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后看一眼宸王府。

  发生那样的事,她无法做到坦然接受,即使与他有了肌肤之亲又如何,那不代表她沐璃就只能依附于他,就此屈服。从那天之后,他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

  慕容璃定了定神,转身,离开地毫不犹豫。

  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被人阻住了脚步,男人面无表情地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她。

  慕容璃眼帘一颤,手紧紧攥着包袱,目不斜视地错开他继续向前。

  “你要去哪儿?”墨流殇朝那漠视他的倩影沉声。

  “与你无关!”慕容璃脚步一顿,继续走。

  墨流殇直接拽住了她的胳膊,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将人直接抗走。

  慕容璃知道,自己今日遇到他,是走不了了,也就没有反抗,任由他将她带回流璃阁。

  流璃阁里,众人见气氛不对,早早就撤了,只留二人僵持。

  墨流殇幽深的目光悬在她身上,冷怒在此刻漫延,强烈的压迫感令人生畏,寒气逼人。

  慕容璃不卑不亢地站在他面前,与他相隔一尺,将包袱卸下放于一旁,将他无视地彻底。

  她能感受到他的怒气,甚至还有越来越盛的势头,恨不得活剥了她。

  墨流殇紧紧攥拳,呼吸不可控制的沉重,胸腔内呼哧作响,怒气翻滚,一步步朝她走近。

  就在她以为他要将她怎么样的时候,墨流殇一声不响转身大步离开了。

  慕容璃微微舒了一口气。

  “嘭”房门再次被人一脚踹开,一黑影骤然出现,将她紧紧抱住。

  慕容璃僵住,心不规则地跳动,来人赫然是去而复返的墨流殇,“无论你是否接受,你我之间已成事实,别说我们已有夫妻之实,就算没有,你也休想逃离我。哪怕是囚禁!”

  “你给我听清楚了……”墨流殇沉默一瞬,继而开口,他的话在她的耳边炸响,心也跟着颤抖。

  他说。

  “沐璃,我爱你,你是我墨流殇的女人,这辈子都是!”

  ……

  那日之后,墨流殇再没有来过,也给了她冷静的时间。

  好好想想他们之间这剪不断又模糊不清的关系。

  那日无殇说的话再次响起,墨流殇真得是爱她的?

  她不是石头,她有感觉,她能感受的到他的温柔,他对她的好。可是……

  她却是以那样的方式和他……她从未见过那么可怕的他,让人胆颤。

  那晚发生的一切,她都不敢去想,一想就浑身打了个激灵,她怕了他。

  自从来宸王府以后,她知晓他的身份,她想的就是逃,离他远远的,即使有过那么一丝留下来的幻想,也被自我否定,说服淹没了。她无法完全的相信他。她敏感多疑,钻了牛角尖,只要他有做的不妥的地方,她就会将它无限放大,将他对她好全都抹杀掉。

  是不是她真得错了?

  “姑娘,你快来看啊!”春桃冬梅跑到慕容璃面前,兴奋的说着。

  慕容璃回神,抬头看去。

  出了何事?

  就看到羽衣走了进来,手里抱着毛茸茸的红团,笑着对她说,“这小家伙可爱的紧,沐璃你要摸一下它吗?”

  那小东西身子娇小,通体火红,像深色的火焰,它有着两颗乌黑圆溜溜的眼睛,就那样好奇地瞅着她,惹人喜爱,让人看了想上前抱一抱,抚摸它的毛绒绒的身躯。

  慕容璃走过去,不受控制的摸它,将它抱在怀里,小家伙乖乖的窝在她的怀里,澄澈眼睛里是慕容璃的身影,看得她心都暖了,软了。

  春桃冬梅两人围了过来,“姑娘,它好可爱啊!这小家伙是什么啊?毛茸茸的!”

  慕容璃柔柔开口,“狐狸,一只火狐。”

  “狐……狐狸!”闻言两人眼睛瞪得大大的,“竟然是狐狸!我们只听过还从没见到过呢。”

  冬梅更是忍不住摸了摸它,小狐狸歪了歪头,用小爪子拍了冬梅的手,然后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慕容璃的怀里蹭了蹭,特别乖巧。

  慕容璃见了,忍不住笑了。

  这小东西怎么那么招人喜欢呢!这么有灵性!

  “羽衣,这小家伙打哪来的,有名字吗?”虽然问的是羽衣,但是注意力还是在这只小狐狸身上。

  见沐璃很喜欢,很开心,羽衣也十分高兴,“昨日皇家围猎,王爷特地为你猎来的。”

  慕容璃神色微凝,不过一瞬恢复如常,只听羽衣继续道:“它还没有名字呢?”

  “没有名字啊?”慕容璃温柔地抚摸着小狐狸暖暖的一团,“那便由我来取吧。叫什么呢?”

  略一思索,“赤炎。嗯,从今日起你就叫赤炎了。”

  小狐狸好似听懂了,一阵点头,“呵呵!呵呵!”慕容璃开心得笑出了声。

  窗外,男人站在树下,静静地望着她所在的地方。

  “你说,本王到底该怎样做?”璃儿,我该拿你怎么办?要怎样,你才会原谅我?

  “回王爷,属下不知。”夜冥不料王爷竟想他询问,可是他却无法回答。他从未喜欢过什么人,不知情为何物,王爷与沐姑娘的事情他也不知……

  一张冷艳的脸在他的脑海中浮现,那个神秘的陌生女子。

  不知痛为何物,让他印象深刻

  的女子。

  他奉命在外办事,在那座破庙里与她相遇,她与他一样的冰冷,一身简单黑衣,干练而精明,面容冷艳,眉眼间带着些许英气。作为宸王殿下的暗卫,凭着他的办事能力,识人经验,他知道她与他是同一类人,她不是天璃人。

  那日,她就坐在火堆旁,完全不在意他这个突然闯入的人,径自撕破了自己的肩头的衣服,直接将箭拔了出来,将酒倒在伤口上,为自己疗伤,期间没有哼一声,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夜冥!”

  “王爷!”夜冥迅速将思绪收回,“属下觉得王爷与沐姑娘彼此都需要时间来冷静一下,从长计议。”

  不知过了多久,墨流殇才动身离开。

  流璃阁内,此时就只剩下了慕容璃和羽衣二人,包括那只狐狸。

  一时的沉默,让羽衣都无所适从,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羽衣,我想知道近日回到宸王府后他的近况。”慕容璃直接开门见山。

  “这……”羽衣吞吞吐吐,很是犹豫,“沐璃,王爷的事岂能容我饶舌的?”

  慕容璃似是不在意,逗弄着小狐狸,“为难你了。”

  “我只是有些担心他,毕竟江北的事情并不简单,他得罪了各路势力,我怕他……还有我想知道为什么那日他会那样对我?”

  眼神多了些哀戚,声音里透着点点愁伤,羽衣深深地感觉到了。

  该告诉她吗?沐璃在王爷的眼里是不一样的,告诉她也无不可。

  羽衣认真地打量着她,态度恭谨开口:“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王爷遭遇并不好。王爷与皇上政见不合,甚至惹怒了皇上,被罚禁足宸王府,一百鞭刑,不仅如此还……将江北之事转交二殿下墨亦枫处理,免了王爷的职务……”羽衣继续说着,他这几日来经历。

  随着羽衣的诉说,慕容璃的神色平静无波,越发沉静。

  “沐……沐璃!”

  闻声,慕容璃微笑地看向她。

  羽衣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女子,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刚才竟从沐璃的身上看到了王爷的影子。

  现在一看还是沐璃,并无异常。

  慕容璃轻轻地抚摸着小狐狸,轻勾了唇角,似对刚才她听到的不甚在意。

  原来……

  若换作她是墨流殇,她也会心痛吧……甚至比他还要疯狂。

  自己的父亲不信他,惩处他,自己辛苦的成果还转送了他人,他想做的还未开始就被自己的父亲亲手终结,无言的伤痛,他得多心寒。

  而最后的一刀是她,是他在意的她捅的。

  她离开的想法,回府后她的种种表现,都是无形的刀剑,将他伤的鲜血淋漓。

  沐璃,你真得爱他吗?伤他最深的就是你啊!

  慕容璃深吸了口气,心口像是压了巨石般难受。

  “赤炎,我带你出去走走吧!”小狐狸抬头望着她的眼睛,晃了晃小脑袋。

  慕容璃抱着她刚得小狐狸出了房门,朝宸王府后院走去。

  慕容璃刚带着狐狸踏上绿茵茵的草坪,就听到远处传来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女子的声音。

  不自觉地慢慢靠近,就看到一个妙龄小姑娘围着一个黑衣男子说个不停,看起来很是亲密。

  看在慕容璃的眼里却甚是刺眼,什么爱她,都是假的,果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一时不察,慕容璃掰断一段花枝,声音惊动两人,皆朝她看来。

  男人先是一惊他没想到在这儿能碰到她,正准备朝她走去,就被人扯住了袖子。

  女子低声说与他说着什么,手还抓着他的胳膊。

  慕容璃有丝失落愤怒,更多的是难过,也不管他们会说什么,做什么,转身跑了,连跟在她身后的狐狸都不管了。

  见到她跑了,墨流殇就要追,却再次被那小姑娘拦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