是一个多月。

  进入层流病房后,病人第一步是进行药浴,第二步是锁骨下静脉穿刺。

  这对于庄园一个小孩子来说,代表着,将近一周内,可能穿刺的那只手臂将无法活动,而且会很疼痛。

  第三步,用大量的药物,摧毁身体现有的免疫系统,算是药物预处理,将身体的各种细胞消灭,准备输入干细胞。

  紧接着输注提供者的干细胞,等待干细胞在身体里增长,用药物辅助刺激白细胞、红细胞、血小板的增长,还需要服用免疫抑制剂,防止排斥。

  治疗的过程非常漫长,尤其是等待干细胞增长这个过程。

  如庄默良所料,一个多月后,庄园终于出了层流病房。

  而庄寂言,走出病房的时候,也比之前憔悴了不少。这一个多月,一直都是他尽心竭力的照顾庄园,以至于庄园问到慕媛一时,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爸比,那个林阿姨,真的是我的亲妈咪么?”

  转入普通病房后,庄园的精神好多了。

  庄寂言坐在病床边,削苹果的动作顿了顿,许久才抬头,看向庄园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睛:“如果是,你是不是就不想要你后妈了?”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稚嫩的童音在安静的病房里格外清晰:“爸比,为什么妈咪不来看我呢?她的工作很忙吗?”

  “是爸比没告诉她,难道你希望她跟爸比一样,为你变得无比憔悴吗?”

  庄园摇头,恰巧庄寂言的苹果也削好了,小心翼翼的替他切好,喂给他:“乖,等你修养几天,爸比就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陪你好不好?”

  “好,拉勾勾。”

  庄寂言浅笑,正抬手,病房的门却被人推开了。

  庄默良风风火火的进门,身后还跟着唐翘。

  “出事了寂言!”男人的语气紧张,却在看见病床上的庄园时,闭了嘴。

  庄寂言只好放下手里的果盘,跟庄园打了声招呼,便随着庄默良和唐翘出去了。

  言舒媛和庄重津随之进入病房,接替他照顾阿园。

  走廊上,男人神色狐疑的看着同样一脸焦急的唐翘:“你怎么过来了?一一让你来的?”

  “不是啊寂言,你老婆……失踪了。”庄默良先开口,直奔主题。

  唐翘原本欲言又止,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将这件事情告诉庄寂言,好在庄默良先开口了。

  她便接着道:“一个月前,简先生家的简浵小丫头不见了,媛一姐好像帮忙找人来着。可后来她自己就不见了,我当时在涪城也不知道。回去的时候都已经是一周后的事情了,公司上层一位副总通知,说星语传媒转手了,郁总好像回m国发展了……”

  当时唐翘还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郁伯年为什么忽然抽离a市,回m国发展。直到后来,简晋阳联系到她,问她慕媛一的行踪。

  原本简晋阳他们就为了寻找简浵一直忙碌着,庄家一家人都在涪城,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独自居住在别墅里的慕媛一,所以连慕媛一几时不见了也不清楚。

  还是后来当初简晋阳领养简浵的那家孤儿院的院长给他打电话,说孩子被亲生母亲带走了,一问才知道原来慕媛一就是简浵的亲生母亲。

  “简先生说,媛一姐和浵浵都去m国了,现在媒体胡乱报道,说媛一姐婚内出轨,和郁总育有一女,现如今私奔了……”

  唐翘的话音落定,庄寂言笔挺的身影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

  好在庄默良扶住了他:“本来这件事情我想早点告诉你的,可你一直都在层流病房……而且大哥和嫂子甚至你爷爷都觉得该以阿园为重,希望等阿园平安了再告诉你这件事情,所以……”

  “她现在在哪儿?”

  “m国……”

  “具体呢?”

  “m国那么大,寂言,你知道我们庄家在m国并不如在国内方便……这一个月我一直在找媛一,但我至今还没找到她。我猜,应该是郁伯年出手,将她藏起来了。”

  庄寂言沉默,他低垂着脸,神色不清。

  垂在腿侧的手无力的紧了紧,心里乱糟糟的,完全集中不了精神。

  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慕媛一走了……

  “寂言!”

  “庄医生!”

  唐翘和庄默良同时惊呼,惊动了病房内的言舒媛和庄重津。

  两人跑出来,只看见庄默良扶着晕过去的男人。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晕过去了!”

  “嫂子,不是我说,当初媛一失踪了,就该第一时间告诉寂言,他也不至于现在受这么大的冲击……”

  耳边嘈杂,庄寂言没能继续听下去。

  他只感觉自己身处黑暗之中,心里渴望着找到一束光,找到脱离黑暗的出口。

  慕媛一走了,她去哪儿了?

  浵浵是她的女儿,是她和谁的女儿?

  难道她和郁伯年之间,还有过他不知道的过去吗?

  无数的疑问凝聚在他的心间,以至于他一时间难以解开这团乱麻,再加上这段时间心力交瘁的照顾庄园,太累了,身体吃不消了。

  也许……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等他睡一觉,睁开眼醒过来,也许这个梦,也就醒了,慕媛一……也还在他的别墅里,等着他和庄园回去。

  亦或者说,慕媛一只是暂时性的失踪了,她一定还会回来的。

  他相信她一定舍不得自己,就算舍得自己,总还是舍不得庄园的。

  ……

  三年后,a市。

  夏末的午后,阳光还很刺眼。

  一身洁白连衣裙的夏爽从保姆车下来后,便由助理撑着伞,跟上了前面一身女士西装套装的唐翘。

  “唐姐,你说你这肚子都这么大了,干嘛不在家好好养胎,非要跟我来这儿做什么。”夏爽一头黑长直,五官清秀可人,未及双十的年纪,很是风采动人。

  唐翘挺着孕肚,昵了她一眼:“今天这场试镜对你来说非常重要,我能不来吗?”

  开什么玩笑,国际知名导演snake在国内操刀的第一部电影,就算只是试镜,对于国内年轻的艺人们来说,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机会了。

  “这个snake真的这么厉害吗?我听说他也不过这两年才火起来的。”

  “两年的时间三部电影,三种类型,哪一部没拿国际大奖?还有参演的那些演员,就算不是大咖,但也被他的电影捧得红遍国内国外。你说他厉不厉害?”唐翘抬手,敲了敲夏爽的小脑袋瓜:“你啊,刚进娱乐圈不到一个月。庄总可是跟我打了招呼的,一定要捧红你。”

  “像媛一姐那样红吗?”

  夏爽心直口快,话已经出口了,才讪讪地捂住嘴,有点胆怯的看了一眼唐翘。

  唐翘的神色明显一滞,却很快掩盖过去:“她当初也只是刚冒出头,算不上多红。”

  迅速结束这个话题,唐翘步上台阶,往世贸大厦中层的名居酒店去。

  今天是《此婚有毒》电影版选角试镜的日子,导演snake,以至于国内不少原著粉对这部电影期待值很高。

  想当初,《此婚有毒》拍成电视剧的时候,活了一个女二慕媛一。如今电影版要拍了,大家不由得又开始翻那些陈年旧闻拿出来报道。

  走进酒店内设置的演播厅时,夏爽多了句嘴:“唐姐,你说三年前媒体报道的是真的吗?媛一姐真的是因为星语传媒的总裁郁伯年,婚内出轨,然后带着孩子和郁伯年私奔了吗?”

  夏爽的话落,唐翘站住脚,神色沉了沉,“别听媒体的,都是些屁话。”

  她自始至终,都相信慕媛一是清白的。什么私奔,什么私生子,全都是屁话。

  “我就是觉得,既然那些都不属实,为什么媛一姐不回来呢?庄副总看上去好可怜啊。”

  话音落定,两人已经进入了演播厅。

  夏爽今天是来试镜的,拿了号码牌,便先去准备了。

  唐翘坐在观众席,朝评委席看了一眼,那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旁边站着。

  很快,试镜开始了。

  评委席上也坐了几个人,但是中间两个位置却还空着,唐翘猜想,snake应该还没过来。

  到夏爽上台的时候,后门的方向过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一前一后在评委席落座。

  因为隔得比较远,唐翘看不清评委席那边的人脸,直到现场的媒体开始躁动,她隐约听到了“慕媛一”的名字,这才扶着孕肚站起身。

  “评委席上的女人,是慕媛一吧?”

  “慕媛一是谁啊?”

  “你是新人吧,三年前挺火的一个艺人。后来和星语传媒一起消失了,都说她和星语传媒的老总有一腿。”

  “是啊,明明有个那么帅的医生老公,不知道为什么要出轨……”

  周遭的议论声,唐翘听得很清楚。

  慕媛一……这个名字,足足有三年没有听见了吧,如今一听,不知怎么,竟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可事实证明,那评委席上,坐在导演snake身边的女人,真的是慕媛一。

  《此婚有毒》电影版试镜结束后,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唐翘从电视里,清楚的看见了那张时隔三年,却依旧觉得熟悉的俏脸。

  与此同时,三年前“人间蒸发”的星语传媒,也回归了。

  看见电视直播的人,不止唐翘,还有华娱传媒副总裁办公室里正在办公的庄寂言。

  他一身西装革履,坐落在靠窗的办公桌旁,修若梅骨的指节正敲打着键盘,却耳尖的听见了对面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里,传来熟悉的名字,以及熟悉的女音。

  “很高兴我还能再次站在大家面前,也很高兴这一次能担任《此婚有毒》电影版的女主一角。在此我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导演snake,一个是我的boss郁伯年,谢谢他们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出演我最后的一部作品。”

  屏幕上的女人,身穿艳红色抹胸小礼服,裙角齐膝,将她肤色衬得白皙,也凸显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那张脸,曾在他午夜梦回时,一遍遍回荡在脑中,如今一见,却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那么的……不真实。

  啪嗒——

  温热的一滴泪顺着下颌滑落,男人只痴迷的望着液晶屏幕里的女人,心抽着,薄唇颤抖着,没了其他动作。

  庄默良推门而进时,恰好看见这场景。

  他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看着办公桌前眼眶红润的男人,不知怎么,就觉得有些心酸。

  三年了,自从慕媛一离开以后,庄寂言每个月都会抽两天时间去m国。大概……这三年间,他已经把m国的地图都走完了吧。

  可那女人,却无比狠心,消失得彻彻底底,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人间,从来没有到过庄寂言的世界一样,干干净净。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反手轻轻关上办公室的门,庄默良缓步走到了庄寂言办公桌面前:“慕媛一回来了,星语传媒也回来了。她……和郁伯年一起回来的,snake……是青一。”

  庄寂言没说话,只是盯着屏幕看了许久,直到镜头转到别处,他才终于转目,对上了庄默良的视线。

  “寂言,你不是对她死灰复燃了吧?这三年林慕的表现,不仅让你爸妈非常满意,就连你爷爷都对她改变了看法……他们可都等着你和林慕结婚啊。”

  其实庄默良也是这么想的,他虽然知道庄寂言对慕媛一情深。

  可当初慕媛一到底是生过孩子的,这件事情曝光后,一家子除了庄寂言和言舒媛以外,大家可都是惊呆了。

  “大哥的意思是,庄家的门风不能在你这儿坏了。媛一是个好姑娘,可她跟你不合适。而且林慕是阿园的亲生母亲,阿园和你都需要她……”

  庄默良也是被庄重津逼着,过来当说客。

  但庄寂言始终冷着脸,没有任何表示,这让他拿捏不准,不清楚庄寂言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办公室里陷入了沉默,电视里恰巧传来记者的提问:“慕小姐,请问三年前您和星语传媒一起离开,真的是因为您婚内出轨星语传媒的郁伯年先生,双双私奔了吗?”

  这个问题,让偌大的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凝固。

  那稳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视线挪动,重新看向屏幕。

  此时,镜头已经转回了慕媛一身上。

  女人扬了扬唇,笑得礼貌而不是优雅,很大方。

  可庄寂言却无比的紧张,他心里很忐忑,不知道慕媛一会如何回答,很期待,又有点害怕。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连带庄默良也绷紧了浑身的细胞。

  就在屏幕上的慕媛一沉默了大概三分钟以后,那女人艳红的唇轻启:“这大概是个误会,这三年,不过是出国秘密培训而已。”

  “也就是说,您并没有婚内出轨郁伯年先生是吗?”

  “那传闻您有个女儿的事情是真的吗?孩子的父亲又是谁呢?”

  这些问题,慕媛一没有再回答,慕青一便接话了:“既然今天是《此婚》的记者招待会,还请大家提一些与电影相关的问题,否则恕我们无可奉告。”

  话题结束了,可庄默良却意识到,刚才慕媛一简短的几句话,却让面色冷凝的庄寂言视线颤了颤。

  随后,那男人起身,拿起了椅背上的西服外套:“我有点事情,出去下。”

  “寂言……”庄默良还想说点什么,可那人已经夺门而去,走得极快。

  庄默良有一种预感,林慕的名分,怕是吹了。

  ……

  晚上八点多,《此婚》剧组在市中心的大酒楼聚餐。

  角色都定下了,试镜结束当众宣布结果,是慕青一一贯的风格。

  华娱传媒的夏爽,成功拿下了《此婚》中孟萌一角。

  唐翘破天荒的让夏爽参加了聚餐,自己也挺着孕肚跟来了。

  刚入席,她就看见了坐在导演snake,也就是慕青一身边的慕媛一。

  她换了一身休闲连衣裙,扎了马尾,看上去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清纯中透着魅惑。

  慕媛一正和慕青一说着什么,抬头时恰好对上进门的唐翘,看见她挺翘的孕肚,眼里闪过一抹讶异。

  随即,在唐翘的注视下,她站起身,扬唇璀璨而大方的一笑:“翘翘,过来坐这里。”

  唐翘愣了一下,有些恍惚。在她看来,慕媛一似乎对这三年丝毫没有要解释的一丝,就好像这期间没有失踪的这三年,一切还如往常一样。

  不一样的是,那女人比以前要大方许多,性子变了不少。以前像是小家碧玉,可现在却多了几分痞气和豪气,很恣意的感觉。

  “三年不见,你变漂亮了。和骁哥也终于修成正果了,恭喜了。”慕媛一跟她一起坐下,兀自倒了杯酒,向她贺喜。

  唐翘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牛奶,心里不禁一酸。

  即便三年过去了,慕媛一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

  端着牛奶喝了一口气,唐翘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还没来及开口,包房门口又多了一道身影。

  挺拔如松的身影,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此刻正以极冷的气场,吸引包房里所有人的注意。

  庄寂言的出现,让唐翘讶异得闭上了嘴,夏爽更是条件反射的站起身。

  “副总……您怎么来了?”

  三年前,回到a市以后,庄寂言便离开了医院,接任了华娱传媒副总裁的位置。

  比起总裁庄默良,夏爽对他更加畏惧,因为他是她母亲的救命恩人,也是她人生的导师。

  这大概,也是她为什么一时半会难以接受庄默良的原因。

  给庄寂言做小婶婶……她真觉得像做梦一样。

  来人的确是庄寂言,他的出现让慕青一也小小惊讶了一把。

  虽然知道回国以后,早晚要和他照面,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反倒是慕媛一,丝毫也不惊讶,只是噙着笑,淡定的倒了一杯酒。

  庄寂言好歹也是华娱传媒的副总,夏爽是华娱传媒的艺人,现在也是《此婚》剧组的人,所以慕青一只是让服务员加了一副碗筷。

  本以为那男人是来找慕媛一的,可席间他却一直沉默,只是喝酒吃菜,偶尔也应付一下搭讪的女艺人。

  甚至席间根本没有抬头看慕媛一一眼,仿佛两个人是陌生人似的。

  这气氛……慕青一觉得,略尴尬。

  原本好好的一顿饭,他的局,却搞得他浑身不舒坦。

  “我去下洗手间。”耳边蓦地传来慕媛一飘忽的声音。

  慕青一抬头看去时,那女人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朝包房外走去。

  “你自己行吗?别掉坑里啊。”慕青一叮嘱着,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毕竟,郁伯年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慕媛一照看好的。

  他的话音落定,慕媛一已经走出了包房门,似乎根本没听见他的话。

  ……

  走出了包房,慕媛一扶着走廊的墙,找到了洗手间。

  她有些微醉,头脑却还是清醒的。

  站在洗手间里的镜子前,慕媛一抬头,看着镜子里那张挂着浅淡笑容的脸,嘴角多了一丝苦意。

  她还是不如庄寂言,不比他那么能忍。

  哗啦啦——

  拧开水龙头掬了一捧水浇在脸上,慕媛一轻轻叹了口气。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三年前,在涪城人民医院,一间病房外看见的场景。

  庄寂言坐在病床边,床上靠着林慕,两个人不知道在谈什么。她只看见庄寂言的背影,还有林慕脸上幸福又腼腆的笑容。

  那场景很扎眼,也很深刻,以至于三年后的今天,她也依旧忘不了。

  又掬了一捧水,稍微让自己清醒一点后,慕媛一抽了纸巾擦干水渍,这才转身,往洗手间外走去。

  谁知刚转身,一抹高大的身影压了过来。她的纤腰被人一把握住,转而整个人被带进了隔间里,隔间的门被“碰”的一声关上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慕媛一反应过来时,后背已经抵在了隔间的门板上,熟悉的浓烈的男性气息,带着刺鼻的酒味,席卷她鼻息。

  迫使慕媛一扬起头,看向男人那张英俊妖孽的脸。

  朱唇微动,她的瞳孔缩紧,不自觉的浮起一抹艳丽的笑,“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直接。”

  男人拧眉,紧抿的薄唇微张,猛然吻住了慕媛一那艳丽的红唇,粗暴又凌厉。

  炙热的呼吸在狭隘的隔间里散开,慕媛一没有丝毫反抗,反倒是无比享受又狂热的回应他,两手勾住了男人的脖颈,主动与之纠缠不休。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安静得可怕。

  狭隘的空间里,只能听见两人逐渐浓烈的呼吸声,以及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庄寂言……”慕媛一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和扭曲的走向时,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握住她的纤腰,抱着她在马桶坐下。

  慕媛一坐在了他腿上,炙热的呼吸烤灼着她的肌肤,侵略她的大脑,不由自主的配合男人,更深入一步。

  三年之别,如今干柴烈火……整个洗手间里,很快春意盎然。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门外传来唐翘的喊声。

  大概是看见慕媛一很久没回去,所以唐翘才过来找人的。

  慕媛一回过神来,瘫软的靠在男人的胸膛,浑身无力,脑袋还晕乎乎的,根本没有心思去应门外的唐翘。

  显然庄寂言也没有开口的打算,直到唐翘离开了,男人的大手才小心翼翼的抚上她的脸颊。

  “一一……”

  暗哑晦涩,又带着沧桑的男音小心翼翼的响起。

  慕媛一听得心轻颤,闭了闭眼,轻应了一声。

  男人接着开口,声音有些哽咽:“……别再离开我了。”

  她离开了三年,重逢后,他没有追问她三年里去了哪里,为什么离开……却只是一句“别再离开”。

  一个女人,能遇到这样一个不问缘由,只求与你相伴一生的男人……是何等的幸运。

  慕媛一抿唇,深深吸了口气,咽回了眼里的泪,在他光洁的胸膛蹭了蹭:“庄寂言……我为别人生过孩子……”

  “嗯。”

  “那你还爱我吗?”

  “嗯。”

  他只是温声应着,很诚恳。

  慕媛一笑了笑,眼眶温热,始终将脸埋在男人胸膛处:“你还欠我个婚礼。”

  她的话落,明显感觉到男人抱着她的手僵了一下,而后收得更紧。

  他们之间,仿佛这过去的三年根本不存在似的,一如既往。

  ……

  那晚之后,慕媛一跟随剧组拍戏,整整三个多月的时间。

  杀青那天,媒体爆出了热门消息。

  华娱传媒的副总裁庄寂言,向慕媛一求婚,两人再续前缘,婚礼将在一个月后,在涪城举行。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除了两个当事人,旁人要么讶异,要么懵逼,要么不敢相信。,

  直到婚礼这天。

  涪城最大的湿地公园里,婚礼置办非常漂亮浪漫,也很贴近自然。

  慕媛一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休息室,刚做完月子的唐翘,以及许久未见的纪弯弯和纪凝,也都到场了。

  几个女人围坐在一起,全都托腮看着慕媛一,一副审视的眼神。

  “我真的非常好奇,快要压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了!”纪弯弯最先开口,一身伴娘礼服的她,走到了慕媛一面前:“媛一,你和庄寂言这算是怎么回事啊?这三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要离开?”

  “我真是佩服庄寂言啊,居然真的可以不闻不问。”

  “你懂什么,这证明庄寂言对媛一是十足的信任。他相信她没有变心,相信她事出有因,也相信她会回来……所以才可以做到不闻不问。”

  纪凝掐了纪弯弯的话头,扬唇笑了:“媛一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遇到了一个最爱她,最相信她,最能给她幸福的男人。”

  “姐,你又在装情圣了……”纪弯弯撇嘴。

  旁边沉默了许久的唐翘却是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庄寂言还真是挺难得的。”

  “媛一姐,我能问问你这三年到底去哪儿了吗?还有浵浵……”顾盼也在,身为简晋阳的妻子,她当然也来参加婚礼了。

  三年来,她是最清楚简晋阳对简浵挂念多深的人。

  所以比起慕媛一和庄寂言的情况,她更关心简浵。

  时至今日,慕媛一并没有隐瞒的打算。

  她将三年前的事情以及三年间的一切,简单又直白的叙述给她们。

  当初离开,是因为简浵被人带出国。倘若她不去m国,那么简浵将会流落m国的街头,这辈子也许她都找不到她了。

  “赤果果的要挟啊!谁这么丧良心!”纪弯弯两手抱臂,一脸愤懑:“那后来呢?你找到简浵以后,怎么不回来?”

  “后来……”

  其实慕媛一回过的,但是在涪城医院看见那一幕后,心里有过一段时间的误会。

  至于后来,她之所以没有回国,一是因为慕青一,二是因为有一些事情,她需要时间去弄清楚。

  “我还以为,你和庄寂言要像狗血言情剧里演的那样,两个人别扭一段时间,多来点什么误会啊,什么的……谁知道你们居然动作这么快,简直就是刷新我的剧情观!”唐翘现在也算是资深经纪人了,看过的剧本巨多,总觉得慕媛一和庄寂言,就跟那些剧本里写的男女主似的,滥俗。

  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这么标新立异,分开了三年,刚见面就到结婚的地步了。

  说好的狗血误会呢?

  “吉时快到了,别聊了。”言舒媛推门进来,脸上的喜色遮掩不住。

  原本唐翘还担心庄家的人,这三年来被林慕蛊惑了,已经不稀罕慕媛一了。看样子她多虑了,庄家的人,显然还是一如既往喜欢慕媛一的。

  不过不可否认,慕媛一离开的这三年里,言舒媛他们的确考虑过林慕,也希望庄寂言能接受林慕。

  慕媛一甜笑一下,浅浅点头。

  其实……狗血还是有的。

  比如聚餐的那晚,庄寂言带她回去见阿园,在别墅里遇上陪庄园的林慕。

  那女人的脸色,可真是好看极了,还自作一副女主人的模样,想让慕媛一知难而退。

  可慕媛一到底在m国呆了三年,早就不是当初的慕媛一了。

  对林慕视若无睹,和庄寂言该调情就调情,和庄园该玩耍就玩耍。她自信至极,丝毫没把林慕放在眼里。

  包括后面回大院,见庄家人,她也丝毫没有怯场。

  因为在她看来,这一切本就是她的。林慕,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

  吉时一到,婚礼开始。

  慕媛一挽着慕青一的手臂,走过长长的红地毯,走向台上的男人时,一直平静无波的内心,总算有了起伏。

  三年了,这婚礼迟到了三年了。

  当牧师问她,是否愿意嫁他为妻,此生此世,不论生老病死,不论富贵贫贱,都不离不弃时。

  慕媛一那好看的红唇动了动,笑得明媚:“我愿意。”

  她的话音落定,对面的男人,眼神一瞬温柔,眼里都渗出了笑意。

  这大概是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庄寂言,温柔得像一个秀气斯文的书生,深情款款。

  当牧师想要再次提问时,婚礼现场,红地毯迎面走来一个身穿洁白连衣裙的女人。

  那女人径直朝舞台去,一路走过,吸引了宾客的目光。

  最终牧师以及慕媛一和庄寂言的视线也集中在了那女人身上,女人是林慕,她的到来,慕媛一显然一点也不意外。

  倒是庄寂言,原本温柔深情的眼眸里渗出了一丝寒意。

  林慕却视若无睹,她只是一脸憔悴,眼里带着不甘的上台。

  宾客席间顿时议论纷纷,倒是台上的慕媛一,很淡定。

  “寂言……”林慕拧着秀眉,咬着红唇,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深情款款的看着庄寂言:“她到底哪里比我好……为什么你宁可娶她,也不愿意娶我……”

  俊美如斯的男人深深蹙眉,转目看了身边的慕媛一一眼,伸手握住她的香肩,将她揽入怀中,冷冷启唇:“她干净。”

  简单直白的答案,让现场所有人震惊。

  慕媛一知道,庄寂言这么说,多少有意思帮她澄清之前和郁伯年有染的传闻。

  可林慕却是气得脸色发青,嘴角噙着嘲讽的笑,视线扫过慕媛一:“她干净?16岁给人代孕,20岁被人睡过,哪里干净?”

  男人脸色一变,看向林慕的眼神透着嗜血的残酷:“她16岁为我代孕,20岁跟我睡的,哪里不干净?”

  男音落定,被他揽入怀中的慕媛一愣住。

  她愕然,没想到这些事情……庄寂言居然也查到了……

  没有错,当初她就是为庄家代孕的,这三年在m国,慕媛一通过郁伯年的帮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调查得异常清楚。

  这也都要感谢林慕,要不是她为了驱赶她离开,让她那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弟弟林华带走了简浵,进而让慕媛一找到了线索,顺藤摸瓜……

  这些秘密她也不可能会查清楚。

  当年,代孕的人是她,庄园是她生的,简浵也是她生的。

  凌风华……他是林华的父亲,林慕的养父。当初是他搭桥牵线,把慕媛一和言舒媛联系上。最初注意到慕媛一,完全是因为她和林慕的样子太相像。

  当初慕媛一生下的是一对龙凤胎,恰好凌风华的亲姐因为身患隐疾生不了孩子,被夫家嫌弃,要离婚……所以他擅自抱走了慕媛一产下的女儿,隐瞒了慕媛一也隐瞒了言舒媛,将简浵抱给了他的亲姐姐。

  至于庄园,则按照约定给了言舒媛。

  当时言舒媛在医院里见过林慕,但因为林慕和慕媛一的模样相似,她一直以为她见到的是慕媛一,并没有在意。

  后来,凌风华的亲姐姐因为简浵的白血病败光家产,后遭遇地震一家惨死,凌风华也没有管简浵,后来知道她被人领养了。

  真正和林慕开始计划这一切,是林慕在上大学时,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得知她是慕家真正的大小姐,是慕媛一和慕青一的亲姐姐之后。

  她曾暗中观察过慕媛一,包括她和庄寂言的相遇相知她都了如指掌。

  起初是对因为对血亲的渴望,可后来却是对庄寂言的渴望……

  林慕和慕媛一也是双胞胎,她是姐姐,真正意义上的长姐。

  这一切,慕媛一在m国的时候查清楚了,所以她才会回国。

  至于庄寂言……大概是这三四个月里调查清楚的,毕竟,前阵子言舒媛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

  “那我呢?我哪里不干净,你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选我?”林慕握拳,她跟慕媛一明明是双胞胎,可为什么……为什么她出生的时候要被人抱错,为什么被抱错的不是慕媛一?

  为什么慕媛一能回到慕家,她不能?

  为什么慕媛一能遇见庄寂言,她不能?

  她不甘心,谁都无法理解她的不甘心……

  男人的眼里已然满是厌恶,这次没等他开口,慕媛一已然拎着婚纱裙摆,脱离了男人的怀抱,微微上前一步,目光泰然的对上林慕:“16岁被潜,20岁堕胎,现如今做人家小三……姐,你哪儿干净了?”

  林慕年少的时候,也想过出道的,只可惜白白被潜,被欺骗了身子。

  后来她放弃了,似乎也忘掉了那段黑历史。

  “你说什么?胡说八道什么……”女人的脸色大变,隐隐藏着不安。

  慕媛一却丝毫没有给她留余地的打算:“还记得彭云华吗?当初杀死彭云华的……是你吧。”

  这话,慕媛一是凑到林慕耳边说的。

  那女人浑身一颤,眼睛瞪得老大,显然不敢相信,慕媛一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

  这还是慕媛一从慕依依那里了解到的,确切的说,是酒醉后的慕依依告诉许淮明。后来许淮明发邮件告诉她的。

  虽然慕媛一没有回邮件,但不代表她没有看邮件。

  当初林慕也在现场,她是彭云华的情人,20岁的时候为彭云华堕过胎。对彭云华,她是恨的。

  恰好那天彭云华对慕依依动手动脚,林慕制造了慕依依错手杀掉彭云华的假象,让慕依依胆怯,然后为慕依依出谋划策,嫁祸给慕仙……这一切,其实都是林慕所为。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但如果你还敢来骚扰我和庄寂言,甚至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那你大概,余生只能去监狱里过了,姐姐。”

  林慕的心“咯噔”一下,后退了两步,险些从台上摔下去。

  慕媛一好心扶了她一把,“当心台阶,别摔坏了。”

  她话落,优雅的松开了林慕的手腕,转身明媚一笑,看向牧师:“请继续婚礼吧。”

  谁也不知道慕媛一到底跟林慕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林慕离开了,离开了a市,去了国外。

  ……

  当牧师问新朗,是否愿意娶慕媛一为妻,此生此世不论生老病死,富贵贫贱,都不离不弃时。

  那男人紧张的吸了口气,而后十分郑重的道出三个字:“我愿意。”

  “那么,请交换信物,并请新郎亲吻你的新娘。”

  庄寂言抿唇,深邃的眸中泛着笑意。没等他伸手,慕媛一已经迫不及待的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深情缱绻:“老公……你知道吗?”

  “我也想过像小说里的女主一样,圣母一点,离开你。”

  “可是啊……我到底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自私女人。”

  自私的她,这三年里,从未放弃过回到他身边。(全文完)

  ------题外话------

  结局了~嗯,熬了个通宵,丢了半条命。虽然有点糙,但故事算是交代清楚了,希望没有辜负大家。

  嗯……完结活动就不办了,等新书吧,要是新书能上架,到时候再决定。

  +++

  继续推荐新书《萌妻领宠:爷要开撩了》

  希望更新前,收藏多一点(傻笑ing)

  再次由衷的感谢一路陪伴的小爱卿们~你们最美最好最贴心(暖宝宝一样的存在)——ps:管他春夏秋冬,都要把你们贴在小肚肚上(咧嘴邪恶笑)

  就酱紫吧,番外什么的……你们知道,我没这个习惯(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