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傲娇449】怎么?我儿子见不得人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这只手,似乎、依稀、仿佛,似曾相似……”

  “忽然瑟瑟发抖……”

  “宝宝们,我有一个非常不好的预感——”

  季明礼的粉丝们一看,这ID非常之熟悉。

  这,不是之前通过严密的分析推理,有理有据地推导出“小宝爸爸”就是她们的老公季明礼的那位狼人姐妹吗?

  不,姐妹,BALLBALLYOU了!千万不要再开尊口了啊啊啊!

  她们并不想知道啊啊啊!

  再说下去,速效救心丸怕是都没用,只能我老公的人工呼吸才能活过来了啊啊啊!

  然鹅,那位姐妹毕竟是一位狼人。

  白皙的手扶了扶脸上标志性的黑框眼镜,不管“小宝爸爸”留言区下面是如何一片鬼哭狼嚎,手机屏幕前的人自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十分淡定地打出一句文字,宛若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综上所述,小宝爸爸,就是季明礼。”

  “不,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宝宝们,我们只能来生再做姐妹了!”

  “上天台的那位,等等我,让我们黄泉路上投胎做伴,潇潇洒洒!”

  “……”

  时刻关注动态的胡悦面无表情:“……”

  这都是一群什么沙雕粉丝!

  就在“小宝爸爸”底下一片尸横遍野的时候,一个名为“胡说不八道”的ID以其理智的语调,成熟的言论瞬间令凄湟的“礼盒”们宛若飘浮在无垠的大海瞬间抓住救命的浮木——

  “稳住,宝宝们!你们不觉得单凭那一堆所谓严密,实则完全经不起推敲的推理跟一张仅仅只是手的局部图,还是用了美颜的那一种,就判断‘小宝爸爸’就是季老师这一结果非常地、极其地草率吗?我们就来先说说说那个所谓的推理吧。首先,为什么季老师的经纪人胡哥会跟‘小宝爸爸’两人互关?诚然,不排除他们两人私底下私交颇好,但是我们又凭什么认为,这位‘小宝爸爸’一定是音乐圈的人呢?难道胡哥就不能有自己的私生活,不能音乐圈以外的朋友了吗?所以,从胡哥关注‘小宝爸爸’就推断出‘小宝爸爸’是季老师这一推理,本身就极其地不严格,也是对季老师名誉的一种伤害。

  我们再来说说照片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多少是资深的‘礼盒’,但是,如果是资深的‘礼盒’想必你们当中必然有人知道季老师家里的装修风格是什么样的。别的不说,就说卧房。季老师的卧室有一架大钢琴,还有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你们看看上传的照片,照片的卧室里,到处都堆满了宝宝用品,根本没有见到那架大钢琴,就连水晶吊灯也没有出现在照片当中。好,如果你们认为,季老师是因为孩子的出身,移走了那架大钢琴或者是因为拍摄角度的问题没有把那盏水晶吊灯拍进去,那你们可以去胡哥的微博里翻找过去季老师给大家拜年时,那些无心入境的房子背景,再来对比照片里无意拍到的房子布局,你们还会坚持认为照片里的那只手的主人是季老师吗?

  最后的,最后,我想问问你们,以我们季老师的为人,如果他真的是陶夭孩子的父亲,在舆论发酵至今的情况下,他会到现在都不肯认领他的小宝贝吗?你们所敬爱的、崇拜的季老师,就是这种人品卑劣的人吗?

  你们又有没有想过,如果‘小宝爸爸’真的不是季老师,而你们在这基础上建立的那些猜测、言论对他以及对那位‘小宝爸爸’又是一种怎样的伤害?”

  这层层递进的反问,简直令所有手机、电脑屏幕前的“礼盒”们指尖颤抖,脸色苍白,差点没有直接落地成盒。

  是啊,她们的季老师是这样的人吗?

  音乐粉丝的粘性远比流量明星的粉丝粘性要强得多,跑到“小宝爸爸”ID下面要死要活的粉丝们大都是季明礼的铁粉了。

  她们粉季明礼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他们季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她们还不清楚吗?

  知道他的票难抢,每次演奏会,都会让胡哥联系粉丝后援,由粉丝后援负责随机抽取音乐票。

  每场演奏会结束,不管多累,都会坚持再弹奏或者是拉一曲小提琴回馈粉丝。

  每逢公众演出,从不走VIP通道,怕前来接机的粉丝们会失望。

  夏天让胡哥送冷饮,冬天送咖啡、奶茶,“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得从来就不仅仅是季公子的家世跟相貌,而是他对这个世界,对她们“礼盒”的一颗始终温柔的心。

  季老师有多好,她们怎么能在仅仅是因为三言两语的推理,一张手的局部图,就草率地认为“小宝爸爸”就是季老师呢?!

  羞愧……

  是此时此刻大部分“礼盒”们的想法。

  粉丝们一度都没有再刷新留言。

  “对不起,我为我方才不够严谨的言论道歉。”

  那个从一开始就进行大胆推测的狼人姐妹,率性跳出来道歉。

  一开始就是这位ID名为“瓜生淮南则为瓜”的粉丝推理出“小宝爸爸”就是季明礼这个结论。现在,当事人都出来道歉了,显然也是对那位“胡说不八道”的话深表赞同,并且认为自己的逻辑推理存在不严谨之处,这才出面道歉。

  她这一道歉,便带来一系列多米诺骨牌效应,许多粉丝也纷纷在胡悦以及“小宝爸爸”的下面道歉。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阿弥陀佛。

  某高档小区,胡悦手握手机,深藏功与名。

  身为时代的弄潮儿,一个坐拥4000万粉丝的微博大V,怎么能,没有小号呢?!

  季明礼对于由于他一只手不小心入境引发的网络上的腥风血雨以及和平度过这一波澜起伏的整个过程全然不知,因为在他放弃对微博的身份认证后,动车的广播就提示下一站桐花镇,请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

  季明礼不得不将熟睡的陶夭唤醒。

  才睡了半个多小时,季明礼叫醒陶夭时,陶夭还很困。

  她睁开惺忪的眼,她坐直身体,打了个呵欠,眼底润着晶莹的生理眼泪,隔着口罩,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的,“唔,到了吗?”

  “嗯。再过五分钟左右就到了。要是还想睡,等到了地方再睡。”

  季明礼用拇指揩去陶夭眼角的生理眼泪,柔声道。

  既然是明天开机,今天肯定是不拍戏的,到了住的地方,应该能够再补个觉。

  陶夭又打了个呵欠,漫不经心地道,“再说吧。”

  还困是真的,不过在车上睡了一路了,等真的到了酒店,也未必能够睡得着了。

  季明礼是掐着时间叫醒陶夭的,两人说话的功夫,列车员就提示桐花镇已经到了。

  季明礼先是把行李给取下来,陶夭也去将座位上的陶小宝的安全提篮拎下来,两人在同一车厢人流走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往外走去,全程季明礼都走在前面,护着陶夭跟小宝,以免被擦肩而过的人群不小心给碰到。

  作为一个识大体(划掉)实际上是并不想再并狗粮撑到的小助理,钱多多在出站后就直奔影视城,完全没有跟这一家三口同行的意思。

  有季明礼帮着抗行李,拎儿子的,对于钱多多的叛变,陶夭也大发慈悲地赦免她的死罪了。

  但是死罪难免,活罪难逃,钱多多必须先过去提陶夭办理好入住手续,让他们一家三口能够直接拎包入住的那一种。反正她的身份证件都在钱多多那里。

  小助理爽快地应下了。

  比起跑腿什么的,被迫吃狗粮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惨无人道的酷刑好吗?!

  桐花镇因为影视城而发达,每年迎来送往来自S国各地的剧组、明星以及各方游客,宾馆、酒店自然也是相当发达。

  能够请得起一哥宋允担任《嫡女天下》的男主角的剧组必然是壕的。

  陶夭之前几次来影视城拍戏,连入住剧组安排酒店的资格都没有,后来倒是住了几回酒店,不过都是普通酒店,哪像《嫡女天下》直接就给主创人员全部安排了五星级大酒店。

  钱多多已经联系了剧方的工作人员,从酒店那里拿到了房卡,因此,当季明礼跟陶夭抵达剧组安排的酒店时,直接根据钱多多发来的房间号,乘坐电梯去往所在的楼层。

  “姐,姐夫,多多在这里,祝两位能够有个美妙的夜晚。”

  开门,把放开交到陶夭的手里,钱多多鞠躬,微笑,转身,离开,全部的动作一气呵成,背影潇洒而又帅气,无情而又冷漠,就连她最心爱的小宝大外甥都没能留住她的步伐。

  陶夭:“……”

  季明礼:“……”

  季明礼一手推着行李,一手拎着安全提篮进屋。

  剧组给陶夭安排的是一间标准间。

  坑爹的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标准间里只有一张大床。

  陶夭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房间里的那张大床,心跳忽然砰砰跳动地厉害。

  陶夭正在对着那张大床想入非非,只见季明礼正在往外走去,当即惊讶地叫住了他,“怎么了?你现在就要回去?”

  季明礼目露无奈,是不是她刚才根本没有听他说了什么?

  季明礼只好把他刚才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这家酒店距离影视城很近,房源应该会比较紧张。现在又有你们剧组人员入住,恐怕多余的房间更少。我现在去问问看,有没有空余的房间,好办理入住手续。”

  陶夭:“……”

  呵。

  所以她刚才紧张、期待,心跳加速个什么劲?!

  “去吧。去吧。”

  陶夭挥手赶人,脸上只差没有直接写上嫌弃两个字。

  呵,还以为季明礼这家伙开窍了。

  是她太天真!

  季明礼就算是再迟钝,也感受到了陶夭身上忽如其来的低气压。

  幺幺似乎是,在生他的气?

  季明礼仔细把自己进房间以后的表现给回忆一遍,还是没想出自己到底是哪个行为惹得陶夭不悦。

  陶夭睡觉没有睡够会不高兴,肚子饿了会不高兴,吃到不好吃的东西会高兴。

  偏偏她又陶夭胃口大,吃得多,又饿得快。

  不会是睡觉不够,因为要是因为睡觉不够的原因发脾气,不会等到进屋才发,倒是在动车的这一路到现在,幺幺都没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季明礼自觉失职,他应该在候车大厅就买一些零嘴带上车的。

  “是不是肚子饿了?想吃什么?我打电话命酒店客服送过来。”

  陶夭:“……”

  我是那种只知道吃的吃货吗?!

  “影视城外面有小吃一条街!我们晚上逛夜市吧,吃遍整条街吧!怎么样?!”

  一提起吃,陶夭眼睛就闪闪发亮。

  小吃一条街?

  一听就像是人接人海,卫生也没有保障的代名词,即便如此,季明礼还是没有任何原则,没有任何异议地点了点头,并且无意间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嗯。你喜欢就好。”

  陶夭满意了。

  同床共枕算个P,能吃吗?能填饱肚子吗?

  “行了,不是说要去开房吗?去吧。”

  陶夭嫌弃赶人。

  季明礼:“……”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叩叩叩——”

  听见敲门声,陶夭以为是季明礼回来了。

  “来了,来了。”

  陶夭放下手中逗弄淘小宝的摇铃,小跑地跑去开门。

  来人不是季明礼,而是经纪人,艾米。

  自从那次在电话里不欢而散后,除了签约那天,陶夭跟她这位经纪人私底下就再没联系过。

  想当初,艾米也曾经真心带过陶夭,只不过那个时候,陶夭是她手中唯一的艺人。

  现在不同了。

  自从给陶夭设了一条靠黑红搏出位的人设之后,艾米尝到了甜头。

  她渐渐地忘了当初进娱乐圈的初衷,也忘了当初跟陶夭两人在一无所有时彼此立下的宏愿,一定要一起在这圈子里大放异彩,功成名就。

  在签了一个今年才从影视学院毕业的小姑娘,并且成功靠捆绑他人炒作而迅速走红后,艾米便渐渐地看不上陶夭这种不算很红,又不怎么听话,又太过有个人想法的艺人了。

  之前艾米以为陶夭傍上了大腿,满心以为她这个经纪人也能跟着沾光了。

  谁知道她后来托朋友去打听了一下,那位斐三少当真根本不认识陶夭!斐度行事高调,如果陶夭真的跟过他,事情根本藏不住。

  陶夭的热搜到底是怎么撤的,艾米也不想知道了。估计是她那位青梅竹马的徐总帮的忙。

  艾米也不敢彻底得罪陶夭,但自从知道陶小宝真的不是斐度的孩子后,之前毕恭毕敬的态度自然是大打了个这口。

  两人算不上是正式决裂,毕竟只要艾米没有被炒,陶夭没有跟公司解约,两人还是艺人跟经纪人的关系,就依然始终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目前是不可能决裂的,只能说三观已经渐行渐远。

  “是艾米姐啊,进来吧。”

  陶夭笑了笑,侧了侧身体,好方便艾米进来。

  成年人的世界啊,不存在对谁没有好感就直接甩脸色看了。

  当然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她现在咖位不够!

  恨!

  要说艾米最喜欢陶夭什么,除了她身上的那股韧劲,最喜欢的还是她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以及不管心情多么负面,都能够随时扯出最完美的笑容的本事。

  伸手不打笑脸人。

  哪怕艾米还在因为之前陶夭在电话里不给她面子的事情,到现在都憋着一口气,也不好在陶夭笑脸相迎时发作。

  她走进屋,刚要张嘴说什么,在看见躺在床上踢着小腿,挥舞着小拳头的陶小宝时,瞬间变了脸色,“你怎么把他给带过来了?!”

  “怎么?我的儿子见不得人?得藏着掖着吗?”

  陶夭唇边的笑意不减了,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题外话------

  今天明礼有凭实力单身了吗?

  YES,HEDOES。

  艾玛。

  我的ENGLISH肿么这么出神入化。

  艾玛,请叫我学霸……

  忽长护短的是什么,是渣笑的更新呀。

  BUT,不变的,是我对你们的爱。

  信我!看我BLINGBLING的大眼睛!

  ……

  今天渣笑的学霸又立住了呢!

  开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