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除夕的脚步近了,本该喜气正浓的凤城中一片安静,毫无过年的喜气。风家堡上也无什么喜庆气息,十二月下旬冷气突然下降,空气冷得人瑟瑟发抖,是近几十年来最冷的一年,本来还有一分喜庆也被冷风吹散了。

  除夕夜的时候,风家堡上很热闹,大家聚在一起吃团圆饭,放烟花,麒麟山上一片欢腾,看得城中那些过年还在城中无法和家人团圆的武林人士双眸唰红。

  慕容家出事本来就将近年关,他们兴师动众想要围剿幽灵宫和冰月宫正巧赶上年关,自然无法回家过年,听到爆竹声,看见烟花就只有红眼的份。

  在凤城知府一事过后,冰月宫和风家堡的关系是摆在心里公开的秘密,事实上大部分人都知道风南瑾掌控整个冰月宫,能迅速收集大江南北一切情报。其地点就在凤城不远,而幽灵宫经有心人士透露,凤城东边的柳山上,山下是一片密林,林中以五行八卦九宫布阵,结合二十八星宿,是一大迷失森林,且林中毒气蔓延,都是毒蛇毒蝎,丛林阴森恐怖,机关重重,常人根本无法窥探其三分。

  这帮打着正派旗帜的武林人士多次

  闯入森林,却无人能闯过迷阵,有几人被毒蝎毒蛇咬伤,瞬间中毒抽搐昏迷,而十几人在密林走失,第二天却被发现横躺在森林外,面目青紫恐怖,中毒之深,危在旦夕。

  武林人士接二连三遭到重创,又无法为中毒之人解毒,听闻风南瑾肯为慕容少白解毒疗伤,便顾不得他们正找冰月宫欲除之后快,连忙带着受伤的人上山求医。

  可惜,南瑾公子来一个挡一个,一两个挡一双,根本就没什么情面可讲,而风家堡的人抱胸嬉戏,毫无顾忌当着他们的面冷嘲热讽,好不愉快。弄得他们狼狈不堪,又悻悻而回。

  “南瑾,你真的不给他们医治吗?”天气有些冷,流苏身体本就畏冷,躲在被窝里取暖。南瑾午后休息,留在房间里陪她。

  “谁跑到你身边碎嘴了?”南瑾蹙蹙眉,略有些不悦,风家堡中的人一定不会,那就是外人了?

  “慕容公子也是好意,让我劝劝你救救他们,说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该见死不救。”流苏浅笑着转述慕容少白的话,他重伤未愈,一直留在风家堡中,直到年后,身体已经大好,每隔两三天就有一大批武林人士在外头求医,他自然是知道,南瑾见死不救的冷酷引起他的不满,和南瑾说等于没说一样,只好通过流苏劝他。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该死的时候自然就死,不该死自然有人救他们,我何必费那个心思?”南瑾淡淡地道,拉过棉被盖着紧紧地裹着她,今年的冬天真够冷的,辛苦了流苏,还好房里有温泉,热气总是回荡,显得很温暖,而外头却冷得人打颤。

  心里头总感觉有些什么事要发生,很不安,这让他着实烦恼了两天,更是没有心思去管别人的闲事,南瑾的第六感一向精准无比,从未出错。

  “小翠和阿碧说让我别和你说这事,你会不开心,外头那些人也不是善男信女,运气好就活下来,运气不好死了就算,反正是他们自己贪心所至,我不晓得最近发生什么事,堡中的警戒好像加强了,你是怕危险吗?”流苏少出房门,在堡里走几趟便细心地发现风家堡好似多了很多她不认识的人,都是生脸孔,眼光锐利,动作利索,非池中之物,阿碧笑道是最近公子调了冰月宫一半人手在山上守护,以防万一。

  她不明白,明明是武林中的纠纷,也不关冰月宫的事,怎么就扯在一起了呢?

  南瑾颔首,淡淡道:“狗急了都会被逼跳墙,何况是人,我怕他们连基本的规则都打破,强行攻进风家堡,最好不是如此,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他们又没有什么借口,怎么敢私自闯进风家堡?”

  南瑾笑笑,“苏苏,皇上想要娶一个女人从来不用什么借口,就算没有,他们也会找,莫须有的罪名多得是。”

  流苏理解地点点头,其实南瑾救不救人,她不关心,他性子冷,又怪癖,都是一些路人甲想让他费神简直就难如登天。流苏也不想南瑾做他不开心的事,随外人怎么说好了,南瑾一向也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她更不会。

  “啊……”倏然低呼一声,流苏小脸都皱在一起了,疼得抽了一下,捂着肚子,呲牙咧嘴。

  “小家伙又调皮?”

  流苏点头,见南瑾唇角含笑,不禁瞪眼,南瑾转过头去,装作没看见,流苏抗议,“这孩子怎么每次都踢得这么重,你赌是女孩,没准是男孩,气力也太大了。”

  “是男是女生出来就知道,我赌女孩不一定是女孩。”南瑾笑笑,伸手温柔地抚抚她的肚子,感觉手心震动了一下,流苏又呲牙,苦着脸蛋。

  今天也动得太频繁了些。

  “南瑾,要不要听听?”流苏颇有兴致地提议,“过来教训她一下,免得她太俏皮,好疼呢。”

  “胡说八道!”南瑾眉梢一挑,不过还是撑着身体移近一点,侧耳伏在她肚子上听听胎儿的动静,流苏唇角一勾,伸手轻抚他的发丝,从怀孕到现在,这个孩子能平平安安,都是南瑾的功劳,倘若当初她没有遇上南瑾,这孩子她一定没有能力保住,当初的想法实在是太简单,幸好,她遇上南瑾,被南瑾爱上。

  一路走来,怀孕的不适,怀孕的悲喜,新生命的跳动,都是南瑾陪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分享她即为人母的快乐,担待她怀孕的忧虑,所有为人父该做的,他都做了,而且超出常人所不能想象的范围,南瑾这个爹当之无愧。

  现在看见他伏着听胎儿的动静,突然感觉心口暖得如浸泡在温泉里,感动得想要落泪,这一切,已不是一句爱就能过敌得过。

  “听见了吗?”孩子又踢了一下,这次很轻,好似知道南瑾在听着,变得文雅了,小小地动一下,和之前粗鲁野蛮相比,这次可算是大家闺秀了。

  南瑾嗯了一声,眼光变得非常柔和,常年的坚冰化为一缕春风,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又小小地陷一块。南瑾记起第一次知道苏苏怀孕的时候,他是震惊,有那么一瞬间,失落、不甘、伤感,遗憾,还有淡淡的嫉妒,所有的负面情绪一涌而上,把他束缚,让他窒息,生平第一次,失去控制,差点捏碎扶手。他想了很久,在放手和不放手之间挣扎很久,没有一个男人能那么容易接受自己喜欢的女人曾经属于另外一个男人,他风南瑾也不例外,在爱情面前,这是普普通通的男人,会嫉妒,会不甘,只是自小情绪藏得深,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当时,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决定不会放手,顺从心里的渴望,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却不想放弃唯一的机会。

  对这个孩子,他的心情是复杂的,特别是开始的时候,看着苏苏这么疼爱孩子,不免想到,也许她正是因为爱着孩子的爹所以特别疼爱他。后来陪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他已经放下所有的心结,真心诚意接受这个孩子,权当他是自己孩子,不是亲生又如何,他照样会视如己出。

  不是爱屋及乌,只是单纯的喜欢上这个孩子,眷恋上这种为人父的感动和骄傲。

  这是所有人都无法给他的感触。

  “苏苏,我会好好疼这个孩子的,绝对!”南瑾起身,看着流苏,认真地道。

  流苏浅浅一笑,“我知道,哪有爹爹不疼自己孩子的。”

  南瑾颔首,亲一下她的唇角,流苏心口悸动,羞红脸颊,抓着南瑾道,“南瑾,起个名字!”

  “还不知道是男是女,怎么起名?”

  “你赌女孩,就起个女孩的名字,要是男孩,我来起,怎么样?”流苏道。

  南瑾半垂眼眸,沉吟片刻,“女孩啊……叫苏晚,成么?”

  “苏晚……”流苏细细沉吟,反复咬着这两个字,“风苏晚,很不错的名字,好,就它了!”

  南瑾偏头笑问,“男孩呢?”

  流苏想了一下,道:“男孩,我本来想说子熙,不过这个当字比较好,正名就要景渊,怎样?”

  南瑾轻笑,“风景渊,字子熙,不错!”

  流苏眼睛笑如弯月,南瑾垂眸,眼光浅柔地看着她的肚子,期待这小生命赶紧诞生。

  门上传来两声敲门声,阿碧的声音传了进来,“公子,少夫人,新裁剪好的冬衣来了,可以进来吗?”

  “进来!”

  阿碧捧着这一季的为流苏裁剪的冬衣进来,见两人都在床上,抿唇一笑,“少夫人,要试一试吗?”

  流苏脸蛋羞涩得通红,摇摇头,“放到衣柜吧,都是林师傅裁剪的,应该合身。”

  因为流苏肚子渐渐大了,衣服也得月月更换,衣柜都堆满了衣服,阿碧瞅着,道:“少夫人,以前的一些旧衣服我拿出去丢了吧,不然放不下。”

  流苏没多想,点点头,“好……”

  阿碧从衣柜里拿出流苏以前旧的衣裳,其实有些就穿过几回,也不算旧,不过她每月都添置好几件衣裳,以前的几乎都穿不上了,阿碧一股脑儿拿出十几件,流苏诧异地看着她抱着一推衣服出去,她以为阿碧说的旧衣服就几件呢。

  不过想想也算了,反正怀孕,以前的衣服也穿不下。

  阿碧抱着衣裳出去的时候,林师傅还没走,顺口问了一下是不是要拿去洗的,阿碧笑道:“这是少夫人的旧衣裳,拿去丢了。”

  “哎呀,这些衣裳都很新,怎么就丢了呢?不然阿碧姑娘,你给我们作坊吧,回去改改样式还能卖个好价钱呢。”林师傅一脸笑容,舍不得浪费。

  流苏身材娇小,瘦弱,其他的侍女根本就穿不下她的衣服,就算穿得下也不可能会穿,丢了的确挺可惜的,阿碧便把给了林师傅,她喜笑颜开地接过。

  阿碧送她到门口,今天又有一大批武林人士来求医,阿碧撇撇嘴,“我说,回去吧,公子是不可能会医治你们。”

  峨眉的一位师太气得双眸一瞪,上前一步,正要开骂,只看见一块令牌从衣服堆滚出来,刚好落到她脚下,她捡起,倏然倒吸一口凉气,“幽灵宫少宫主的令牌怎么会在这儿?”

  *

  话说我要开虐了哦,汗哒哒滴流,本来就不是亲妈的料子,委屈ing,乃们别要砸砖头,我很怕疼滴。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