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何小姐,早上好,衣服和早餐都是安总叮嘱买的。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说着,钱江将他的名片连着衣服和早餐一起递给何曼。

  何曼尴尬的接过那些东西,道了谢,匆匆关门。

  看来,钱江是对她和安以桀的关系一清二楚,要不然,也不会笑的那么……荡漾。

  何曼觉得很不好意思,就像做了什么丢人的事却被人发现了,有点无地自容。

  十分钟后,安以桀从楼上下来。彼时,何曼已经将早餐摆放到餐桌上。

  “以后你能不能别大早上就折腾你的员工呀。”她给他盛了粥,递上筷子,不无抱怨的说。

  “怎么了?”安以桀不以为然的问,接着他又明白了什么,潋滟一笑,“不折腾钱江,就得折腾你。难不成让你大早上的起来做饭?”

  何曼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会开车吗?”早餐吃到一半,他又问。

  何曼摇了摇头,从前是打算考证的,后来出了那档子事儿,也就搁置了。

  “有时间去考个证吧,就让钱江陪你去。没有车太不方便了,你好好练一阵儿,把技术练好了,再去挑辆喜欢的车。”他淡淡的说。

  “现在到处都堵车,我觉得坐地铁挺方便的。”何曼也淡淡的应。

  安以桀不由得又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吃过早餐,安以桀换了套衣服就离开了,走的时候,他还叮嘱何曼,如果想出去可以给钱江打电话,让他送她。

  何曼答应了,只是等安以桀一走,她也换了衣服,准备去上班。

  门还没出,就接到了JF公司张总打来的电话。

  张总知道她生病了,让她在家里休息一天。

  不用说,肯定是陈澈告诉他的。

  对方这么人性化,何曼当然不能拒绝。只是这样她又闲了下来。

  没有立即离开,何曼又在别墅周围转了转。

  原来这是一座临海别墅,二楼的窗子里就能看到海岸线。

  只是现在是冬季,如果到夏天就好了,住在这里应该很浪漫,很惬意,乐趣很多。

  虽然心里这样想,何曼却没打算在这里长住。

  她还要工作,这里离公司太远了,还是之前的小公寓适合她,虽然小却温暖,不像这里,一个人呆着怪闷的。

  而且看安以桀的意思,这别墅像是送给她的礼物,这算什么?包养?何曼被这个没节操的词吓了一跳。

  楼下的门铃声又响了,何曼蹙眉。

  这地方也不像常有人住的样子,谁还会来呀?

  难道又是钱江?

  安以桀走的时候确实说过,让她有事给钱江打电话。

  何曼下楼,再次拉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年轻女子时,她愣住。

  外面的女人看着比她略大几岁,留着妩媚的大波浪长发,身上米色的大衣和同色系的围巾把她衬的很柔媚,气质端庄可人。

  门外的女人没看到安以桀,也是一愣,越过何曼的头顶,朝她身后看了看。

  “安以桀呢?”卓然诧异的问。

  何曼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对方说起安以桀的名字时却很顺溜又自然,一看就是很相熟的。

  “他去上班了。”

  她突然觉得面前的女子眼熟,又想了想才想起来,之前她和陈峰去过一次健身房,碰到了安以桀陪着两个女人从楼上下来,其中一位就是面前的女子。

  卓然点点头,又不动声色的将何曼打量了一番:“你就是何曼吧?”

  何曼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以桀说,他有个朋友生了胃病,让我给她弄几幅中药送过来,他说的那个朋友肯定就是你了。”

  卓然进来,将她手上的中药包往何曼手上一塞。

  何曼不知道这个女人和安以桀的关系,但是她进安以桀的家,就像进自己家似的,两人应该关系匪浅。

  不知怎么,心里酸了一下。

  这时,卓然又转身冲何曼微微一笑:“这药已经煎好了,一天三回,你先喝一个疗程。我祖父是有名的老中医,他开的药很好用的。不然,以桀也不用麻烦我。”

  “谢谢。”毕竟是给她送药,何曼有些不自然的冲她笑了笑。

  卓然在阳台处的藤椅上坐下,笑盈盈的望着何曼:“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何曼心中一颤,脸一下子红了:“我们……”

  “你别不好意思了,安以桀什么事都不瞒着我。”卓然坐在那里,摆弄着旁边那对青花瓷杯子,“可以给我倒杯茶吗?”

  何曼点头,转身去给她泡茶了。

  她对这里不熟,费了半天劲才找到茶叶。再烧好水,等到茶端上去,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了。

  闻着袅袅的茶香。卓然拿起杯子又放下了。

  “其实这样挺好的。你们在一起,各取所需。既抚慰了对方的寂寞,又可以一起对付共同的敌人,可以说是双赢了。”她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以一个局外人的语气评论着何曼和安以桀的关系,末尾,又潇洒的将房间环视一圈。

  “他送你的房子你喜欢吗?我给他挑的!”

  说完,卓然又是不动声色的一笑。

  何曼的心蓦的拧了一下,她凝视着面前的姿态极高的女人,咬了咬唇。

  “什么叫共同的敌人?”

  “董文宣呀!他之前陷害你入狱,你不是恨极了他。恰好,安以桀也恨极了董文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你找以桀给你报仇,想法很不错。”

  “报什么仇?我为什么要让安以桀帮我报仇,你这么说,有点不可理喻!”何曼的心越拧越紧,像一根铁丝在紧紧的勒。

  “你别装傻了,你的事,安以桀都知道。本来,以他那种有原则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把一个有黑历史的员工留在公司的。谁让伤害你的人是董文宣呢?七年前,我迫于压力嫁给董文宣,伤了以桀的心。这些年,他一直把打败董文宣当成自己的目标。他当然不会赶走一个对他有利的队友,你说呢?”

  卓然拿起那杯茶,轻轻抿了一口。接着她又站起来,笑盈盈的走近,在何曼肩上拍了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