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第八卷 极速穿越 第四十七章 大爱无疆(终结章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站在城头往下望去,见葛峰带着四十余名缚神卫杀气腾腾地奔向黑吉斯大营,缚神卫被顾太师出卖遭到伏击,只剩了这硕果仅存的四十人,这次他们终于有机会为战友报仇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对面依旧毫无动静,我刚想挪个地方,忽见黑森林边上人影晃动,不多时纷乱嘈杂之象渐渐明朗,我一拍城头道:“成了!”

  黑吉斯大营一片混乱之际,外围却加强了戒备,毕竟是久战之军,经验和防范意识极强,但自始至终不见有成规模的军队行动,应该正是内乱已极的时刻。

  这时一条人影蹿上天际,他所过之处黑吉斯军乱象便稍歇,容原正在用他强大的恐吓力压服士兵,我一推苏竞:“老婆,到你上场了。”

  苏竞二话不说飞身向容原掠去。

  老妈和耿翎为防范万一,急命龙凤联军呈兵在虢国与齐国的边境线上,洪烈帝国和十八国联盟的军队也都在两翼相护。

  我带着王金生、孙宇和地鼠飞快地跑下城门,一边跑一边大声道:“兄弟们,一会我怎么说你们怎么做,大陆上亿万百姓就全靠你们了!”

  黑吉斯军中本来在大乱之际,两个剑神在天上交手,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抬头张望,乱势竟然不知不觉地被遏止住了,我心里砰砰直跳,既担心苏竞的安危,又怕苏竞万一马上落败黑吉斯军会趁着士气高涨冲杀过来。

  容原和苏竞在天上就彷佛两只鹞鹰一般展开高空厮杀,苏竞这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可竟抑制不住越来越落下风,黑吉斯军顿时声声欢呼起来,黄一飞带着几十名缚神卫浴血杀出,他一手提着一颗人头,边跑边放声呐喊道:“缚神卫的兄弟们,我替你们报了仇了!”

  朱啸风目瞪口呆,拍腿道:“这个糊涂东西!”

  果然,黑吉斯军闻言大怒,顷刻有一支上万人的部队骑马追了出来,黄一飞等人冲进洪烈帝国的阵营,他们身后的追兵很快就要和洪烈军短兵相接,只要这战端一开,我们的计划很可能就要泡汤,我又急又气,却又无计可施。

  秦义武见状催马赶出,她一人一骑横在追兵面前,柳眉倒竖,喝道:“还不给我退下!”她这么一挡,追兵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不少人叫道:“是秦义武将军!”亦有人道:“秦义武不是叛国了吗?”众人面面相觑,莫衷一是。

  秦义武朗声道:“本将军受人陷害,如今已经水落石出,真正的反贼正在军中作乱,你们快随我回营平乱,事后各人按功行赏!”说着她也不管别人有什么反应,一马当先就往黑吉斯大营方向跑去,众士兵一来来不及想,二来秦义武在军中素有威望,结果这上万人马转瞬又跟着秦义武跑了回去。

  我擦了一把汗道:“真有一套!”

  苏竞渐渐陷入艰难,她剑气武功都远不如容原,此刻像只被老鹰揪扯在爪间的小麻雀一样急转直下,最终被逼回了地面上,容原自恃一切均在掌握也不追赶,他低头见秦义武正在统军,便问:“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军中大乱?”原来他并不认识秦义武,还只当她是一个寻常将领。

  秦义武道:“顾太师父子被杀了。”

  容原道:“这对废物死了又怎样?你们直接听我命令,给我冲上去把联邦大陆的人杀个精光。”

  秦义武道:“剑神先生,我们黑吉斯军中有严令,只有皇帝才有权调兵,你的话我们可不能遵从。”

  容原道:“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皇帝。”

  秦义武大惊道:“你把我弟弟怎么样了?”

  容原恍然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兵变叛国的长公主,好,既然顾太师死了,就由你来替我带兵,我现在恢复你将军之职。”

  秦义武道:“我的将军之职不是你给的,也不用你来恢复。”

  容原闻言落在她马前,眼睛直勾勾盯着秦义武道:“这么说你不愿意听我的命令?”

  秦义武被他盯得发毛,但依旧昂然道:“我是黑吉斯的长公主,为什么要听你的命令?”她马前两名士兵呵斥容原道:“你干什么?”

  容原双手各一推,那两名士兵连人带马顷刻化作两团血雾,容原仍盯着秦义武道:“你听不听?”

  秦义武先是愕然,随即堆个笑脸道:“想让我听你的命令也行,但你必须打败剑神。”

  容原乍见美女的笑脸,不禁自鸣得意道:“我不就是剑神吗?”

  秦义武道:“可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剑神。”

  容原忽然哈哈大笑,指着苏竞道:“还有谁,她吗?”

  我抽出青玄剑走上前去道:“不知道我算不算?”

  容原一愣:“你,你这个废物还敢自称剑神?”

  秦义武俯身似笑非笑对容原道:“你把这个废物打败我们就都听你的命令好不好?”这时黑吉斯内乱渐渐平息,四大国师控制了局面,他们站在队列最前端,背着手神色木然地看着容原。

  容原依稀发觉了气氛不对,大声道:“我不跟废物交手,你们给我进攻!”他喊了几声无人应答,黑吉斯军和盟军遥遥相对,却一起把目光投在他身上,两军阵前忽然一片寂静。

  葛峰冷冷道:“容剑神,你想让我们心悦诚服地听你命令就最好证明你是独一无二的剑神,现在人家龙剑神出面挑战,你不给个说法不大合适吧?”

  容原指着我道:“他也配叫剑神吗?我才是真正的剑神!”

  秦义武笑mimi道:“真假一试便知,容剑神请吧。”

  容原道:“他不配我亲自出手,你们替我杀了他!”

  葛峰道:“那请问容剑神这普天之下谁值得你亲自出手呢?我等杀个肝脑涂地,容剑神是不是只为引为一乐?我们又不是蛐蛐斗鸡,黑吉斯将士的性命没有这么贱!”

  容原道:“这个人手上沾满了黑吉斯士兵的血,你们难道竟能坐视?”

  葛峰忽然对我道:“龙剑神,老夫要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是不是转世剑神?”

  我笑道:“我坦白了吧,我是假的!这位容原容剑神才是货真价实的转世剑神。”

  葛峰转而对容原道:“这么说来沾满我黑吉斯将士鲜血的人是你!”

  黑吉斯军中顿时议论纷纷,很多士兵只知道最近又添了一名剑神,却不知道容原的底细,此时一听,不禁都对他起了三分敌意。

  容原意识到局面在渐渐失控,但他自命天下无双,也不放在心里,黑吉斯和联邦大陆恩怨纠缠了数百年,不是别人一两句话就能化解得了的,他愤愤对葛峰道:“等我杀了姓龙的再来找你们算账!”

  容原飘然而至站在我对面,血红的眼睑配上白惨惨的脸色,形如恶鬼。

  “你就这么想死在我手里?”

  我握着青玄剑全神戒备,我深知这是一场事关天下苍生的豪赌,所以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容原一指道:“那是我的剑。”

  “还你!”我劈头一剑砍去,附着上了全部的剑气,虽然只有容原的三成,但仍然霸道无比!那剑气经由青玄剑推出,呈现出薄薄一层青气,贴着地面斩向容原,盟军士兵见状又惊又喜,全都欢呼起来。葛峰等人则忙勒令大军后退,给我们腾出战场。

  此时容原之惊讶更胜旁人,他两根手指一挑撩起一股剑气与我针锋相对,两股剑气相抵,竟然悄无声息,容原一愣,厉声道:“你用的剑气也是我的!”

  我哈哈一笑道:“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还我!”容原鬼魅一般扑上,我眼瞅他在左前方一闪,刚把剑横在胸前,身后忽然恶风不善,我来不及挥剑,索性把整个身子拧了过去,青玄剑的剑锋前半段“呼”的一下从容原眼前削过,那张脸却只是晃了一晃随即消失,原来只是容原化在风中的影子。

  我心里暗暗起惧,容原剑气强武功高还在其次,这让人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的速度可着实令人头疼,只要一不小心给他贴上来那就前功尽弃,想到这里我把青玄剑抡圆了上下左右一通胡砍,水墨面无表情,葛峰等人却是面面相觑起来,他们看出我武功技法已不如先前精妙,却没料到一开始我就乱了阵脚。

  青玄剑有聚拢剑气的属性,我这一顿乱砍虽然嗤嗤有声威势不减,却和泼妇打架无异,容原冷眼旁观,露出一丝嘲讽,他突然袭上,手掌正是朝我剑光露开的空隙按来,众人眼见我无论是撤剑还是蓄势都已不及,不禁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姿势不改,调转剑尖刺向自己小腹,这样一来看似自戕,剑锋却势必先划上侵入小圈子的容原,容原当然不愿意和我两败俱伤,想要拧身飘走,我手腕一转,长剑由守转攻,像有灵识的毒蛇一样直袭他后脑。

  葛峰神色一变道:“好剑法!”

  容原速度奇诡,这一剑自然伤不到他,但他也看出我绝非自乱阵脚,反而是在掩盖他的注意力,我挥剑乱砍,他就不能判断我进攻和防守的方向,容原皱眉道:“你这剑神技……”

  我笑道:“厉害吧?这是我自己的!”

  这就是我和水墨这些天研究出来的剑法——我们一致觉得如果凭剑气抵御容原那是最笨的法子,不如靠剑法本身的精巧来诱他上当,水墨虽无剑气,但在招法上的精巧却是无人能及,这段日子我每天和他拆招过万,几乎把天下所有招数都试验了一遍,不夸张地讲,哥现在已经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我和容原在两军阵前大打出手,瞬间就过了上百招,我所仗的是青玄剑的锋利无比,容原剑气再强也不敢硬接,但他胜在速度,我想诱他上当只能是大锤砸苍蝇,抱有万一之想。再打一阵,我感觉剑气已不如先前流畅,脚下一绊,招式顿时紊乱,容原大喜过望,一拨剑身便抓住了我握剑柄的手,顷刻我剑气狂泄,我一边奋力回夺,一边大喊:“王哥,动手!”

  王金生冒冒失失跑出来道:“我做什么?”

  我喝道:“过来!”

  这时我和容原都在拼命夺取我身体里的三成剑气,他本身剑气强我太多,又是原主,我感觉我的剑气在奔流狂涌到他胳膊上。

  “抓住他的手!”我喊道。

  王金生依言抓住了容原的手腕,我顿觉剑气外泄慢了许多,同时容原的剑气也有紊乱乱蹿的现象,我大喜若狂道:“管用了!”

  容原大惊失色,再也顾不得吸我剑气,甩开双腿就要逃走,他这速度一施展开来我和王金生被他带得如同两只陀螺,我又喊道:“地鼠!”

  “在!”地鼠张惶地跑出来,眼神跟着我们这只大陀螺望东望西,却始终找不准机会冲上。

  容原并不认识王金生却认识地鼠,瞬间也明白了我的用意,他脸色更加惨白,一跺脚就要飞升,我和王金生一左一右拼命拉着他,再加上他同样剑气外泄心慌意乱,居然在原地打了个踉跄,地鼠见机扑上,但容原速度并没有慢下来,又在地上转了两圈,到第三圈时终于有减速之势,我们四个就像一只人体蜈蚣在阵地上蹿来蹿去,地鼠趴在容原背上被甩得东倒西歪,王金生则双手攥住容原的手腕坐在地上被扯来扯去。

  我很快就明白了症结所在——容原就算被王金生和地鼠收走三成剑气和速度,他尚有刚吸走我的剑气来做弥补,只要剑气不失,速度只是一个附属品,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

  我冲着盟军阵地大喊:“李坏!把李坏扔过来!”

  苦梅闻言提着李坏奔上,像扔暗器一样把李坏扔向我们中间。

  李坏手足瘫软,啪一声落在了容原背上,我骤然感觉到容原的剑气外泄加速了,他这会手足无措,丧家之犬一样来回乱跑,李坏在他耳边道:“蠢货,先把我放下!”

  容原心想不错,肩膀一抖便把李坏和地鼠震了下来,我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李坏的右手,王金生便从另一边抓住了他的左手,我们四个拉成一个圆圈,剑气便在我们四人身体里蹿来蹿去莫衷一是,我一会觉得自己那三成剑气被边上的人吸走,一会又感觉更多剑气被强塞了进来,我们四个如同导体导电,那一股股的剑气究竟花落谁家却是始终不定。

  阵地上,四个大男人手拉手肩并肩,一会突前一会向后,形似在跳欢乐的民族舞,观者无不稀奇。

  铁仓冷丁冲上前,手中钢刀向着容原头顶就劈,就听“哐”的一声,他刀锋还没挨上容原就被我们四人强大的剑气弹开老远。随着铁仓这一刀,我们之间的拉锯战也像老虎机一样最终结果落定——我们所有人的剑气都被李坏吸走,四人随即分开,容原跌倒在地,绝望地看着坏道人,他冲上去死死掐住李坏脖子道:“把我的剑气还给我!”

  “你这个废物!”李坏冷冷嘀咕了一句,忽然扬声道,“谁带我离开这里我就把这一身的剑气都传给他!”他话音未落,有一条黑影急蹿而出,提起李坏的脖领子往北直下,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我粗一打这人后背就认了出来:

  “魏无极!”

  魏无极突然现身又抢了先机,众人一愣神的工夫就错过了追击的机会,现场高手不少,却是谁也没把握在魏无极先跑出十几丈远的情况下追得到他,只要一进黑森林那就再也无法可寻了。

  巧的是小倩正在盟军以北站着,魏无极刚好是冲她这个方向跑来,小倩飘然拦住魏无极道:“把人放下!”

  魏无极想要绕过小倩,不料小倩御风术也不慢,错了两步始终挡在魏无极面前,葛峰、陆人甲、苦梅等人一起追来,魏无极大急,出掌将小倩拍出几米远,接着又要继续逃窜。

  “你敢伤她?”李坏怒喝一声,一头撞在了魏无极胸口,他经脉俱断使不上多大力道,但毕竟接收了容原所有剑气,魏无极鲜血狂喷,他至死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好端端突下杀手,他身在半空,使出平生之力一掌拍在李坏的额头,两人同时跌落尘埃,魏无极一声不吭地歪在了一边,李坏背靠着一块石头,额头上血如泉涌,他嘿然冷笑了两声,眼神开始逐渐空洞。

  我们飞扑上前扶起小倩,却见她只是口鼻有细微的血沫,金诚武摇晃着她大声道:“小倩,你没事吧?”小倩惊魂未定道:“幸亏我会御风术,躲过了大半的攻击。”她看看李坏,捂嘴道:“他死了吗?”

  李坏无力地冲小倩抬了抬肩膀,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柔和道:“你……心很好。”

  小倩蹲在他面前,郑重道:“多谢你救我。”

  李坏舒心地点点头,虚弱道:“你只需利用你的纯阴之身引渡,就能把剑气还给姓龙的,跟……跟你以前做的是一个道理。”

  小倩道:“是。”

  李坏吐出最后一口气,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我……我下辈子或许会做个好人。”说着脑袋歪在了一边。

  小倩眼睛一红,冲李坏的尸体作了一个揖。旁人无不唏嘘,老吴道:“坏道兄临终幡然悔悟,也算是天良未泯。”

  小倩一手拉着李坏一手拉住我,容原的剑气奔流如海一般涌入了我的丹田。

  ……

  容原自知大势已去,他癫狂地手指着盟军阵营对秦义武道:“现在是黑吉斯统一大陆的最好机会,你们还不知把握吗?”

  秦义武盯着他道:“我只问你一句话,我弟弟呢?”

  容原茫然道:“马吉玥?”

  “对!”

  “马吉玥死了。”

  秦义武目眦欲裂道:“你说什么?”

  容原道:“不关我的事,是顾太师干的,他强迫你弟弟让位给他,你弟弟不肯,顾太师就给了他一杯毒酒,尸体就藏在顾太师的帅帐里。”

  秦义武扬天长啸,怒指容原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葛峰道:“我们念你终究是剑神,你自己了断吧。”

  容原发狂道:“我不!我虽失了剑气,论武功你们谁也打不过我!”

  水墨上前一步道:“我倒想试试!”

  容原吃了一惊,一步步往后退着,忽然撒腿就跑,高小薇上前一把抓他肩膀把他扯到了地上,现在的容原毫无半点高手的姿态,水墨对孙宇道:“孙施主,下面还得请你拔出此人心里的毒瘤。”

  “明白。”孙宇握住容原的手保持了片刻,问道,“现在可以了吗?”

  容原迷惘道:“你是谁?”

  孙宇奇道:“你没见过我?”

  容原摇头。

  我看看水墨,水墨叹道:“阿弥陀佛,老衲明白了,容原的野心也是浑然天成,跟这位孙施主无关。”

  孙宇道:“那我身上的……”

  水墨道:“他的野心想必是被孙施主的一颗拳拳之心化解掉了。”

  我抓住容原的肩头问他:“你为什么那么想挑起大陆战争?对你真的有好处吗?”

  容原冷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其实是黑吉斯人!”

  众人无不大惊,一起问:“那你以前为什么帮联邦大陆?”

  容原充满不屑道:“因为我喜欢乱世,不是乱世需要剑神,而是剑神需要乱世,我喜欢别人有求于我,对我顶礼膜拜。我喜欢世人都像蝼蚁一样愚蠢,我扔个虫子撒一把米就能引起他们的纷争,我才能体会到当神的乐趣。只要有我在,大陆就绝不能统一,否则我还有什么乐子?”

  水墨低眉合十道:“阿弥陀佛。”

  葛峰道:“你为了不让战争结束,竟然染了无数同胞的血?”他向来深沉内敛,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气得微微颤抖。

  容原道:“同胞?谁和你们是同胞,我是神,你们是人!”

  我甩手道:“我明白了,这货啥都不是,就是疯了!”

  苏竞问我:“这人怎么处置?”

  我看看葛峰道:“贵国有什么建议吗?”容原是黑吉斯人,又间接害死了他们的皇帝,我觉得有必要和葛峰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双方士兵把容原的话都听得明明白白,这时一起呐喊,要让容原人头落地,尤其是黑吉斯军更是愤慨。

  我们却均觉棘手,要说杀他,没人愿意脏了自己的手,而毕竟他曾是风头无两的剑神,总不能让侩子手拉出去了事。

  陆人甲从人群里冒出来,他一手搂住容原的肩膀把他拉在一边,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件东西道:“容剑神,你看这是什么?”我们扭头看时,忽见一个刀尖从容原后背透出,容原愕然回头,却再也没有说出什么,陆人甲扔开容原的尸体,把手里的短刀插在地上,跪倒在秦义武面前道:“陛下恕罪,臣的哥哥多年前就是死在容原手里,臣报仇心切,唐突圣驾了!”

  秦义武道:“罢了,杀就杀了吧,他害死了……你叫我什么?”

  葛峰等人不容秦义武反应过来,一起跪倒道:“陛下身为黑吉斯长公主,请就任天子之位。”

  “可我是女人。”

  葛峰道:“既然女儿国可以有女皇,我黑吉斯也一样!”

  秦义武本是决断干脆之人,这时也确实是事到临头,于是道:“好,那我就暂时僭越帝位,回国以后再从诸王中另选贤能,正式登基。”

  秦义武在军中威望极高,黑吉斯百万大军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秦义武对老妈和朱啸风道:“大将军,朱兄,我看咱们这仗不用再打了吧?”

  老妈笑道:“我听皇上的。”

  朱啸风拿腔拿调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让大军无功而返一次,以后可万万不行!”

  云亲王对秦义武道:“以后有啥不明白的就去问我皇姐,这天下皇帝多的是,不过女皇可就你们两位。”

  众人暗想果然这天下最强的两个国家以后都要由女皇来统治,不禁各怀心思。

  秦义武来到我面前,眼睛里带着千思万绪的心事,却刻意装得不经意道:“龙羊羊,恭喜你成了拯救天下的剑神,有什么要对天下人说的吗?”

  我一笑:“说就不必了,我留两个字大家共勉吧。”

  秦义武吩咐手下:“快去准备笔砚,龙剑神要留墨宝。”

  我说:“我就用这把青玄剑吧。”

  “哦,那写在何处呢?”

  我抬头张望,见远处就是被我劈过的骆驼山,于是飞身而起,凝气盘旋于山顶,手腕转动,运剑如飞,在山腰上刻下了“大爱无疆”四个大字,山石簌簌而动,一横一竖如椽如柱,每个字都深有丈许。

  两个大陆的文字与咱们所知道的大同小异,偏巧这四个字写法都相同,众人抬头观看,一起赞道:“大‘受’无疆,字是好的,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我险些一个跟头栽下来,抓狂道:“爱!大爱无疆。”

  苏竞一笑,飘然来到我身边,在我耳边低语道:“在我们这里,‘爱’和‘受’是反的。”

  “啊?”我目瞪口呆,随即在那个“爱”字上面划了一道表示删去不用,又在旁边写了一个大大的“受”字,众人这才道:“原来是大爱无疆,谨遵剑神教诲。”

  ……

  骆驼山从此成为名胜,昭示着剑神对世人的训诫,告诉人们要珍爱和平远离战争。各国君王逐渐养成了每年固定时间来观摩游历的习惯,亦是对自己的警示和提醒,善男信女多从远地跋涉而来,虔诚参拜,上香的还愿的不一而足。

  但是多年之后这四个字却受到了一对少男少女的指摘,男孩叫龙小竞,女孩叫苏洋洋,他们一致评价是:字太丑,还写错一个。

  (全书完)——

  分割——

  新书架空历史,5月中旬发书,大伙留意我的预告。

  感谢各位童鞋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支持,今天看前面的章节,无意中扫到时间,才发现混搭几乎跟我儿子同岁,这算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中我人生第一大事,格外有纪念意义。同时也因为不少乱七八糟的事耽误到了混搭的更新,这是硬伤,这是病,得改,得治。嗯……还有啥想说又一时想不起来的我可能会另发帖,今天先到这吧,再次感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