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全能系男友 60.番外:深己日记数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魔法章节,且行且珍惜。

  情侣的相处方式啊。

  我跟人正常交往就只有跟野间君那一次, 是怎么相处的?

  大概就是一起吃午饭一起放学回家, 周末假期一起逛逛街看看电影这样子吧。

  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他一般都是绞尽脑汁地跟我说社团活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流行杂志之类的。

  但是我本人确确实实是个很无趣的家伙, 基本上都是他说,而我一脸茫然地听着呢。

  “喔,雄英高中最近变成住校制了吗?也是呢,出了很多事情啊最近。”

  “对啊, 那些小鬼比我们年纪还小,遇到这些事肯定很慌张吧。”

  “哈哈,你当人家是谁?人家可是志愿做英雄的人啊。”

  我回神, 看着坐在前方的两个男生正拿着时事杂志在讨论。

  刚刚提到了雄英高中……

  “那个, 能借我看看吗?”

  我小心地伸手碰了碰前方男生的肩膀, 在他回头的时候低声请求。

  他大方地对我一笑,将杂志递了过来:“诶, 还有女孩子对这些打打杀杀的感兴趣啊?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对他笑了笑,随便扯了几句敷衍了过去,低头在杂志上找寻着关于“雄英高中”的报道。

  报道的大致内容就是重提了一下欧尔麦特的退役、雄英学生遭绑架以及被救回, 还有雄英高中校方的态度之类的。

  配图是雄英高中紧闭的大门。

  ……以及胜己的照片?

  杂志上的胜己身着雄英运动服一脸凶恶,牙龈外露, 龇牙咧嘴地咬着一块奖牌。

  浑身被笨重的拘束器绑在柱子上, 双手还被拷在了一起。

  看上去就好像犯了什么错误的罪人一样。

  我前后翻了翻, 都没找到这种照片代表的意思。

  难道胜己被挟持之后就被坏人像图片上这样绑起来了吗?那叼着奖牌是个什么意思?

  我越想越疑惑, 索性拿出手机把杂志上的图片拍了下来。

  看着手机上拍下的杂志上的胜己的照片, 忍不住皱起了眉。

  虽然胜己这个人脾气很坏又很暴躁,但是莫名其妙地拍下这种照片放在杂志上还是让人有点不舒服。

  ……对了,就是那种自家人被别人欺负了的那种感觉,我一直都把胜己当做弟弟疼的。

  我点开了胜己的对话框。

  屏幕上还残留着他早上五点半左右给我发的信息,大概就是对我道早安,然后充当天气预报说今天天气不错希望我保持好心情别干傻事之类的……

  我本来想给胜己发图片的手顿了顿,忍不住把屏幕往上划,重新阅览了一遍这几天的聊天记录。

  他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每天晚上八、九点的时候都会把当天做了什么跟我汇报一遍,然后告诉我他要睡觉了让我早点睡之类的。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要是没收到我前一天晚上发给他的回复,还会跟我抱怨。

  ……我们的时间明明完全都合不起来!

  不过托他像老头子一样罗里吧嗦的福,我知道了最近他似乎是在为职业英雄的临时执照考试而备考。全班同学似乎都每天都在训练室里研究新招数。

  他也不管我听不听得懂,总会长篇大论地告诉我他对新招术的想法。

  对了,昨晚上他还超兴奋地打电话告诉我他的某个新招式成功了。

  当然结局很悲惨的是我一脸懵逼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气得他又把电话给挂了。

  ……然后第二天又没事人一样给我发天气预报信息。

  这家伙是抖M吗?

  每次跟我打电话都要被气得跳脚,但是又从来不跟我生过夜的气。

  还这么黏人……

  我莫名地脸颊发烫起来,迟疑了一阵子,才下定决心给他发了消息。

  不管胜己出于什么目的跟我暂时交往,他这段时间也是真的很关心我想让我高兴的,那我关心他一次也是应该的。

  更别说我们是青梅竹马,我也一直把他当弟弟在照顾。

  厨斗深月:「胜己,你在做什么?」

  发完消息之后,我才想起来,胜己说过他课业很忙,大概没什么时间回复我。

  可能要等到晚上他休息之后才能给我发消息吧。

  我叹了口气,正想把手机揣进口袋,就发现屏幕亮了起来。

  爆豪胜己:「课间休息中。」

  爆豪胜己:「要是想我的话我勉强可以陪你聊五分钟。」

  ……五分钟。

  你可真够矜持的。

  我也顾不得吐槽他,将图片发给了他。

  厨斗深月:「[图片]」

  厨斗深月:「这个照片好奇怪啊,穿的是雄英的体操服吗?为什么你会被拷起来?是劫持你的坏人做的吗?」

  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少看点乱七八糟的八卦杂志!」

  厨斗深月:「我明明在关心你。不管谁看到这种照片都会吓一跳吧。」

  爆豪胜己:「啊对了混蛋!上次我让你来看雄英的体育祭比赛你为什么不来?!啊?!」

  诶……?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记得似乎是有这件事。

  当时胜己发了信息,轻描淡写地说了雄英的体育祭比赛,还把具体时间和地址都发给我了。

  ……但是好像别的就没说什么了吧?

  厨斗深月:「我倒是记得你当初给我发了体育祭的时间和地址,但是你别的什么都没说啊。」

  爆豪胜己:「……只要不是傻子的话收到那种短信都能看出来我是什么意思吧?!」

  厨斗深月:「你也太难为人了。这种模式一看就是群发的吧。我还想说你什么时候这么虚荣了居然想让所有认识的人去看你的比赛。」

  等了两分钟,没见他回复我。

  难道是上课了?

  不是说五分钟吗!

  厨斗深月:「胜己?你上课了吗?」

  爆豪胜己:「老子懒得理你这个白痴而已。」

  厨斗深月:「……」

  爆豪胜己:「上课了,有事晚上再说。」

  厨斗深月:「……哦。」

  果然跟比自己小的男孩子很没有共同语言啊。

  不过仔细想想我好像跟同龄也很没有共同语言诶,比如野间君。

  啊,不过跟京治相处就很舒服。

  还有跟齐木君一起也很不错,大概是因为我俩都对料理感兴趣吧?

  我将时事杂志还给了前方的男生,婉拒了两人约我吃晚饭的邀请,挎上书包走出了教室。

  在鞋柜换鞋的时候我意外地看到了香奈,她低着头走路,失魂落魄的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我。

  我走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嘿,香奈,走什么神呢?”

  香奈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着我愣神了几秒钟,猛地一下子扑过来抱住了我的腰,将头埋进我胸口嚎啕大哭起来。

  “深月——!!!!”

  “诶??”

  我着实被吓到了,完全不知道两只手放在哪里,反应了许久才局促地伸手摸了摸香奈的后脑勺,柔声哄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原来、原来失恋是这种感觉啊!”香奈大哭,“我被甩了啦——!”

  “……”

  二十分钟后,我和还在抽搭的香奈,在校门口附近的咖啡馆,等来了姗姗来迟的由纪。

  “没事吧你们俩?”由纪拉开我旁边的椅子坐下,胳膊肘杵着桌子捧着脸看着对面哭得眼睛发红的香奈,“小深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呢,提前退了部活过来了,出了什么事吗?”

  啊,说起部活,我今天大概也去不了了。

  虽然齐木君大概现在已经找到了别的搭档,但我还是给他发个信息说一声比较好。

  就在我给齐木君发信息的时当,香奈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由纪说得差不多了。

  原来因为香奈和她的男友内村君太过默契熟悉了,香奈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恋爱告白,被对方误以为是在扮演他们总是玩耍的小品游戏。

  香奈捂着脸,声音悲戚:“我就像个白痴一样,以自己是他的女朋友自居了半年,结果千秋这个笨蛋,以为是在做游戏。”

  “那内村君得知真相之后有没有说什么呢?”由纪睁大眼看着香奈。

  香奈愣了愣,茫然地说:“……不知道,我当时转身就跑了,然后就遇到了深月。”

  她掏出手机,眼神黯然:“也没有接千秋给我打的电话。”

  由纪笑着歪头:“小香奈真是笨蛋呢。”

  我点了点头:“既然你喜欢他,就听他解释一下啊,不联络的话就无法沟通吧。”

  香奈似乎出神了一会儿,猛地杵着桌子站了起来。

  “我、我果然还是想听听千秋怎么说!”

  说完,她转身跑出了咖啡馆。

  我歪着头隔着玻璃看着她往外跑的背影,可以看到她边跑边正在与某人通话中。

  由纪端起服务员刚刚摆在她面前的柠檬水,轻啜一口,语气轻快:“笨蛋的行动能力也很高呢。哎呀呀,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小香奈这算是当局者迷吗?”

  香奈的告白,果然是鼓起勇气将真情实感用力向对方传达的结果。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