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曾经很爱很爱一个人……”流苏垂着头,声音轻得有些飘渺,这段往事,是流苏甜美又哀伤的记忆,一直被她遗忘在心底最深的角落,潜意识忘却,抛弃,想要把这段往事抛尽。

  爱过,恨过,最终选择毁灭一切,她从不知道她性子里也有这么狠绝的一面。

  如果有可能,流苏很想一辈子都不用想起那段往事,就随着时间消逝在岁月的痕迹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她来说,心里的枷锁也就不那么沉重。所以重生之时,她才会选择遗忘。

  但是上天让她恢复,让她面对,她又无从逃避,流苏曾经在想,倘若她带着一切记忆重生,那么或许方流苏已经死了,又或者疯了,再也没有今日的坚韧。

  那段记忆绝望悲伤比幸福要多出好几倍,只要是个人,恐怕都不想记起,流苏遗忘也是人之常情。

  幸好这辈子遇见南瑾,他给了她足以包容一切的爱,怨恨,悲伤,绝望……这些负面的情绪都被他执着的爱给包容了,如果她的生命重生是偶然,那她的灵魂能重生,南瑾居功至伟。

  初遇风南瑾,便是一场美丽的桃花雨,白衣胜雪,公子如玉,就那样悄无声息地走近她的心里。

  再遇,姻缘桥,千里姻缘一线牵,那时候站在姻缘桥上的她,看见对面的他,心跳失速,开始意识到,心跳原来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

  爱情,在消无声息的时候,来得那么突然,在她懵懵懂懂之时又几乎错过。

  第三次相遇,相知,直到相爱,历经劫难,几次差点丢了性命,不悔的等待,出海的坚决,守护的坚定,就是因为心里有爱。

  她是什么时候真正爱上风南瑾她并不知道,等她发觉,爱他,已经成为她生命中与生俱来的本能。

  她曾经也以为,她足够爱南瑾,不比他付出的爱的少,回首才发现,原来还差得很多。

  是南瑾的爱,抚平了她心里的伤口,慢慢地把她的伤口治愈,让她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那段绝望的过去。

  早就想和南瑾坦白她的过去,即便她多不想面对,多不想像别人提起这段往事,她也必须好好地和南瑾说清楚。

  因为这段往事,她无心地伤害过南瑾,虽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毕竟心里依然存着芥蒂,南瑾给她时间去整理,用宽容的心去等待她敞开心扉,等来的却是她的伤害和遗忘,流苏心如刀割,再也不能伤害,绝对不能……

  爱一个人,只想着他快乐,幸福,看见他蹙眉就会心疼,看见他失望就会心酸,看见他疏离便会觉得恐惧。流苏从未在南瑾眼里看见这些负面的情绪,对她,他一直有最大的包容和耐心,即便有,他也不会让她看见。

  他曾经一定很希望,很希望从她能亲自敞开心胸,把一切都告诉他吧?然而,看见她逃避,看见她难过,他又有多少次失望呢?

  流苏不敢想,哪怕是一次他放弃了,不再牵着她的手,她要怎么办?到那时,她还是完整的方流苏,还会笑吗?

  如果爱有极限的话,她真的想好好问问南瑾,他的极限在哪儿?

  “是萧绝吗?”南瑾平静地问,心里莫名一紧,有点酸涩,流苏当着她的面说很爱,很爱一个人,这个人却不是他,这种滋味,比咬着青涩的果子还要酸。

  流苏的生命中出现的男人不多,并不难猜,她心里有萧绝,这是他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情,而在带她上京那段日子更是确定,他爱的女人心里不止有他。

  这曾经让他很……愤怒!

  至今还忘不了吗?

  流苏抬眸,轻轻地摇摇头,刚刚哭过的眼睛还有些红,却有少许的笑意,看见南瑾诧异的表情,她的笑意更是明显了。

  她还爱过别人?

  “是谁?”南瑾条件反射地问,他一直以来都以为是萧绝……那岂不是白白……

  “南瑾,你相信灵魂附体一说么?”流苏问道,细细地看他的反应,在思想闭塞的古代,这种不可思议的话会被认为是神经失常的吧?

  南瑾静了一下,拧着眉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原来的方流苏?”

  流苏暗暗称赞,南瑾不愧是南瑾,心若灵狐,一点就透,听他的意思是全信了,为何没有一丝怀疑呢?南瑾不信世上有鬼魂一说,又怎么会轻易相信她的话?

  “你没有一点怀疑吗?”

  “有!”南瑾答得很干脆,表情非常非常的认真,甚至说得上是正襟危坐,“我认识的你,应该都是一个你吧?”

  流苏扑哧一笑,好想伸手揉揉他的脸蛋,这么绷着,这么认真实在是可爱极了,不过她不敢太嚣张,还是顺着他的意思点头,“当然,我在方流苏十二岁的时候附体在她身上,就是说,原来的方流苏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现在的我。”

  “那,什么都不重要了!”流苏原来是谁,她爱的又是谁,好似都已经不用再问了,现在的她是方流苏,现在她爱的是他风南瑾,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段往事对流苏而言,定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他性子透彻,凡事看一分就懂十分,流苏的表情看起来很痛苦,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在此揭开她心里的伤疤,她肯对他说,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不,我要说。”流苏坚定地道,“这是我欠你的解释,也是我对过去的告别,从今而后,方流苏就是属于风南瑾的方流苏,至死不渝。”

  女子坚定的话,柔韧的脸庞,深情的眼波,皆如一张柔情似水的网,团团地把他包围,让他动容,为了她这句话,即便是倾尽天下他也心甘情愿。

  流苏缓缓地把前世方媛媛和萧绝的恩怨情仇一五一十地告诉南瑾,无一隐瞒,她的爱,她的恨,她的遗憾,她的痴傻,她的狠绝,还有她的不后悔,统统都告诉南瑾。

  说罢微微一笑,她曾经以为她对别人说出这段往事之时一定会如剜心般痛苦,现在却只感觉一身轻松,再怎么悲伤的往事,经过时间的沉淀,都会慢慢地淡了,爱也好,恨也好,都随风而去了。

  因为她有了更重要的爱,更想要去珍惜的人,胜过了心底的深处的爱和恨,在她是方媛媛的时候,她曾经认为,她这辈子再也不会有像爱萧绝那样去爱一个人,而今才发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一辈子那么长,没有走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一个人,让她更掏心掏肺去爱,不顾一切去爱。

  世上还是有这样的人的,而她幸运的,遇到了。

  “过去了!”南瑾心疼地把她搂入怀里,声音净是无尽的怜惜,对她的隐瞒和逃避,在一瞬间全部释怀,这么小的身子,承受了那么强烈爱恨,听着就让他心疼不已,这么惨烈的过去,任是谁也不会在别人面前说,南瑾怜惜地亲吻她的发丝,坚定地道:“苏苏,我会用我一辈子最大的努力来爱你,珍惜你,不会再让你承受这样的悲伤,我会珍爱你,一生一世不后悔。”

  流苏浅笑着点头,“我活在世上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了你!”

  南瑾一笑,这个傻丫头,他又何尝不是呢?

  流苏静了一下,犹豫地问南瑾,“你都不问我和现在的萧绝的事么?”

  “你想说?”

  流苏点点头,她想把一切都坦白了,什么都不想隐瞒,“他们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一样的名字,最初应该是移情的作用要大些,到最后,我想是有……我也说不清,比喜欢多一点,比爱少一点,介于这么朦胧的阶段,倘若我没有假死离开,继续留在王府当他的王妃,我想我一定会爱上他,就算没有前世的影响也会,可惜上天没有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不想活得那么束缚,我接受的是一夫一妻制的教育,潜意识也接受不了男人三妻四妾,于是就将计就计离开。老实说,我对他很愧疚,如果不是我,他可能早就幸福了,有妻有妾,有自己的子女,不会蹉跎这么多年,这是我无法弥补的伤害。”

  南瑾扳过她的肩膀,清贵的男子眉目冷然而坚定,“爱情没有对错之分,也没有愧疚之说,谁爱谁,谁愿意等谁,都是自己的自由,皆是自我选择,又何来愧疚之说?不是谁付出的多一点,谁就会得到的多一点,假如爱情一开始就平等,那世上哪来那么多的痴男怨女?”

  流苏定定地看着他,似被他蛊惑般,乖巧地点点头,南瑾疑惑地挑眉,问道:“苏苏,你原来是哪儿长大的,那是什么地方,还想回去么?”

  “回不去了!”流苏伤感地道:“不管我想不想,都已经回不去了,我的家人,除了三哥都不在了,我知道他会过得很好,我和萧绝死后,三哥重新接掌萧绝的事业不是难事,他一直是个聪明果断的男人,一定会过得如鱼得水,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那个地方,承载了我太多的泪水,再也不想回去了。更何况……这儿已经是我的根,有我的爱人,我的女人,我的家人,我的翅膀承载着太多爱,已经飞不起来了,我想永远都留在你们身边。”

  南瑾心疼地抚着她的长发,心疼她过去的经历,本以为他所知道的流苏一生已经够坎坷了,没想到他不知道的流苏,过得更是辛苦。

  幸好,她没有消沉,他遇见了她。

  南瑾一笑,妖孽倾城,仿佛松了一口气,“还好我没有你说的烦恼。”

  “什么意思?”流苏疑惑,话题转得太快,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一夫一妻,三妻四妾呀,我一辈子就只有你一个人,不会再有其他人,所以不用担心你会抛弃我!”南瑾说得轻松快乐,要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把苏苏给弄丢了,那他就该天打雷劈了!

  流苏听了这话,心里百味交杂,南瑾这话又勾起她心底最大的遗憾,“南瑾,我可能无法再……”

  流苏咬着唇,最终还是说了,“我好像没办法再生育了,那个……”

  “所以呢?”他还没说完,南瑾的声音就一下子沉了,冷如寒冬,一双冷厉的双眸细细地眯起,颇有风雨欲来的可怕之感。

  被这样一双清锐的眼睛看着,任是谁都会恐惧,流苏识相地摇摇头,“没所以了!”

  她顿了顿,又问:“你会不会遗憾?”

  南瑾阴着脸,不答反问,“你动过让我娶别人的念头?”

  流苏心头一窒,只见南瑾的脸阴得可以滴出水来,冷厉的眸光无一丝温度,冰冷得吓人,眸光毫不掩饰地露出愤怒,且是一种平静的愤怒。

  静,却惊人。

  流苏慌忙摇头,这当头她可不敢往枪口上撞,她知道,不管她是否能在怀孕生子,南瑾此生都不会再娶妻,她想过,若是风夫人想为风家留后她该怎么办?让南瑾娶别人,别说她不愿意,即便是南瑾也不愿意。

  只是……好不公平,也好难过,他们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大夫说,她怀孕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了,这通常都是一种安慰式的说法,她的身体十有八九是不能再生育了。

  南瑾闭口不谈,这事她就更确定了。

  南瑾的脸色稍微缓了一些,淡淡地道:“苏苏,你记住,不管有无孩子,你都是我唯一的女人,若是为了子嗣而娶妻又何必?”

  流苏颔首,垂下的眸子划过一抹释然,顺其自然了!

  “有话好好说嘛,做什么板着脸吓我?”流苏露出小媳妇受虐的委屈样,瞪了他一眼,那模样,有多惹人怜爱就有多惹人怜爱。

  南瑾唇角一扯,要笑不笑,“你认为这是一桩小事么?”

  流苏语塞,她又没那个想法,她撒娇般甜甜一笑,“等这边的时候了了,我们就回家,我想娘了,还有紫灵姑姑她们,好久都没见了,好想立刻就回家。”

  风家堡,才是她最温馨的港湾,她喜欢风家的一草一木,所有的感情都投注在那儿了!

  “快了,一切都快结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