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 43.第43章 水滴印记,唯一的联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鸿运小说网 www.loutiao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清悠和绿野回到刘家村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村子的人大多还在沉睡,不过任氏和罗大娘却是担忧地到处在找她。

  昨夜的动静很少,任氏是在早上起来才发现方清悠不在家的。

  方清悠和任氏说是有病人夜里犯了急诊,家属深更半夜来找她,所以她没打招呼就出诊去了。

  见方清悠和绿野一起回来,任氏并未怀疑她的话,叮嘱她以后出诊前一定要和自己说一声。

  方清悠本是想给方润亭看看那把剑,结果他还没醒,她就先去洗澡了。

  折腾一晚,方清悠觉得格外疲累,泡着热水澡才觉得放松不少。

  她一边泡澡,一边研究黑衣美男的发病症状,希望在下一次医治前能确定他的病症,争取让他早日摆脱病痛的折磨。

  方清悠泡着泡着发觉水温开始变凉,便想着差不多洗洗出来了。

  结果洗手臂的时候,她就发现左前臂像是沾到了什么东西的汁,淡淡的紫,有指甲盖那么大小一块。

  估摸着是在黑衣美男那宝库里沾到的,方清悠并未多想,准备一会用一些自制的沐浴膏洗掉。

  结果,方清悠用了几遍沐浴膏,连皮肤都搓红了却都没能将它洗掉。

  “到底沾了什么,怎么这么难洗?”方清悠自言自语着,又涂了一遍沐浴膏继续搓洗左前臂。

  一次次反复,最终方清悠还是没能洗掉,她没有再洗下去,因为再搓的话,她的皮肤都要破了。

  方清悠仔细端详着那块淡紫,发现它其实不像脏渍,更像是胎记之类的印记,淡淡的紫色很梦幻,其形状就像一滴水滴,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周围的皮肤都被搓的红的快破了,可是这一块印记依旧是淡紫色。

  这印记和守宫砂有些像,是以方清悠不禁脑洞大开,难道是竹间楼趁着她昏过去的时候,给她点上了守宫砂?

  不过,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猜测,其一,她不是什么闭月羞花之容引得人觊觎,不对,不对,准确的说,是目前不是,是暂时,暂时!

  其二,医病又不是给皇帝选秀女,用得着验身吗?

  其三,这印记所在的位置和点取守宫砂的位置的确是同一处,可是颜色却不对,守宫砂是类似于朱砂的那般红,可这个印记却是那种淡淡的紫,类似桐树花瓣的那种颜色。

  罢了,罢了,这次洗不掉就下次再洗算了。

  方清悠正准备出浴,结果突然想起一物来,顿时面色剧变。

  这水滴印记,和她家祖传的那个玉扳指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方清悠很确定这点,因为那个玉扳指是爷爷亲手传给她的,祖祖辈辈传了近千年,每一代拥有者会将它传给最为出色的方家后辈。

  对于方家人,拥有这个玉扳指不但是一种荣耀,还可以享受家族里最好的一切资源。

  方清悠将玉扳指视如生命,因为怕会不小心弄丢,她没有将它戴在手上,而是配了一条漂亮的链子当做项链一样戴在脖子上。

  方清悠清楚地记得,那天她看着漫天的爆炸火光席卷而来,意识到危险的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护玉扳指。

  穿越后,她一直都以为这玉扳指在了她的手中,所以心里自责不已,那可是方家代代相传的宝物。

  她左前臂的这个淡紫色印记和玉扳指上的图案如出一辙,难道有可能是玉扳指钻到了她的身体里,随着她穿越到了这个异世,还是说这只是一种巧合?

  方清悠不能确定,不过这熟悉的图案真的让她安慰不少。

  这样想着,方清悠不禁轻轻摩挲起这水滴印记来,除了她的记忆,它恐怕是唯一一个能让她联系起曾经的存在。

  正摩挲着,方清悠感觉指尖突然传来一股异样的温暖,拿开手指后就惊愕地发现,这印记中竟是沁出了一滴淡紫色的液体,从她的手臂上滴落下来,落入了浴盆之中。

  那一瞬,本来开始发凉的水忽然变得温暖起来,让方清悠有一种自己在浸泡最舒服的温泉的感觉。

  这种温暖,透过皮肤,透过血肉,似乎传递到了骨髓中一般。

  方清悠不知道这感觉是不是幻觉,但是真的让她很享受,而且似乎还有些熟悉……

  黑衣美男同样在温泉中泡浴。

  黑衣美男的脸上依旧还带着那张蓝色面具,露在外面的皮肤苍白得如同纸张一般透明,不过那对眼眸却不再是如黑夜般幽暗,而是恢复了一些清明和神采。

  此刻的他,有一种虚弱的美,却让人不敢有半点轻视的心思。

  因为便是此刻的他,仍然让人觉得他是那个能主宰生死的暗夜君主,看到他,就会不自禁地心中生畏。

  此刻,黑衣美男的脑海中反复回想着一幕画面,正是他抓着方清悠的手臂,继而两人突然被一片紫色光晕包裹住的情形。

  他不知道那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但是很确定,正是那紫色光晕缓解了他的痛苦,使得身体里那碎骨般的痛苦消散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会相信天下还有这般奇异之事。

  他不敢相信,以为是他痛苦到了极点所以产生了幻觉,一如曾经的许多次一样,但是身体的变化告诉他这些事情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这么多年,每逢十五,这种痛苦就会折磨他,严重的时候,一连数月他都不能完全恢复过来。

  这一次十五,是他这么多年,过得最为轻松的一天。

  “方清悠,或许你真的是我的药。”黑衣美男的嘴角微微弯出一抹弧度,极淡极淡却无法让人忽视。

  是的,他在笑,连他自己对自己的反应都有些意外。

  想到之前和方清悠那样亲密的肢体接触,他竟是对没有对其余女子那般的厌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的痛苦得到了缓解,他似乎还很留恋那种感觉。

  这一次过去了,还会有下次,下下次……

  同一时间,泡澡中的方清悠很困惑,她总觉得这种温暖的感觉很熟悉,像是曾经经历过,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