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之嫣入心妃 第二百二十三章 曲妍结局(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后,便见那黑衣人一眯眸子,冷声道:“你是在...质疑王爷?”

  话落,只见那人手一挥,根本没见他如何拿出的武器,手中竟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弯刀!

  通体银色泛着寒光,眨眼间,便飞向了曲妍!

  “妍儿!”白芊吓得魂飞魄散,大喊出声。

  而曲妍已经是傻眼了。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人会...要杀了自己!

  心仿若突然掉落了下来,整个人一瞬间的空白,呼吸停滞,心跳停滞,仿若死了一般的愣在了原地。

  而仅仅眨眼睛,把弯刀竟然已经回转,又是回到了那黑衣人的手上,上面,无一滴血液。

  可...

  曲妍瞪大了眸子,眼泪顺势而下,却是一动不动。

  右边脸颊,一道血痕渐渐显现,不深不浅,不长不短,分割面整整齐齐,血,霎时流出。

  “啊!”

  火辣辣的疼痛感传来,曲妍终于是大喊出声,那久违的呼吸,也在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又恢复如初。

  “啊!我的脸!我的脸!”

  而后,只见曲廉义立刻跪着上前,说道:“小女口无遮拦,还请大人赎罪,请王爷赎罪!”

  那人冷眼看了看曲廉义,说道:“曲大人的这位三小姐,被王爷责罚也不是第一次了,若是再不知悔改,怕是小命难保!”

  “是是是,下官谨记!下官谨记!”

  曲廉义心里也是将曲妍骂了个体无完肤。

  他这几日都在为曲采馨的亲事发愁,生怕曲采馨不嫁了,眼下好了,王爷竟然是下旨,让馨儿如期嫁入林府,也就是说...

  曲采馨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了!

  忠孝忠孝!忠孝两全之时,忠君在前,孝道在后!

  即是摄政王旨意,那么曲采馨,必须嫁!

  且,如此一来,就不会再有人说曲采馨半个不是了。

  毕竟,并非是曲采馨不愿守孝,而是王爷有旨,亲自赐婚,自然是不得抗旨的。

  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啊!

  哈哈哈!

  曲廉义正得意呢,就听见曲妍疯了似的叫喊了这么一句,差点没给他气吐血了。

  此时,那黑衣人到底没再说什么,而是对曲采馨说道:“曲大小姐”。

  曲采馨这才回过神来,她也是被那突然出现的泠冽弯刀给吓得不轻,点了点头,有些愣愣的抬手,接下那圣旨说道:“多谢摄政王恩典,小女感激不尽”。

  那黑衣人这才转身,理都没理会曲廉义,便离开了曲府。

  曲廉义却是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这人当场就砍了曲妍的脑袋。

  曲采馨看着那圣旨,心里也不知是做何感想,她本是不想眼下就成亲的,毕竟娘亲刚死,可...

  在方才遇到了白芊和曲妍之后,她改变了主意!

  白芊和曲妍,分明是不想让自己嫁入林府,甚至是,她们害怕自己嫁入林府!

  一定是她们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害死了娘亲,她不会就此罢了的!

  她便非要嫁入林府,非要将娘亲的死,查个清清楚楚!

  曲采馨浑身发抖,闭着眸子,眼泪流之不尽,低声喃喃道:“娘,你安息吧”。

  娘从前最盼着的,便是自己嫁出去,离开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曲府,眼下,自己嫁入林府,也是娘的心愿吧。

  可惜,即便是死,娘都没能看着自己出嫁。

  这时,曲廉义已经起身走了过来,她扶起曲采馨,说道:“馨儿啊,爹知道你孝顺,可摄政王圣旨已下,若是抗旨,整个曲府可是都要跟着遭殃的啊,你可要...”

  话没说完,只听曲采馨哽咽道:“我会出嫁的”。

  曲廉义正劝着,却突然听到了曲采馨的话,心下一喜,连忙说道:“当真?那就好,那就好啊,馨儿,你后日便要出嫁了,可要养好了身子啊,万万不可在这般不爱惜自己了,知道么?”

  曲采馨听后心里也不知是何感觉。

  以往,曲廉义是从来不会这般温柔慈爱的与她说话的,更别说还交代她注意身体了。

  眼下...

  她一直期盼的,父亲的疼爱和关怀她终于是得到了,可娘亲...却是走了。

  霎时,曲采馨更是红了眼眶。

  她宁可不要曲廉义的关爱,她只想要娘亲啊,只想要娘亲安安康康的活着啊!

  曲廉义见曲采馨又是这般伤心的模样,顿时慌乱紧张道:“馨儿,你可万万是不能再哭了,不然后日成亲,这眼睛还如何能够消肿啊!”

  而后他看向一旁的泳儿,说道:“还不快扶大小姐回房,给本官小心照顾着,大小姐若是有个什么,本官拿你试问!”

  泳儿听后赶紧上前,扶着曲采馨说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既然接完了旨,也的确该回去了,没得看着白芊和曲妍恶心人。

  还有老爷...

  这时候倒是关心起小姐来了,她当初若不是偏颇的厉害,夫人又如何能受了这么些年的苦。

  心里竟曲廉义骂了个狗血淋头,面上却不敢表现出分毫来,便搀着曲采馨恭敬的回去了馨香院。

  而后,曲廉义走到跪着的白芊和曲妍身旁,只见白芊哭的死去活来,说道:“老爷,这人...这人太过分了,你看看妍儿的脸,这日后若是落了疤,可如何是好啊,老爷,你...”

  谁知话没说完,便听见曲廉义冷声道:“摄政王的人宣旨你也敢打断,你是想害死整个曲府么!别说是毁了你这张脸,就是砍了你的脑袋,曲府也得受着!”

  说完,曲廉义冷哼一声,看都未看曲妍脸上的疤痕一眼,便大步离开了前院。

  白芊已经完完全全是傻眼了。

  曲廉义竟然是这么对待她和妍儿!

  他没看见妍儿脸上的伤么!

  他没看见妍儿还在流血么!

  他竟是都不心疼么!

  他怎能...

  怎能如此冷血呢!

  白芊心里责怪着曲廉义,却是从未想过,一直以来,在她的挑唆下,曲廉义也是这么对待曲采馨和许连萍的。

  而这么一点点的冷漠,白芊竟然就受不了了。

  白芊心疼的看着泪眼涟漪愣在地上的曲妍,说道:“妍儿,快回去,娘让府医来给你看看,你疼不疼?”

  “啊!”

  谁知,曲妍却是突然大喊出声,像是受到了惊吓和刺激一般。

  她接受不了今日发生的事情,她本是以为,只要许连萍死了,曲采馨就绝不可能再嫁入林府的。

  可为什么!

  为什么摄政王会突然下旨啊!

  为什么曲采馨还是能嫁给林晟书,为什么啊!

  她一个死了娘的嫡女,还算什么嫡女啊!

  她是个什么下贱的身份啊!

  林公子怎么可能还会要她呢!

  不会的,不会的!

  喊道:“娘,娘!曲采馨不会嫁给林公子的对不对?她不会嫁入林府的对不对?”

  那神色,竟是有些疯狂。

  白芊心疼的抱住曲妍,安慰道:“妍儿,你你要这样,那林晟书...哪里会看上曲采馨的?可...”

  她为难道:“可摄政王的旨意,谁敢不从啊”。

  曲妍无法接受道:“不!那个贱人她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呜呜呜呜”。

  说着,曲妍不甘心的痛哭了出来。

  什么好事都被曲采馨占尽了!

  凭什么曲采馨生来就是嫡女,凭什么她能嫁入林府,能得到林晟书那样的男子啊!

  凭什么她明明在守孝期,却还能成亲啊!

  白芊哪里见过曲妍这个样子,心疼道:“妍儿,妍儿你冷静一些,你...你若是当真喜欢

  林公子...”

  白芊一狠心道:“便就先嫁入林府,做个妾室!”

  曲妍猛然抬头,不可置信道:“娘,你说什么?”

  她堂堂尚书府嫡女,不知比那个奴颜婢膝的曲采馨强上多少,如何能去做妾室!

  白芊心疼道:“娘知道委屈了你,可你若是非要嫁给林公子,哪里还有别的法子?娘也是从姨娘抬上来的,你看那许连萍,现在不也是死了么!”

  若是有一点退路,白芊也愿意想想法子,可摄政王赐婚...

  根本就毫无办法啊!

  曲妍听后却是猛然眸子一亮!

  “娘...你说的对!”

  白芊以为她听进去了,便说道:“好妍儿,只要你能嫁入林府,你定然会比曲采馨受宠的,到时...”

  只是话还未说完,便听见曲采馨说道:“娘,你说的对,现在许连萍不也是死了么!”

  白芊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却听见曲妍继续说道:“那只要曲采馨死了!我是不是就能嫁入林府了!”

  “哈哈哈”,曲妍大笑出声。

  对!

  只要曲采馨死了,只要她死了!林公子就会心悦于她的,她就能得偿所愿!

  她就不信,林晟书会娶一个死人!

  而白芊听后却是蹙眉。

  曲采馨不比许连萍,她眼下正要成亲,且摄政王的圣旨刚下,曲采馨这个时候死了...

  太引人注目了!

  她为难道:“妍儿,曲采馨这个时候死,怕是会惹人怀疑的...”

  “娘!”曲妍却是喊道:“我不要她嫁给林公子,我不要啊!”

  白芊见此更是心疼,她说道:“乖妍儿,先回屋,娘再给你从长计议,如何?”

  曲妍心知这里并非是说话的地方,便只好任由白芊搀扶着起来,谁知,许是方才被那弯刀吓着了,又许是跪的久了,膝盖竟是突然一疼,曲妍又是直直的跌倒了下去。

  白芊用力一抓,也只抓住了曲妍的衣袖,只听‘嘶’的一声,那衣袖竟是被拽坏了,直接扯了下来!

  白芊吓了一跳,赶紧扔下了那半截衣袖去扶曲妍,说道:“妍儿,你无事...”

  话说一半,声音嘎然而止!

  白芊惊恐的看着曲妍的手臂,完全的愣住了。

  “妍儿...你的手臂,你...”

  曲妍听后低头一看,顿时大惊!

  本能的去拽那衣袖遮挡,可没了一半,哪里还遮挡得住呢!

  “妍儿,你这是怎么回事!”

  白芊瞪大了眸子看着曲妍的手臂,那手臂上疤痕交错,一道一道,显然...

  是鞭子抽打出来的!

  厉声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芊咬着唇满目慌张,却是不敢再看白芊一眼。

  “你说啊!你快说啊!”白芊大喊道,浑身发抖。

  妍儿到底怎么了?

  这伤痕到底是怎么来的!

  不会的!

  不会的!

  不会是像她所想的那般的!

  谁知...

  曲妍却是“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娘,我完了,我完了啊,娘,我不想的,我好害怕,我完了啊”。

  白芊听后,脑子‘翁’的一声。

  完了!

  什么叫完了!

  她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手连忙支在了地上,分明是明媚的阳光,眼下只让她觉得刺眼。

  许久,她才无力道:“妍儿,我们先回房,先回房...”

  纵使心都在颤抖,白芊还是搀扶着曲妍起身,向妍芳院走去。

  此时,林府。

  林晟书褪去一向邪魅的痞笑,手中虽是拿着一本《三略》,可那眸子分明有些呆楞,根本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有些烦躁的将书一扔,手指敲打着书面,在想着,要不要去一趟曲府。

  今日的圣旨...

  是他的手笔!

  是他去求了摄政王,发的旨意。

  目的...自然是为了娶曲采馨!

  可他终究是骗了曲采馨,眼下,也不知曲采馨接下那圣旨以后,会不会怨自己,会不会排斥这亲事。

  可...

  一想起曲采馨不能如期嫁给自己,他这心里就更是难过。

  林晟书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算了,明日再去看看馨儿吧,大不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总是要让她嫁过来的!

  此时的林晟书头发都要愁白了,却是不知,他所有的担忧,白芊和曲妍都已经为他解决了!

  眼下,曲采馨是心甘情愿的出嫁了!

  曲府。

  妍芳院。

  将下人都遣出去后,白芊二话不说,竟是颤抖着用力八开了曲妍的衣衫。

  在看到那满身伤痕之时,白芊霎时泪如雨下。

  “妍儿!你说清楚,这...这到底是怎么来的!”

  曲妍“哇”的大哭出声,哭喊道:“娘!是薛锦卓!是薛锦卓那个魔鬼啊!都是他,是他害了我啊,他因为退亲之事恨上了我,对我...对我...呜呜呜!”

  曲妍哭的死去活来,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可白芊却是懂了!

  她身子一软,竟是直接跌倒了下去。

  她的妍儿...

  她碧美无瑕的妍儿,竟然让那个低贱的薛锦卓给祸害了啊!

  白芊浑身都在颤抖,咬牙道:“薛锦卓!薛锦卓!”

  她猛然起身,抱住泣不成声的白芊,哭道:“妍儿!你怎么不早告诉娘啊!你怎么不早说啊!娘在这!娘不会再让那个禽兽欺负你了!妍儿,娘不会再让他欺负你了啊!”

  “娘!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他三天两头的找我出去,娘,我快要疯了啊!”

  白芊心里一抽一抽的疼着,怎么也没想到,曲妍竟然经历了这些。

  那个薛锦卓!

  该死的薛锦卓,她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

  “妍儿,你放心,娘不会让他在欺负你了,只要...”

  白芊恶狠狠的说道:“只要薛锦卓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此事的!”

  曲妍浑身一震,说道:“娘,真的?可...我这身子...”

  白芊抚去曲妍脸上的泪水,心疼道:“妍儿,你放心,日后出嫁,你服些让月事提前的药物,便神不知鬼不觉了!”

  曲妍哭道:“娘,可是薛锦卓...”

  “都交给娘!”白芊狠辣道:“娘一定会让薛锦卓死的!”

  而后心疼道:“下一次薛锦卓再找你,你就来告诉娘,知道么?”

  曲妍听后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娘,我要让薛锦卓不得好死!”

  直至曲妍哭的筋疲力尽,躺在床塌上睡下了,白芊又是看了看她身上的那些伤痕,这才心疼的出了房间。

  关上房门,白芊眼中的恨意再也掩饰不住,简直恨不得将薛锦卓碎尸万段!

  她直接出了曲府,直径,去了白府!

  入夜。

  倒当真没让白芊等的太久,刚刚晚膳过后,本还算安静的妍芳院,便出现了‘啪’的一声。

  那曲妍再熟悉不过,也再惊悚不过的声音!

  她浑身颤栗的看着那石子,却是大喊道:“星儿!星儿!”

  星儿紧忙跑过来,说道:“小姐,奴婢在,奴婢在”。

  “去...去请娘过来,快去!”曲妍喊道。

  不多时,当白芊进来时,看见的便是坐在椅凳上,瑟瑟发抖的曲妍。

  连忙走过去,急道:“妍儿,他...他又来找你了?”

  见曲妍木讷惊恐的点了点头,白芊心疼道:“妍儿,别怕!娘带了一名白府暗卫回来,一会子你出府,他便会跟上的,等到了那庄子上,他就会杀了薛锦卓!”

  曲妍听会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猛然握住白芊的手臂,说道:“娘,真的?真的能杀了薛锦卓么?娘,我不想再经历这些了,我不想了呜呜呜”。

  白芊心疼道:“妍儿,你放心吧,娘都交代好了,你不会有事的”。

  曲妍点着头,这才起身,依依不舍的看着白芊,颤抖着向府外走去。

  侧墙外。

  在看到那熟悉的马车后,曲妍几乎是浑身一震。

  想到白芊说的话,曲妍还是忍着恐惧,向薛锦卓走去。

  走近以后,只听薛锦卓笑道:“妍儿今日,可真慢呢...”

  虽然是笑着,可那声音中的危险,更是让曲妍吓得浑身战栗。

  正在这时,薛锦卓竟是突然抬手,捏起了曲妍的下颚,说道:“这是谁弄的!”

  只得,是那弯刀留下的伤疤。

  他给曲妍的伤痕都在身上,那眼下这个...

  薛锦卓眯着眸子,浑身透着怒气。

  难不成,曲妍与别人在一起了!

  曲妍见此慌张道:“这是...是摄政王的人伤的,今早王爷的人来宣旨,给大姐姐赐婚,我不小心撞见了,便...便说我不懂礼数”。

  “哦...”薛锦卓这才放开曲妍。

  却是喃喃道:“曲采馨,要成亲了么...”

  直到今日他都没见过曲采馨,可瞧那林晟书那铁了心要娶曲采馨的模样...

  也许曲采馨的容貌,比曲妍更盛!

  一想到此处,薛锦卓对曲妍更是怒火中烧。

  都是这个贱人!

  竟是让自己成为了这景城中,第一个被退了亲的男子。

  不过没关系,他会把受到的所有耻辱,都加倍的还给曲妍!

  哈哈哈哈!

  薛锦卓驾着马车向城外驶去,却是没发现,在马车后面,一名黑衣男子悄然无声的跟了上来。

  第二日一早。

  这日早朝,注定,不会安宁。

  此时,冥碧麒依旧是垂头坐在龙椅上,可那神色之间,总像是在若有所思。

  可他对众人来讲,不过是一个傀儡孩童罢了,哪里会有人注意关心呢。

  慕容无月负手而立,含笑道:“如若无事,陛下便宣布退朝吧”。

  那上挑的唇角,显然昭示着他心情不错。

  毕竟,丞相府可是迎来了天大的喜事。

  而还未等冥碧麒做声,下首便有一人说道:“微臣,有事启奏!”

  而后只见一人上前,正是京兆尹,温别宣!

  慕容无月挑眉道:“哦?温大人所为何事?”

  温别宣说道:“回慕容丞相,此前,丞相交代下官,彻查刘东德六大人遇刺一事,下官已有眉目,那刺客已经全部交代,还请丞相定夺”。

  慕容无月一听,笑了:“竟是已经抓住了么”。

  温别宣颔首道:“回丞相,现正在京兆尹府的地牢之中”。

  慕容无月说道:“如此甚好,这刺客是何人?又为何要刺伤刘东德,却还不杀死?”

  只见温别宣从衣袖中拿出了一张认罪书,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好多字,而下方,正有一个手印,想来,便是那刺客按上去的了。

  他恭敬道:“丞相,这是那刺客亲口说招,亲自画押的认罪状书,请丞相过目”。

  慕容无月接过,从头看到尾,那脸色简直是越来越差,越来越阴沉。

  即便这几日慕容府大喜,满面春风的他,竟也是被气的不轻。

  而后,只见慕容无月厉声道:“刘东德现在何处?”

  温别宣顿了一下,说道:“刘大人一直宿在京城西侧的篁诚庙内,而下官也正是想到,那刺客极有可能还会再来刺杀刘大人,这才一直派人在那附近守株待兔,果然在昨夜里,抓到了这名刺客”。

  慕容无月听后点点头,冷声道:“将他带来”。

  立刻有小太监应声退下。

  众人看了看慕容无月那不悦的面容,各个胆战心惊,疑惑的看向那信纸,可惜,被慕容无月拿在手里,什么也看不出来。

  而同一时间。

  一名女子缓步走来,停在了曲府的侧门处,抬手,面无神色的推门而入。

  这一清早,侧院还有三两个打扫的丫鬟,看见她后纷纷疑惑的停下了动作,暗道,三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从侧门入府,还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这名女子正是曲妍。

  曲妍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的向妍芳院走去,那眼睛盯着前面一动不动,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

  许久,她终于是走回了妍芳院,没有理会院子里的丫鬟,直径回了房间,坐在床塌上,将自己做缩了一团,仿佛这般,才能感觉到一丝安全。

  白芊得知曲妍回来后匆匆跑来了妍芳院,推门而入就看见了床塌上,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曲妍,霎时心下一颤。

  白芊关紧房门跑了过去,抬手扶住了曲妍颤抖的肩头,说道:“妍儿,妍儿,你怎么了?薛锦卓死了没有?”

  曲妍却是愣愣的看向白芊,那神色呆滞绝望,像是要死了一样。

  “妍儿,你...你这是怎么了?薛锦卓呢?薛锦卓死没死啊!”

  谁知曲妍就那般看着白芊,一声不吭,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一滴。

  白芊说道:“妍儿,你别吓唬娘啊,你到底怎么了?难道...难道是你看见薛锦卓被杀,吓到了吗?”

  白府暗卫,不会是当着妍儿的面,将薛锦卓给大卸八块了吧!

  这吓着了妍儿可如何是好啊。

  她正在等着曲妍的回答,谁知却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三小姐,三小姐”。

  正是管家的声音。

  白芊见此不悦道:“何事!”

  管家一听,这才知道原来夫人也在里面,便说道:“夫人,宫里来了人,请三小姐入宫觐见”。

  ------题外话------

  小愿:哎,这一入宫....

  默溟:怎么?她就出不来了?

  小愿:哎,还不如出不来了呢。

  默溟:那是怎样了?

  小愿:你问你家少主去啊,她一手策划的~

  默溟:.........想套你点剧透太难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