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唇角缓缓淡漠撩起,清冷的眸子眯了眯,夏晚无声冷笑了下,随即继续抬脚向前。

  不想让面前神色疏离的男人松开自己,赵绾烟放下自尊拉下脸面用尽全力抱着他,像是抱着最后的温暖救赎一般,而一想到刚刚医生说的话,她愈发的难受,说出来的话不自觉就带了一丝颤音:“清随,我……”

  只是剩余的话才到嗓子眼,她忽的就顿住了。

  不疾不徐的脚步声近在咫尺,若有似无的清淡香味钻入鼻中。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她的胳膊就被男人拽住,而下一秒,她被迫被分开。

  “清……”条件反射般抬眸,入眼可见的,是一张不施粉黛却仍然精致明艳的娃娃脸。

  夏晚……

  赵绾烟眸色一冷。

  她就站在面前,自带的惹人注目的气场说不上是因为她的过于精致还是过于的张扬明艳,总之却能让周遭的气压降低。二十二岁的年纪,小女孩的娇俏清纯和小女人的妩媚竟融合在了一块,完美的动人心魄。

  四目相对,赵绾烟分明在她眼中看到了漫不经心的轻慢和嘲弄。

  她突然有种神经被死死攥住的感觉。

  “你来干什么?”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冷淡质问。

  夏晚看着她,没有回答,只是唇上的弧度深了深,面上的笑容也愈发的璀璨照人。

  慵懒侧首,她仰起脸蛋望向身旁的男人,双手自然而然的挽住他的手臂,姿态娇俏,嗓音像是撒娇才有的软糯和柔媚:“霍清随,我来啦。”

  赤裸裸的无视。

  赵绾烟脸色微变,胸腔内立时涌出了一股难言的堵闷。

  她哪里看不出来,夏晚分明就是在张扬宣告她作为霍太太的占有权!

  贝齿无意识的用力咬住唇瓣,她一眨不眨的盯着霍清随,却意外捕捉到了他深墨色的眸底掠过的不易察觉的宠溺和笑意。

  甚至,他还当着她的面伸手亲昵的摸了摸夏晚的头发!

  “怎么过来了?事情谈完了?”薄唇上噙着浅淡的笑意,霍清随低下头,配合她仰起头的动作,嗓音低沉的问道。

  夏晚直接忽略了第二句。

  她盯着他,眨眨眼,唇角扬起明艳的笑意,连带着微挑起来的眉梢也跟着神采飞扬起来,而软软的嗓音清冷而又明澈:“哦,我过来捉奸呀。我听到说,我老公在和他的前未婚妻两人世界,两人近十年的感情,我老公好像是因为惹她伤心了,所以在好生哄着她呢。老公,是这样么?嗯?”

  上扬的尾音,配合着那三声绝对能蛊惑人心的“老公”,霍清随只觉下颚不受控制的微微紧绷起来,就连喉结上下滑动都变的有些艰难起来。

  她从未叫过自己老公,哪怕是被自己欺负狠的时候,也只会喊霍叔叔,如今毫无准备的听到,心底涌出难言意味的同时,他看着她的眸色也更加的深暗起来。

  他当然看的出来,这个小东西,是在生气发脾气呢,越是笑的无谓淡然,生的气就越大,这种时候,如果不顺着她,后果只会很严重。

  只是,捉奸?

  真是……“小东西,”冷峻的五官不自觉柔和起来,霍清随好笑又无奈的捉过她的一只手,指腹温柔摩挲着,哑着嗓音道,“捉什么奸?都学会污蔑我了?是不是想晚上惩罚的力道再加倍?嗯?”

  “你敢!”一下就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夏晚脸蛋上浮现出可疑的粉晕,想也没想,她一个凶巴巴的眼神射去,狠狠瞪了他一眼。

  瞪完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她是来捉奸的呢,怎么又被这个混蛋老男人带偏了话题?

  哼!

  果然腹黑混蛋不要脸!

  夏晚负气的想着,犹嫌不够,便再恶狠狠的送了他白眼一枚。

  被无视冷落在一旁的赵绾烟脸色蓦的发白,瞳孔睁大,就连垂在身侧的攥紧的手指关节都泛白了,她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这个向来淡漠又冷情冷心的男人,心头肆意翻滚的情绪怎么压都压不下。

  认识这么多年,她何曾见过这样的他?!

  这样旁若无人的亲密,根本就比打她脸还要让她难堪!

  “夏晚,”片刻后,她费力的调整呼吸,极力抑制着不甘和嫉妒,随即眼神冷冷的瞥向那张好似笑的刻意的脸,冷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清随的前未婚妻不假,难道法律规定了不能见面?何况除去这一层关系,我们还是多年的朋友和亲人,你说那样的话侮辱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呵。”夏晚闻言敛眸冷嗤而笑,又好似才发现她的存在一样,不疾不徐的抬起了头,而后才漫不经心的一边把玩着霍清随的袖扣一边轻轻慢慢的笑着,“赵小姐,我侮辱你了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

  “赵小姐,”眉眼间净是绵长的笑意,夏晚瞥她一眼,凉凉继续,“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就算是朋友亲人,也该和有妇之夫保持距离啊,更别提一次两次的见了面就想扑上去了,这算什么呢?当我这个霍太太是死的?哦,也不对啊……”

  轻声细语的拉长了音调,她唇角噙着让人看不出真实情绪的笑,俏皮的侧歪了下脑袋道:“赵小姐两次三番为了我老公着想,命令我离开,显然也没把我当霍太太啊,我说的对么?”

  “你!”赵绾烟死死的盯着她,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夏晚竟然会毫无顾忌的把这种话说出口!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霍清随,果不其然,她清楚的捕捉到了他愈发淡漠的不悦神色。

  夏晚……

  收紧了指尖,她简直讨厌透了夏晚这种轻描淡写又盛气凌人的语调!

  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至于刚刚说的捉奸嘛,”夏晚看着她,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冷然弧度,“我也没有冤枉赵小姐你啊,毕竟,我可是从你的经纪人和助理那听到的啊,她们的看法,难道不是你的表现传达给她们的?”

  顿了顿,她不等赵绾烟开腔,又浅笑宴宴的侧眸看向了身旁男人,乖巧的像个孩子般发问:“哦,对了,老公,她们说,我和你的婚姻,只是为了赵小姐的一场交易,因为我有用呢,是这样的么?”

  交易?

  因为晚晚有用?

  有用……心念一动,霍清随温淡的面容在瞬间变的冷冽起来,他神色复杂的看向了赵绾烟,冷冷张口:“绾……”

  “夏小姐!”

  突如其来的尖声话语打断了他没说完整的话。

  夏晚闻声漫不经心的扯了扯唇角。

  她不会忘的,这个声音,就是之前她听到的那个被叫做林姐的女人的声音,也就是赵绾烟的经纪人,还是娱乐圈里赫赫有名的金牌经纪人,林若然。

  “夏小姐!”林若然微沉着一张脸快步走到了夏晚面前,深吸口气,她极力压制住那股怒气,冷声哼道,“请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了?你冤枉我可以,但这么给绾烟难堪,是不是太过分了?!”

  “第一,”绯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夏晚凉凉娇笑,“我有明确说明话是你说的还是助理说的?这么急着跑出来否认指责我,是不是太过心虚了?”

  “夏小姐!”林若然脸色一僵,立马反应过来她这是在给自己挖坑,顿时心生难堪。

  “第二,”眸底的嘲弄和凉意肆意的变得浓厚,夏晚扬了扬唇角打断她的话,“敢做不敢承认,所谓的金牌经纪人,也不过如此。”

  “你!”

  笑容逐渐变得薄凉淡漠,夏晚压迫性的气势直接碾压过去:“我在跟赵小姐说话呢,林小姐突然跑出来打断是不是太不礼貌了?而且,这里,好像也没你说话的份啊,要么闭嘴,要么,离开。对了,最后,麻烦叫我霍太太。”

  她话音落下的瞬间,林若然怒气沉沉,背脊挺得异常笔直。

  她还是第一次被这样的黄毛丫头毫不留情的打脸!

  但她到底浸淫娱乐圈多年,岂会轻易被打压?

  眸色一暗,她压下所有的情绪看向了一旁一言不发的霍清随,小心翼翼的为绾烟寻求怜惜:“霍少,夏小姐她,是不是……”

  “她是霍太太。”薄唇轻启,霍清随面无表情吐出几字。

  林若然当即脸色涨红!

  赵绾烟亦是!

  “谁指使你说的那些话?”低沉又带着彻骨寒意的嗓音幽幽响起,霍清随冷漠的睨着林若然,逼人的视线让人不寒而栗。

  被他强大的气场笼罩,林若然只觉呼吸都成了困难。大脑瞬间变得混乱,可还是有一个认知清晰而又冰冷。

  那就是,霍清随这种男人,真的……惹不起。

  “霍……”

  赵绾烟却是再也听不下去了,强忍着愤怒和伤心叫出了口:“清随!够了!”

  他……

  他怎么能这样?

  任由夏晚欺辱自己,当着她的面故意和夏晚秀恩爱也就罢了,她姑且可以认为他还在气她四年前的离开,可指使又是什么话?!

  明知道林若然和自己情同姐妹的关系,难道不是在暗示是她指使的林若然?

  这样对林若然,不是同样打她的脸是什么?!

  若有似无的委屈隐藏在强行维持的平静下,她死死的看着他,可几秒后,她最终还是冷冷的转而看向了姿态懒散的夏晚,讽刺道:“夏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